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霆峰】关于爱称

羞耻,捂脸

只有你與共:



*关于爱称    


*霆峰


*RPS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陈伟霆和李易峰都是以对方的名字来称呼对方,哪怕他们已经开始恋爱很久了。






“尼一fong”


“陈伟霆”


“威廉”


“fongfong”


这样的称呼存在于他们的微信、短信、电话等各种生活场合里。




直到有一天。




难得的休假让两人终于有时间见面。


天雷勾地火之后,终于可以相拥而眠。




可能是因为体力消耗太多,这一夜两个人都睡的很沉,颇有种要睡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就在日头高照,即将到达最高点的时候,李易峰醒了。


虽然家里恒温,但也耐不住被另一个人紧紧抱着睡觉。尤其醒来发现对方就在自己眼前,呼吸轻轻拂在在自己脸上,那闭着的双眼深深的映过你的样子,那双唇更是亲吻过你的每一寸肌肤。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李易峰也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


昨晚的陈伟霆太热情,翻来覆去,用尽全力的让他明白,自己在被爱着这件事情。一想到这,李易峰觉得更热了。




他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




正当他端着杯子刚走回房间的时候,床上传来了陈伟霆的声音。声音听着有些哑,还有些闷,但语气中却有股撒娇的意味。




“bb,你系边度?”


陈伟霆显然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可他这一声“BB”却让李易峰晃了神。


他觉得有些复杂,不是讨厌,也不是不习惯。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原以为他会对这种叫法产生抵触情绪,但当真的被这样叫了,他却下意识的想要应下。




“这个男人到底还有多大的魅力?”李易峰心想着不禁摇了摇头。




陈伟霆在看到李易峰的身影后,立马清醒了过来。见李易峰摇头,陈伟霆心里有些不安。


他小心翼翼的询问到,“你是不是不喜欢被这样叫?”




李易峰回过神来,看了看陈伟霆的表情。那种人还没完全清醒却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不高兴的表情,让他觉得十分好笑。




“没有呀。”李易峰随手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笑着坐到了床上。




陈伟霆有些怀疑,“真的没有?”




“嗯。”




“真的真的没有?”




“没有!”




陈伟霆眯着眼睛,看着李易峰老半天。就当对方快要受不了他的眼神的时候,陈伟霆一个起身,将坐在床边的人拉到了自己怀里。




“真的不讨厌?”


温柔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李易峰的耳边萦绕。还没等他回答,对方又接着说了起来。


“bb”


“bb”


“bb”


一声一声,让人苏麻,让李易峰彻底投降。




床头的水杯随着一声声亲昵的叫喊而泛起阵阵涟漪。


看来有些人今天是起不了床了。






从那以后,李易峰接受采访被问到类似的问题都会想起这一天的情景,这也总会让他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可爱!!!

白毛:

鲁班七号?(*゚∀゚*)

我们程霆哥哥真的要来了??!!!!
东东还会远么 👀👀👀👀

【程霆×顾耀东】哥哥,抱(下)

生日宴回去以后,程霆屁股又被揍了。




程夫人脱下程霆脏兮兮的裤子,越看越气,在程霆屁股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你是坐你顾伯伯家地上吃的饭?看你都把裤子弄成什么样了?又欠你爹收拾了?”




程霆淘气却也机灵的很,早就摸清楚他娘的软心肠,只要程霆在她面前掉滴眼泪,程夫人准会心疼得下不去手,过会儿还得塞些零嘴儿安抚安抚。




泪花都攒在眼睛里了,程霆却莫名想起顾耀东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眼泪一下给收住,怎么也流不出来。




程夫人看他那副不上心的模样,只当他不受训,心里头更气,又给了程霆屁股上几巴掌,正打在伤口上,这回是真的疼,疼得程霆直抽气,刚刚收住的眼泪,这下倒是全出来了。



临睡前,程霆得了一把糖炒栗子,可他却挂念着顾耀东那句“哥哥,不哭”。真是个奶娃娃,一身奶味儿,程霆边想着边往嘴里扔了个糖栗子,嚼了几下又觉得不满意,仰着头问在一旁给程老爷纳新鞋的程夫人,“娘,有牛奶炒栗子么?”只挨了程夫人一记白眼。




第二天,程霆下了学堂,又瞧见了那只怕他的猫,赶在那只猫后面闹了半天都忘了时间,到家的时候比平常晚了好一会儿。




程霆进家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又给爹娘逮着训,攥着书包带放轻脚步想悄悄走过前厅。“哥哥!”突然脆生生一叫唤,把他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顾耀东趴在前厅门槛上。估计他是想到外面来,奈何门槛太高,小短腿跨不过去,只能趴在那上面蹭过去。



程霆看见顾耀东在自己家,有些奇怪,昨天的事儿他可还记得,都是顾耀东,害得他又被打屁股。程霆走过去,有些凶巴巴的,“你怎么,在我家里?”




顾耀东哪里会答得了这些,从门槛上翻过来,蹬着小步子走到程霆旁边,就往程霆身上趴,“哥哥,抱。”





程霆还跟他闹情绪呢,看顾耀东要趴自己身上,作势就要往旁边躲,“不抱,你好重。”





顾耀东扑了个空,本就走路都不稳当,这一下又跌坐在了地上,两道小眉毛作势就要往下撇,沾着些口水的小嘴巴撅得老高,委屈巴巴的望着程霆,圆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程霆傻眼了,怎么这么厉害?眨两下眼就要哭了。




顾不上多想,程霆手忙脚乱就要把顾耀东抱起来,到底是在自己家,这要是真让他一嗓子把爹招来了,程霆的屁股得被揍烂了。





顾耀东被遂了愿,乐呵呵的被程霆抱着,眨巴几下眼睛,眼泪又给止住了,在程霆怀里扭来扭去,一点儿不老实,还伸手就往程霆脸上抓来。





程霆抱着沉甸甸的顾耀东,还得防着被肉爪子挠到脸,没一会儿就抱不住,顾耀东从他怀里滑了下去。程霆喘着气,想歇一会儿,奈何顾耀东格外不老实,故意似的拿他肉嘟嘟的身子撞程霆。





程霆怕他摔着,一边扶着顾耀东,一边又得防着顾耀东撞他,可一个不注意,还是被顾耀东撞倒在地上。顾耀东却好像高兴的不行,又清脆的咯咯笑起来,边笑还边扑在程霆身上,压的程霆差点儿背过气去。




“哎呀,你重死了!”程霆算是明白,合着顾耀东是昨天闹上瘾了,今天还想闹一闹。程霆有些烦躁的把顾耀东推开,那个一身奶气的娃娃却跟没脸没皮似的,又扑过来,湿哒哒的口水又蹭到了程霆衣服上。




最后,还是来他家打牌的顾夫人把顾耀东抱走,才把程霆从地上解脱起来。也不知顾耀东是喝了多少奶,晚上洗澡的时候,程霆都觉得自己身上还沾着股奶味儿。





也是从那次开始,每次顾耀东要是碰上程霆,总缠着要“哥哥,抱”。偏偏顾耀东生的白白嫩嫩,看着就乖巧,程老爷程夫人看着顾耀东与程霆关系那样“好”,也不拦着,反倒一个劲儿叮嘱程霆别欺负弟弟。




一晃两三年过去,顾耀东五六岁,没有小时候那般圆滚滚,却也还是喜欢跟在程霆屁股后面玩儿,玩累了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喊着要“哥哥,抱”。也许是成了习惯,程霆也乐得他这样。




再后来,顾耀东被送去学堂念书了,程霆却特别不习惯,因为顾耀东不像以前那般黏他。



有一次,程霆难得厚着脸问顾耀东要不要抱?顾耀东,却还有些嫌弃的跟他说,“程霆,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女孩儿,你怎么天天要抱我。”一句话把程霆怼得够呛。




程霆想着顾耀东三岁时候死活要黏着自己的模样,心里一阵气,暗暗想着,哪天非得找他算账。




再后来,还真让程霆等到了机会。





“东东,要不要哥哥抱?”

“唔…啊…不要了…嗯啊,你流氓…”

顾耀东紧咬下唇,面色晕着异样潮红,凶狠瞪过去的眼神却也只让程霆觉得是赤裸裸的挑逗勾引。程霆眉梢轻挑,倾身凑近含住顾耀东圆润耳垂轻咬,一手托着顾耀东臀瓣大力揉捏,一手勾起顾耀东修长双腿,腰胯挺动每一下都狠狠凿进更深的地方。

“不要?你明明那么紧的咬哥哥?”


【程霆×顾耀东】哥哥,抱(上)

#太太太太太喜欢顾耀东了#
#我们机长也有老婆#

顾家和程家两家族谱往上倒四五代曾是亲家,只是多少年过去,也不知道是哪一代闹了什么不愉快,就断了往来。又重新往来上,还得得益于顾耀东。

顾耀东出生的时候,顾老爷已经三十好几,独一个儿子,喜的很。百日宴的请帖把但凡有点关系的世家表亲,一个不落全请了。

程家老太爷收到请帖,纵然有些奇怪,但也极重礼数的,备了厚礼, 叫儿子带着三岁的程霆赴了宴。而后,程老太爷七十寿宴的请帖也送了顾家一份。一两年的礼尚往来,再加上程老爷和顾老爷后来成了同僚,两家关系也随之活络不少。

顾耀东的三岁生日宴,程霆也被自己父亲拎着去了。虽然说是孩子的生日宴,但到底是大人拿来寒暄走关系的由头,顾耀东刚被喂过饭,顾老爷就招呼乳娘把他抱下桌一边儿玩去。

三岁小孩儿已经可以自己折腾,乳娘也不用像前两年那样紧跟在屁股后面,任他跟着其他孩子一起玩儿。

程霆那会子五六岁,正是爱闹腾的。几个孩子属他最年长,个头也最高,领着一群小娃娃,玩起了打仗游戏,一会儿在花园这边搬几个凳子“驻扎营地” 一会儿“战略撤退”领着“娃娃兵”往前厅跑。顾耀东那会儿还是个胖娃娃,小萝卜腿跑不动, 只能跟在“部队”后面做小尾巴。

几趟跑下来,顾耀东累的气喘吁吁,可又想玩儿。趁着一个“营队驻扎”的机会,顾耀东晃着小脑袋到处瞅,也没看见乳娘,没有法子,他扯着程霆的衣服,奶声奶气的叫着,“哥哥,抱我。”

程霆正忙着规划自己的“营地”哪里注意得上其他, 顾耀东叫了几声,也不见程霆理,眼泪早就在眼眶里打转转,手上更用力的去扯程霆的衣服。程霆突然一个转身,顾耀东没站稳,屁股着地摔在了地上。

还没等程霆反应过来自己碰到了什么东西,顾耀东已经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也不知三岁的小不点儿,哭起来怎么这么有力气,声音尖锐又刺耳,刺得程霆脸色惨白。

在去顾耀东生日宴的前两天,程霆刚因为惹哭了一个妹妹,被他爹拿棍子抽了一顿,看着顾耀东哭的湿哒哒的大眼睛,程霆觉得屁股又开始疼了。

程霆急急忙忙想去把顾耀东拽起来,奈何顾耀东犟得很,刚被程霆拽起来,自己又坐地上去哭,还用大眼睛凶巴巴瞪着程霆,扯着嗓子喊, “哇...抱! 要抱!哇...” 这模样, 活像程霆在学堂里欺负的那种小猫,看着程霆一边躲还一边凶狠的“喵喵”叫,惹得程霆更想欺负那只猫。

不过,程霆可不敢欺负顾耀东,他怕他爹的棍子又落在他的屁股上。没有法子,程霆弯下腰想把顾耀东抱起来,奈何那时候的顾耀东着实被家里养的太好,比程霆小一半的年纪,却比一般同龄孩子重的多。

六岁的程霆使出吃奶劲儿才把顾耀东抱起来。顾耀东果然哭闹声音小了不少,只是还是在抽搭搭的,嘴巴张着哭喊,时不时还有口水顺着下巴滴到程霆绸缎褂子上。

程霆嫌弃极了,想把顾耀东从自己身上挪开,可一下没站稳,抱着顾耀东一起跌到了地上。

顾耀东倒是没事,跌在了程霆怀里,程霆可就惨了,屁股着地,惹得屁股上的伤又开始疼, 眼睛里一下子也蓄出泪花。两人一同跌倒,在顾耀东看来却是觉得有趣,刚刚还哭天喊地,一下子竟趴在程霆身上“咯咯”的笑,笑声清脆,还越笑越带劲儿,小胖脸的肉一颤一颤的。

程霆哪儿碰到过这事,只觉得竟然被一个三岁孩子笑了,屁股疼的账一并算在了顾耀东的头上,也想让顾耀东尝尝屁股疼的滋味。一手摁着顾耀东后脑勺,一手想去打顾耀东的屁股。

程霆打屁股的手还没落下去,顾耀东两只小肉手突然抓到他脸上,没轻没重,弄得程霆有点儿疼。 没等程霆凶他,顾耀东突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泪水和口水也搅和着蹭了程霆一脸,带着些鼻音,软软糯糯的,“哥哥不哭。”

这一下,把程霆弄愣了。要是被人凶了,程霆大不了更凶的欺负回去,可这被亲一下,难不成亲回去?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咯咯笑的小娃娃,程霆愁着眉撅着嘴, 气鼓鼓反驳,“谁哭了?女孩子才哭哭啼啼!”  最终,程霆举着的巴掌还是落到了顾耀东的屁股上,不过力道轻的只能拍拍灰,程霆想着自己被抽过的屁股,又怕给顾耀东也打疼了似的,又在顾耀东屁股上揉了揉。

好多年以后,十六岁的顾耀东早不记得三岁时候的这档子事,倒是程霆一本正经给顾耀东讲这段童年往事。

“你三岁的时候,坐在地上哭,边哭还边吵着要我娶你,我不娶你, 你还不肯起来。”

“你别瞎说!我没有!”

“没瞎说,你后来还强吻我了。”

“我没印象了...”

“我有印象就行了,所以小东,可是你找我结的娃娃亲, 你要对我负责。”

“那...好吧”

程霆看着羞的脸上红扑扑的顾耀东,没忍住凑过去亲了口。

我可以忘记你 (三)

◎BGM如题,我可以忘记你
◎我们可爱的朗朗会有对象的

一出院,苏星宇就重新投身工作,只是比起以往,眉姐给苏星宇安排的宣传活动多了很多?每天忙的连轴转。苏星宇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儿。


很快的,苏星宇要录制那档综艺了。对于莫名要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表演“兄弟情深”,苏星宇发自内心的抵触,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弯的。在录制前一天,从百度微博到天涯知乎,苏星宇把秦朗的八卦资料都看了一遍。即便这样,当苏星宇坐在化妆间的时候,心里还是别扭。


不知是节目组故意还是巧合,两人化妆间被安排成临近。苏星宇吃着节目组准备的盒饭一边纠结着,要不要先去隔壁打个招呼认识一下,对于主动去认识别人,苏星宇心里着实不情愿,以往都是田心替他去,可今天田心去给苏星宇谈别的工作安排了。突然有人敲门,苏星宇本还以为是工作人员,一拉开门,看到的是拿着盒饭的秦朗。


苏星宇愣了一下,赶紧礼貌招呼着秦朗进来。“你好啊,我是秦朗。我们这次要一起录节目”秦朗笑着和苏星宇打了招呼,显然他也是想提前来熟悉一下自己的搭档。苏星宇点了点头,“嗯,我是苏星宇。你好。”


苏星宇不冷不热的回应,让秦朗在心里给他贴了个高冷标签,气氛也变得有些尴尬。秦朗试图寻找个新的话题和苏星宇拉进关系,无意中瞥到自己手上在吃的盒饭,“啊,我这里有肉酱意面你吃不吃?”秦朗这话一出,两个人都愣了。


苏星宇瞪大眼睛看了看秦朗手里吃了一半的盒饭,心里嘀咕,这人这样自来熟的?苏星宇有洁癖,摇了摇头,找了个借口,“啊?我…不喜欢吃意面。”


其实秦朗问出那句话就后悔了,别说苏星宇,他也接受不了和第一次见面的人吃一份盒饭。听到苏星宇的拒绝,既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更尴尬了些。苏星宇看了眼秦朗尴尬的神色,顿了顿,开口,“咳…我这儿有猪扒饭,那…你吃不吃啊?”



在休息室和秦朗那一番尴尬的问“吃不吃”的对话以后,苏星宇和秦朗的关系倒莫名近了不少,后来更是愉快的聊了起来。友情就是这么奇怪。早上两人都还别扭担心,一期节目录完,晚上却成了朋友,还发现两人都喜欢一个球队,就约了第二天晚上一起看球赛。发现对方挺处的来,节目里两人的接梗互动配合也是很好。


也是如此,第二天第一期节目的路透一放出去,“苏星宇 秦朗”就窜上了热搜。录完单曲的休息空档,刷起自己的热搜话题,看着被营销号写的所谓暧昧互动,忍不住想笑。如果他不是当事人,看着这些个分析,怕是都要信自己和秦朗关系匪浅了。再往下翻了翻,看见有个人扒他和秦朗的“疑似”情侣鞋。配的那张图,把苏星宇看的一愣。


是去年和江洋去日本玩的时候,江洋帮他拍的,只是他记得,那次旅行他和江洋也是吵架收尾。后来照片被苏星宇拿来发了微博。点开大图,苏星宇看了看那双鞋,还是他和江洋一起买的,情侣款,一人一双。苏星宇盯着手机,突然想着,江洋是不是也看到网上这些?他点开微信,江洋依旧是他的消息置顶,只是最后一次聊天是分手那天。



江洋和别人闹绯闻却和他分手,现在都分了,自己干嘛在意这些,苏星宇不停自我安慰,心里却总觉得不是滋味。工作人员过来提醒他说收工,他才想起还和秦朗约了今晚一起看球赛。


秦朗在拍戏,剧组定的酒店离苏星宇定的酒店挺近,索性看看秦朗下戏没有。苏星宇在微信上和秦朗问了剧组地址,就让司机直接送他过去。


已经是晚上,剧组还是围了一些来看秦朗拍戏的小粉丝。苏星宇从保姆车上下来,想了想,就没有戴口罩和帽子。几个眼尖的一下就认了出来。苏星宇和秦朗在热搜上挂了一天,晚上苏星宇探班秦朗??顿时,守在外面有些疲惫的粉丝兴奋得拿起手机对着苏星宇一顿拍。几个保镖见势,拦在苏星宇左右,隔绝人群,护着苏星宇进了剧组。



苏星宇刚进片场,正想问秦朗的休息室看见的不是秦朗,而是正准备往外走的江洋。都没有料到,分手后会这样再见。


苏星宇和江洋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

我的脑洞堵了

哭唧唧

【霆峰】我可以忘记你 (二)

◎BGM 如题

苏星宇发烧了。39度8。田心去苏星宇家的时候,他躺在沙发上,面色潮红。

在江洋家门口等了一夜,苏星宇怕江洋不肯接电话,发了短信过去,一点没有回音。他想哭,可是凌晨的温度比他想象的更冷,眼睛像被冻住似的,什么都掉不出来。

苏星宇害怕前脚刚走江洋就回来了,一直到凌晨四五点江洋又上了娱乐新闻头条。

江洋的剧组里起冲突了,还有人动手。在微博上那几张模糊的现场图里,苏星宇看到了江洋,一个小小的,快要糊成马赛克的背影。

苏星宇用拇指指腹,在那个小背影上摩挲,就好像能摸在江洋身上一样。

吧嗒——,一滴眼泪滴在了屏幕上,苏星宇擦掉那滴眼泪,把手机揣进了衣兜。好冷啊,他想回去了。

江洋处理完剧组的事,已经是早晨。双眼熬的通红,唇色都有些苍白,剧组有人看他这幅模样,担心问了句,江导,要不先去休息下?江洋盯着手机就冲人摆摆手走了,那人看着江洋背影,同情的摇了摇头,只当江洋是看着网上那些莫须有言论糟心。

江洋寻了个没人角落,顾不得脏就地坐下,亮着的屏幕上是苏星宇半夜发来的短信,“我们见一面好不好?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江洋盯着屏幕想了很久,还是删掉了短信框里打出的那个“好”字,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胸口闷的真他妈难受。

他控制不住的想苏星宇。

苏星宇窝在他怀里看狗血言情剧剧本,边看边吐槽男女主弯弯绕绕的感情。突然苏星宇坐起身看着江洋,一本正经的说,江叔叔,你会不会哪天不喜欢我了?

看着苏星宇正经又纠结的表情,江洋觉得好笑,凑过去用嘴角硬硬的胡茬在苏星宇白嫩脸蛋上轻蹭,忍不住亲一口,揽上苏星宇的腰问道,为什么是我不喜欢了?我还怕,我们星宇那么好看,先不喜欢我了。”

江洋到记得那时候苏星宇脸上的表情坚定又骄傲,冲着他甜甜一笑,说,不会的,江洋,我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苏星宇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病床上。缓缓睁开眼,是雪白的天花板和刺鼻的药水味。侧过头,旁边的田心一脸欣喜,还有,面色凝重的眉姐。

确认苏星宇身体已经无碍的医生走后,眉姐一个眼神又把田心支了出去。苏星宇卧在病床上一声不吭,眉姐先开的口,“之前你口口声声说想专心搞音乐,那么有市场的偶像剧本子死活不肯接,结果呢?生着病去录歌,把制作人气成那样!”

苏星宇的眉头拧成川字,眼神瞟向别处。眉姐的话反而让他暗暗松了口气。还好田心半个字没有透露给眉姐,他和江洋谈恋爱的事,包括分手。

眉姐从包里拿出了一份合约文件,扔到苏星宇面前,“这个综艺哪里不好?台本、团队都不错。不就是和另一个男嘉宾炒炒cp么?做做样子的,又不是真的谈恋爱,星宇啊,现在这个市场,没点绯闻热度,谁会关注你?”苏星宇听的出,眉姐明显压了几分火气,语气倒显得苦口婆心。

苏星宇咬了咬嘴唇,还是一声不肯吭。眉姐放了只笔在床头柜上,最后嘱咐了句“赶紧把身体养好,你好好想想吧。别傻了。”摇了摇头,就拎着包,高跟鞋踩在地上“噔噔噔”的出了病房。

眉姐推开房门,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等在门口的田心,看的田心身上直发毛。

看着眉姐真的走远,田心才又进了病房。苏星宇合上笔盖,抬头看了她一眼,递给她一份文件,“田心,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苏星宇刚醒,开口说话还有些虚弱。


“医生说明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田心接过苏星宇递来的文件,看了眼封面才发现,是苏星宇之前死活不同意接的那档综艺,翻到最后一面,在乙方那一栏赫然是苏星宇的签名。

田心惊讶的看了苏星宇一眼,摸不准苏星宇的意思,“星宇,这个…”苏星宇皱了皱眉,拉着被子又重新躺了回去,“眉姐说不错,我就签了呗。怎么?我上进点你还不乐意了?”

田心赶紧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问。不多说,不多问,艺人说什么就是是什么,这是田心做助理的原则,也是苏星宇非要让眉姐把她留下来的原因。

田心拉开门,准备出去回复节目组,苏星宇听见声响,突然翻身侧过来,叫住田心,“那个,另一个男嘉宾是谁呀?”田心扭过头,看着苏星宇。

“是秦朗。”

#莫名写文写出一种佛系的感觉#

【霆峰】我可以忘记你(一)

#我瞎写,你瞎看系列#
◎霆峰衍生
◎BGM 如题,黎明的  《我可以忘记你》

记不清这是制作人第几次开骂。音准不对,节奏又错,情绪不到位,录到最后,整个录音棚里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包括录歌的苏星宇。

制作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连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苏星宇,只冷冷的丢下一句“算了,你估计也就这个水平”,拿着他发脾气时揉烂的那份曲谱就走了。

田心紧皱着眉,看了苏星宇一眼,赶紧跟上制作人,不断的赔礼道歉,解释只是苏星宇今天状态不好。

苏星宇木木的摘掉耳机,看着手中的曲谱,唇线紧抿眉心拧成结,叹了口气,松手任由曲谱散落地上,双手插进兜里,冷着脸走出了录音棚。

他不敢往周围看,不敢看那些盯着他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的话会有多难听。

田心处理完制作人那边,回到保姆车里,苏星宇正拿外套遮住脸,瘫在后座上。田心知道苏星宇分手后一直状态不好,却没有想到状态差成了这样,无奈的摇摇头,就让司机开车直接到苏星宇家楼下。

一路上,田心试图打破僵局,用尽量轻松语气告诉苏星宇制作人已经同意再给一次机会,录制改到下周三,这几天没安排其他工作,可以好好休息。

可不管田心说什么,苏星宇一直保持着外套蒙面的瘫坐姿势,动也不动一下,田心都怀疑他是不是把自己闷晕过去。直到提醒他已经到家楼下,苏星宇才有了动作,取下外套起身下车。在车门口苏星宇突然停下,扭头看着田心,声音有些沙哑,“今天我……我下周三会调整好的。”

苏星宇和江洋分手了,就在前些天。一个最近刚起头的新人演员被爆出被包养的丑闻,顿时在网上被扒了个干净,真真假假的黑料疯传发酵,其中有一个是这个新人演员陪睡导演换来一个正在拍的新剧角色。而这个演员正在拍江洋的剧。

苏星宇自然是不信这种说法,但他还是忍不住打给江洋,他想安慰江洋,也想听江洋亲口否认。

可是讲着讲着,两个人就吵了起来。苏星宇在气头上,也记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吵到最后,江洋沉默许久来一句,“苏星宇,我们这样,好累。”

像尖锐的针猛的扎进心里,太过突然,扎的苏星宇整个人都懵掉,说不出一句话。

吵架像是被摁下了终止符,电话两端都在沉默。常说恋人在一起久了,简短几个字,就能知晓对方的意思,浪漫一点的说这是心意相通。

而苏星宇那一刻却恨透了这种心意相通,他想装傻不懂江洋那句话意思,他想说,那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聊。但紧抿良久的嘴唇上下碰撞,是一声“好”。没有人说分手,但都心知肚明是什么意思。

苏星宇窝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出神。从那通分手电话,想到和江洋的初次相识,从第一首为江洋写的歌,想到那个在网络上被人津津乐道的包养丑闻。

眼角泪滴落到沙发垫上,苏星宇才发现视线被泪水模糊掉了。鼻子红红,耳朵红红,某个念头在心里越来越强烈,抬手揉掉泪水,从沙发上起身,拿帽子和黑色口罩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

最后一次,他想见江洋,很想。

江洋看着散落桌上的待修订剧本文件,心里很烦躁。最近很倒霉,天降一口锅,网上绯闻满天飞,剧组里也时不时被人用异样眼神打量,更有不少狗仔记者想从他身上挖消息,但是全都被他臭脾气的骂走,不用想,第二天的娱乐新闻无一例外把江洋塑造成了一个潜规则新人的混蛋。

江洋还和苏星宇提了分手。直到现在,江洋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他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只沉浸在工作里,即便,是暴躁的工作。

桌上手机不断震动,是梦小言打来的,江洋揉了揉眉心,接起电话,语气中满是不耐烦询问什么事。梦小言说,今晚的夜戏拍摄,又狗仔来片场偷拍,和工作人员起冲突了。江洋气地骂了句“操”,挂断电话,抓起桌上的钥匙就往片场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