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恭喜佛爷后宫又添新人

张启山: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张启山全都要

【霆峰】机长与警长

#天空才是他们应该死去的地方#

机长与警长是绕梁竹马,两家就隔了条巷子。

小时候,机长就踩着自行车,载着警长一同上下学。可后来,机长参加军校飞行员培训营了,不能再每天和警长一起了。

警长知道,那是机长的理想。

机长去军校的前一天夜里,偷偷敲开警长房间的窗户,把攒了好久钱买的怀表送给了警长,笑着伸手捏了捏警长的脸,“怕你想我,送你个怀表做念想。”

警长一手攥着机长送的怀表,一手拍开机长乱捏的手,颇有些气恼语气,“深更半夜敲窗户,谁想你?”

“东东,你等我训练回来,好不好。”机长捧过警长的脸,在警长哭红的眼睛上轻轻啄了口。机长知道,警长嘴硬心软,

警长鼻子又有点酸了,紧紧攥着怀表,点了点头,“好。”

飞行员训练得五年,只有过年才准回家待几天,训练也很辛苦。

警长心疼,可他知道那机长的理想。

五年后,机长训练结束了,回家了。整个人瘦黑了不少,更少了以往几分稚气,多了几分军人英气。警长知道,机长现在是真正合格的机长了。

夜里,床上,机长伸出自己小麦色手臂和警长的比了比,温柔语气,“训练真的没怎么辛苦,你看我这胳膊都比你的粗了一圈。”警长趴在机长怀里,也不说话,只红着眼睛摸着机长肩头胳膊上的伤疤。

机长心都软了,凑过去亲亲警长脸颊,又亲亲嘴巴。最后没忍住,弄得警长第二天没起得来床,还被警局里扣了工钱。


再后来,机长又得走了。前线战场需要飞行员。


警长这回没哭,默默帮机长收拾着衣服行李,还嘱托着机长注意健康保暖,有空就得写信回来,不然警长就去找他了。机长在一旁,眼眶微红着点了点头。

临走时,警长塞给了机长一块新的怀表。打开表盖,里面是前几天两人去照相馆照的合照。


机长把怀表放进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正贴着胸口位置,紧紧攥着警长的手,刚想开口,却被警长打断,“阿霆,我等你。”

机长皱着眉,攥着警长的手更紧,抿了抿唇,“东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也等你。”警长伸手抱住机长,“跟以前一样,等我们再见的那一天。”


警长和机长是绕梁竹马,两家就隔了条小巷子。

他们无话不说,无话不谈。机长说他日后想成为一名机长,保家卫国,哪怕在天空陨落。

警长知道,那是机长的理想,所以他愿意等待,等待他们再见的那一天。

——————————————————————
舒克霆不上映真的,有一些难过……深夜瞎写的,不负责

【霆峰】关于爱称

羞耻,捂脸

只有你與共:



*关于爱称    


*霆峰


*RPS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陈伟霆和李易峰都是以对方的名字来称呼对方,哪怕他们已经开始恋爱很久了。






“尼一fong”


“陈伟霆”


“威廉”


“fongfong”


这样的称呼存在于他们的微信、短信、电话等各种生活场合里。




直到有一天。




难得的休假让两人终于有时间见面。


天雷勾地火之后,终于可以相拥而眠。




可能是因为体力消耗太多,这一夜两个人都睡的很沉,颇有种要睡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就在日头高照,即将到达最高点的时候,李易峰醒了。


虽然家里恒温,但也耐不住被另一个人紧紧抱着睡觉。尤其醒来发现对方就在自己眼前,呼吸轻轻拂在在自己脸上,那闭着的双眼深深的映过你的样子,那双唇更是亲吻过你的每一寸肌肤。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李易峰也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


昨晚的陈伟霆太热情,翻来覆去,用尽全力的让他明白,自己在被爱着这件事情。一想到这,李易峰觉得更热了。




他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




正当他端着杯子刚走回房间的时候,床上传来了陈伟霆的声音。声音听着有些哑,还有些闷,但语气中却有股撒娇的意味。




“bb,你系边度?”


陈伟霆显然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可他这一声“BB”却让李易峰晃了神。


他觉得有些复杂,不是讨厌,也不是不习惯。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原以为他会对这种叫法产生抵触情绪,但当真的被这样叫了,他却下意识的想要应下。




“这个男人到底还有多大的魅力?”李易峰心想着不禁摇了摇头。




陈伟霆在看到李易峰的身影后,立马清醒了过来。见李易峰摇头,陈伟霆心里有些不安。


他小心翼翼的询问到,“你是不是不喜欢被这样叫?”




李易峰回过神来,看了看陈伟霆的表情。那种人还没完全清醒却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不高兴的表情,让他觉得十分好笑。




“没有呀。”李易峰随手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笑着坐到了床上。




陈伟霆有些怀疑,“真的没有?”




“嗯。”




“真的真的没有?”




“没有!”




陈伟霆眯着眼睛,看着李易峰老半天。就当对方快要受不了他的眼神的时候,陈伟霆一个起身,将坐在床边的人拉到了自己怀里。




“真的不讨厌?”


温柔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李易峰的耳边萦绕。还没等他回答,对方又接着说了起来。


“bb”


“bb”


“bb”


一声一声,让人苏麻,让李易峰彻底投降。




床头的水杯随着一声声亲昵的叫喊而泛起阵阵涟漪。


看来有些人今天是起不了床了。






从那以后,李易峰接受采访被问到类似的问题都会想起这一天的情景,这也总会让他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可爱!!!

白毛:

鲁班七号?(*゚∀゚*)

我们程霆哥哥真的要来了??!!!!
东东还会远么 👀👀👀👀

【程霆×顾耀东】哥哥,抱(下)

生日宴回去以后,程霆屁股又被揍了。




程夫人脱下程霆脏兮兮的裤子,越看越气,在程霆屁股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你是坐你顾伯伯家地上吃的饭?看你都把裤子弄成什么样了?又欠你爹收拾了?”




程霆淘气却也机灵的很,早就摸清楚他娘的软心肠,只要程霆在她面前掉滴眼泪,程夫人准会心疼得下不去手,过会儿还得塞些零嘴儿安抚安抚。




泪花都攒在眼睛里了,程霆却莫名想起顾耀东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眼泪一下给收住,怎么也流不出来。




程夫人看他那副不上心的模样,只当他不受训,心里头更气,又给了程霆屁股上几巴掌,正打在伤口上,这回是真的疼,疼得程霆直抽气,刚刚收住的眼泪,这下倒是全出来了。



临睡前,程霆得了一把糖炒栗子,可他却挂念着顾耀东那句“哥哥,不哭”。真是个奶娃娃,一身奶味儿,程霆边想着边往嘴里扔了个糖栗子,嚼了几下又觉得不满意,仰着头问在一旁给程老爷纳新鞋的程夫人,“娘,有牛奶炒栗子么?”只挨了程夫人一记白眼。




第二天,程霆下了学堂,又瞧见了那只怕他的猫,赶在那只猫后面闹了半天都忘了时间,到家的时候比平常晚了好一会儿。




程霆进家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又给爹娘逮着训,攥着书包带放轻脚步想悄悄走过前厅。“哥哥!”突然脆生生一叫唤,把他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顾耀东趴在前厅门槛上。估计他是想到外面来,奈何门槛太高,小短腿跨不过去,只能趴在那上面蹭过去。



程霆看见顾耀东在自己家,有些奇怪,昨天的事儿他可还记得,都是顾耀东,害得他又被打屁股。程霆走过去,有些凶巴巴的,“你怎么,在我家里?”




顾耀东哪里会答得了这些,从门槛上翻过来,蹬着小步子走到程霆旁边,就往程霆身上趴,“哥哥,抱。”





程霆还跟他闹情绪呢,看顾耀东要趴自己身上,作势就要往旁边躲,“不抱,你好重。”





顾耀东扑了个空,本就走路都不稳当,这一下又跌坐在了地上,两道小眉毛作势就要往下撇,沾着些口水的小嘴巴撅得老高,委屈巴巴的望着程霆,圆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程霆傻眼了,怎么这么厉害?眨两下眼就要哭了。




顾不上多想,程霆手忙脚乱就要把顾耀东抱起来,到底是在自己家,这要是真让他一嗓子把爹招来了,程霆的屁股得被揍烂了。





顾耀东被遂了愿,乐呵呵的被程霆抱着,眨巴几下眼睛,眼泪又给止住了,在程霆怀里扭来扭去,一点儿不老实,还伸手就往程霆脸上抓来。





程霆抱着沉甸甸的顾耀东,还得防着被肉爪子挠到脸,没一会儿就抱不住,顾耀东从他怀里滑了下去。程霆喘着气,想歇一会儿,奈何顾耀东格外不老实,故意似的拿他肉嘟嘟的身子撞程霆。





程霆怕他摔着,一边扶着顾耀东,一边又得防着顾耀东撞他,可一个不注意,还是被顾耀东撞倒在地上。顾耀东却好像高兴的不行,又清脆的咯咯笑起来,边笑还边扑在程霆身上,压的程霆差点儿背过气去。




“哎呀,你重死了!”程霆算是明白,合着顾耀东是昨天闹上瘾了,今天还想闹一闹。程霆有些烦躁的把顾耀东推开,那个一身奶气的娃娃却跟没脸没皮似的,又扑过来,湿哒哒的口水又蹭到了程霆衣服上。




最后,还是来他家打牌的顾夫人把顾耀东抱走,才把程霆从地上解脱起来。也不知顾耀东是喝了多少奶,晚上洗澡的时候,程霆都觉得自己身上还沾着股奶味儿。





也是从那次开始,每次顾耀东要是碰上程霆,总缠着要“哥哥,抱”。偏偏顾耀东生的白白嫩嫩,看着就乖巧,程老爷程夫人看着顾耀东与程霆关系那样“好”,也不拦着,反倒一个劲儿叮嘱程霆别欺负弟弟。




一晃两三年过去,顾耀东五六岁,没有小时候那般圆滚滚,却也还是喜欢跟在程霆屁股后面玩儿,玩累了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喊着要“哥哥,抱”。也许是成了习惯,程霆也乐得他这样。




再后来,顾耀东被送去学堂念书了,程霆却特别不习惯,因为顾耀东不像以前那般黏他。



有一次,程霆难得厚着脸问顾耀东要不要抱?顾耀东,却还有些嫌弃的跟他说,“程霆,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女孩儿,你怎么天天要抱我。”一句话把程霆怼得够呛。




程霆想着顾耀东三岁时候死活要黏着自己的模样,心里一阵气,暗暗想着,哪天非得找他算账。




再后来,还真让程霆等到了机会。





“东东,要不要哥哥抱?”

“唔…啊…不要了…嗯啊,你流氓…”

顾耀东紧咬下唇,面色晕着异样潮红,凶狠瞪过去的眼神却也只让程霆觉得是赤裸裸的挑逗勾引。程霆眉梢轻挑,倾身凑近含住顾耀东圆润耳垂轻咬,一手托着顾耀东臀瓣大力揉捏,一手勾起顾耀东修长双腿,腰胯挺动每一下都狠狠凿进更深的地方。

“不要?你明明那么紧的咬哥哥?”


【程霆×顾耀东】哥哥,抱(上)

#太太太太太喜欢顾耀东了#
#我们机长也有老婆#

顾家和程家两家族谱往上倒四五代曾是亲家,只是多少年过去,也不知道是哪一代闹了什么不愉快,就断了往来。又重新往来上,还得得益于顾耀东。

顾耀东出生的时候,顾老爷已经三十好几,独一个儿子,喜的很。百日宴的请帖把但凡有点关系的世家表亲,一个不落全请了。

程家老太爷收到请帖,纵然有些奇怪,但也极重礼数的,备了厚礼, 叫儿子带着三岁的程霆赴了宴。而后,程老太爷七十寿宴的请帖也送了顾家一份。一两年的礼尚往来,再加上程老爷和顾老爷后来成了同僚,两家关系也随之活络不少。

顾耀东的三岁生日宴,程霆也被自己父亲拎着去了。虽然说是孩子的生日宴,但到底是大人拿来寒暄走关系的由头,顾耀东刚被喂过饭,顾老爷就招呼乳娘把他抱下桌一边儿玩去。

三岁小孩儿已经可以自己折腾,乳娘也不用像前两年那样紧跟在屁股后面,任他跟着其他孩子一起玩儿。

程霆那会子五六岁,正是爱闹腾的。几个孩子属他最年长,个头也最高,领着一群小娃娃,玩起了打仗游戏,一会儿在花园这边搬几个凳子“驻扎营地” 一会儿“战略撤退”领着“娃娃兵”往前厅跑。顾耀东那会儿还是个胖娃娃,小萝卜腿跑不动, 只能跟在“部队”后面做小尾巴。

几趟跑下来,顾耀东累的气喘吁吁,可又想玩儿。趁着一个“营队驻扎”的机会,顾耀东晃着小脑袋到处瞅,也没看见乳娘,没有法子,他扯着程霆的衣服,奶声奶气的叫着,“哥哥,抱我。”

程霆正忙着规划自己的“营地”哪里注意得上其他, 顾耀东叫了几声,也不见程霆理,眼泪早就在眼眶里打转转,手上更用力的去扯程霆的衣服。程霆突然一个转身,顾耀东没站稳,屁股着地摔在了地上。

还没等程霆反应过来自己碰到了什么东西,顾耀东已经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也不知三岁的小不点儿,哭起来怎么这么有力气,声音尖锐又刺耳,刺得程霆脸色惨白。

在去顾耀东生日宴的前两天,程霆刚因为惹哭了一个妹妹,被他爹拿棍子抽了一顿,看着顾耀东哭的湿哒哒的大眼睛,程霆觉得屁股又开始疼了。

程霆急急忙忙想去把顾耀东拽起来,奈何顾耀东犟得很,刚被程霆拽起来,自己又坐地上去哭,还用大眼睛凶巴巴瞪着程霆,扯着嗓子喊, “哇...抱! 要抱!哇...” 这模样, 活像程霆在学堂里欺负的那种小猫,看着程霆一边躲还一边凶狠的“喵喵”叫,惹得程霆更想欺负那只猫。

不过,程霆可不敢欺负顾耀东,他怕他爹的棍子又落在他的屁股上。没有法子,程霆弯下腰想把顾耀东抱起来,奈何那时候的顾耀东着实被家里养的太好,比程霆小一半的年纪,却比一般同龄孩子重的多。

六岁的程霆使出吃奶劲儿才把顾耀东抱起来。顾耀东果然哭闹声音小了不少,只是还是在抽搭搭的,嘴巴张着哭喊,时不时还有口水顺着下巴滴到程霆绸缎褂子上。

程霆嫌弃极了,想把顾耀东从自己身上挪开,可一下没站稳,抱着顾耀东一起跌到了地上。

顾耀东倒是没事,跌在了程霆怀里,程霆可就惨了,屁股着地,惹得屁股上的伤又开始疼, 眼睛里一下子也蓄出泪花。两人一同跌倒,在顾耀东看来却是觉得有趣,刚刚还哭天喊地,一下子竟趴在程霆身上“咯咯”的笑,笑声清脆,还越笑越带劲儿,小胖脸的肉一颤一颤的。

程霆哪儿碰到过这事,只觉得竟然被一个三岁孩子笑了,屁股疼的账一并算在了顾耀东的头上,也想让顾耀东尝尝屁股疼的滋味。一手摁着顾耀东后脑勺,一手想去打顾耀东的屁股。

程霆打屁股的手还没落下去,顾耀东两只小肉手突然抓到他脸上,没轻没重,弄得程霆有点儿疼。 没等程霆凶他,顾耀东突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泪水和口水也搅和着蹭了程霆一脸,带着些鼻音,软软糯糯的,“哥哥不哭。”

这一下,把程霆弄愣了。要是被人凶了,程霆大不了更凶的欺负回去,可这被亲一下,难不成亲回去?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咯咯笑的小娃娃,程霆愁着眉撅着嘴, 气鼓鼓反驳,“谁哭了?女孩子才哭哭啼啼!”  最终,程霆举着的巴掌还是落到了顾耀东的屁股上,不过力道轻的只能拍拍灰,程霆想着自己被抽过的屁股,又怕给顾耀东也打疼了似的,又在顾耀东屁股上揉了揉。

好多年以后,十六岁的顾耀东早不记得三岁时候的这档子事,倒是程霆一本正经给顾耀东讲这段童年往事。

“你三岁的时候,坐在地上哭,边哭还边吵着要我娶你,我不娶你, 你还不肯起来。”

“你别瞎说!我没有!”

“没瞎说,你后来还强吻我了。”

“我没印象了...”

“我有印象就行了,所以小东,可是你找我结的娃娃亲, 你要对我负责。”

“那...好吧”

程霆看着羞的脸上红扑扑的顾耀东,没忍住凑过去亲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