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不管dw说什么,我们喜欢的是他们 👯
两个人的杂志我都买,周边也买,偏不偏袒哪里由野鸡说了算

灭霸的响指,带走了我的小王子

【顺丰霆×邮政峰】快递爱情故事(一)


 邮政峰,英文名EMS  Evan,人送外号"速运小王子"。

 


尽管这个名头叫的好听,但背后不少人diss他是仗着世家背景,又拽又傲的小少爷。

 


邮政峰风言风语听了不少,却也满不在乎。毕竟他的确是个世家小少爷,当初入行也确实借了把家里人脉。最最主要,行业内他一家独大。没有竞争对手的压力,邮政峰价格也订的随心,骑着小单车也慢悠悠的送着货,兴致来了,还跑去不紧不慢的吃个猪扒饭,但生意却是络绎不绝。

 


投诉邮政峰送的慢的客户不少,可邮政峰却有自己的辩驳,慢怎么了?送的安全不就行了。客户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下回还是只能找邮政峰给自己送。

 


邮政峰就这么"安全至上"的做了好些年,赚的盆满钵满,还得意的跟家里宣告自己可以经济独立了。可最近些日子他察觉自己的生意少了许多,好多老客户要么找他取消订单,要么不联系他送东西了。

 


邮政峰正思索着,一个经常投诉他快递慢的老客户给他打了电话,估摸又是催自己去取快递的,"王老板,你再等等啊,我过几天就上门取,肯定不会迟,我…"

 


"唉,峰啊,我是想跟你说不用了,那批货昨天就已经送出去了,过几天你不用来跑一趟了。"

 


邮政峰一听可急了,这王老板可是个大单客户,合着这是来告诉自己取消了?"王老板,你可别唬我,你那批货不是昨天才做好,怎么昨天就送了?"

 


"哎呦,前天别人介绍给我的一个叫顺丰霆的,昨天我的货一做好,他就上门取了,刚刚就说已经给我送客户那去了。不是我说啊,邮政峰,他们家真快,价格也……"

 


没等王老板说完,邮政峰恶狠狠地摁掉了电话,心里把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顺丰霆和王老板骂了个半死,那个该死的王老板一点也不留情面,合作这么多年,说撤单就撤单,不过最最可恶的,还是那个顺丰霆!



有句俗话说的好,不是冤家不聚头。没多久,邮政峰就和顺丰霆碰上了。


安全至上只是邮政峰的幌子,实际上,送的慢是因为他不认路。哪怕看着地图也不怎么分不清方向,可又脸皮薄不情愿问路。邮政峰心里可盘算着呢,要是让人知道他一个搞速运的不认路,那他还怎么做生意?!


一个大中午,他正在小区里左右转悠,找着快递上写的二栋,就瞅见一个三轮电动车停在路边。白白的车身上,巨大的两个英文字母"SF"。


这几天邮政峰连夜恶补了顺丰霆的资料,现在一眼就认出来那是顺丰霆的LOGO。想起被抢生意的惨状,邮政峰脸色铁青。他把自行车顺手停在路边,就想去找那个抢生意的家伙理论。


邮政峰走过去到是没看见顺丰霆,只有电动三轮车的小车箱里还有零星几个包裹,而一个小夹子夹着厚厚一沓快递回执票。邮政峰目测估了估,少说也有三四十张了。别说和他现在自行车后座上那零星几个快递比,就算是以前生意最好的时候,也没一次性接到这么多快递。邮政峰翻了翻,看到不少自己以往的老客户。


难怪最近都没客户联系我,合着是找了别家!想着这个月惨淡的业绩,邮政峰又沮丧又有些生气。


"小哥,你找快递啊?你叫什么名字,我来给你找吧。"


背后突然响起来的声音,吓得邮政峰往旁边挪了一步,颇有几分做贼心虚的意思。顺声扭头看过去,一口大白牙直晃眼。邮政峰定神瞧了瞧,就看一个眉眼硬朗的小年轻,笑吟吟的看着他。


只愣了片刻,邮政峰就反应过来这人是谁,板着脸把人上下一番打量。真骚包,送快递还戴耳钉…啧,穿的牛仔裤还是破洞的啊?又不是走秀,穿这么拉风…额头上这么多汗,怎么也不擦一擦…



顺丰霆哪里知道邮政峰心里盘算的这些。忙活了一上午,趁着得空的时候,匆匆去上了个厕所,一赶回来就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往他快递车里张望,顺丰霆只以为是等不急取快递的。那人也不答话只盯着他看,面容清秀白净,可神情却不怎么友善。顺丰霆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又问了一遍。



"小哥?你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找吧?"说着,顺丰霆想往邮政峰身边走近了些。



哪知,邮政峰看到他动作,只往旁边挪开了几步,颇有几分划清界限的模样,"嘁,谁乐意让你家送快递啊?"



顺丰霆看着他那模样,觉得好笑,听着那挑衅语气也没恼,只抬手指了指小区里的一个小凉亭,"那你订的邮政家吧?他们家小哥送的挺慢,估计还没到,日头大,你可以去那儿坐着等。"



邮政峰一听可就炸了毛,圆溜溜的眼睛瞪着顺丰霆,"谁慢啊?!你才慢!你全家都慢!"还没等顺丰霆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邮政峰气呼呼的就踩着自己的小单车走了。


顺丰霆望着邮政峰骑得飞快的小车,心里一阵狐疑,也不知是哪里招惹到这人了。无意瞥见看着车尾那个随着单车晃悠的绿油油小布袋,才有些回过神,啊,难道他就是邮政峰?嘶…难怪生气的…只是这个速运小王子,和别人说的不太一样啊?



顺丰霆初入行,就听过这行的"小霸王"邮政峰的名字。虽然没打过照面,但从别人嘴里七七八八的听说了不少,绝大多数都是差评——快递送的慢,价格定的高,最主要还脾气凶,格外不讲理……靠着这些闲言碎语,顺丰霆在心里邮政峰一直是个骄纵懒散的二世祖。



想了想刚刚邮政峰炸毛的模样,顺丰霆不自觉嘴角微微上翘,这哪是什么二世祖,就是个不经逗的小猫。只不过他似乎把小猫招惹炸了毛。



炸毛的"小猫"踩着单车直往前冲,等回过神来,误打误撞就到了二栋楼下。把快递送到,之前又那好一番的体力消耗,邮政峰只觉得累的慌,想找个凉亭歇一歇。不知怎的又想起刚刚被顺丰霆说送的慢,心里气结,哪有很慢?邮政峰不服输的性子又起来了,一鼓作气踩着单车又送了两个快递。一上午送了3个,邮政峰对自己很是满意,路边挑了个小店,打算买份猪扒饭犒劳自己。


“老板,一份猪扒饭!”


听到熟悉的声音,刚拿到肉酱面坐下的顺丰霆几乎下意识的往点餐处看过去,好巧不巧的,和在找空位的邮政峰对上了眼。邮政峰想硬气的瞪回去,再潇洒的走开,可现在午饭的点,小店里一时间,也没什么空座,只有顺丰霆对面的位置还空着。


倒是顺丰霆主动指了指面前的位置,“来这儿坐吧。”邮政峰心里正求之不得,就顺势过去坐下。邮政峰的猪扒饭还没上,只能干坐着,顺丰霆跟着干坐着。


邮政峰偷偷打量着顺丰霆,这个人面相挺好看的,好像没那么让人讨厌唉。


顺丰霆也偷偷打量邮政峰,他看着好白好乖啊,上午那样说他,是不是道个歉才好。


气氛尴尬又微妙,顺丰霆道歉的话酝酿了半晌,只憋出一句,“那个,肉酱面你吃不吃啊?”


【顺丰霆×邮政峰】快递爱情故事

#一发短小预告#

#快递拟人,情节纯属脑洞,现实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邮政峰,英文名EMS  Evan,人送外号"速运小王子"。

 

尽管这个名头叫的好听,但背后不少人diss他是仗着世家背景,又拽又傲的小少爷。

 

邮政峰风言风语听了不少,却也满不在乎。毕竟他的确是个世家小少爷,当初入行也确实借了把家里人脉。最最主要,行业内他一家独大。没有竞争对手的压力,邮政峰价格也订的随心,骑着小单车也慢悠悠的送着货,兴致来了,还跑去不紧不慢的吃个猪扒饭,但生意却是络绎不绝。

 

投诉邮政峰送的慢的客户不少,可邮政峰却有自己的辩驳,慢怎么了?送的安全不就行了。客户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下回还是只能找邮政峰给自己送。

 

邮政峰就这么"安全至上"的做了好些年,赚的盆满钵满,还得意的跟家里宣告自己可以经济独立了。可最近些日子他察觉自己的生意少了许多,好多老客户要么找他取消订单,要么不联系他送东西了。

 

邮政峰正思索着,一个经常投诉他快递慢的老客户给他打了电话,估摸又是催自己去取快递的,"王老板,你再等等啊,我过几天就上门取,肯定不会迟,我…"

 

"唉,峰啊,我是想跟你说不用了,那批货昨天就已经送出去了,过几天你不用来跑一趟了。"

 

邮政峰一听可急了,这王老板可是个大单客户,合着这是来告诉自己取消了?"王老板,你可别唬我,你那批货不是昨天才做好,怎么昨天就送了?"

 

"哎呦,前天别人介绍给我的一个叫顺丰霆的,昨天我的货一做好,他就上门取了,刚刚就说已经给我送客户那去了。不是我说啊,邮政峰,他们家真快,价格也……"

 

没等王老板说完,邮政峰恶狠狠地摁掉了电话,心里把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顺丰霆和王老板骂了个半死,那个该死的王老板一点也不留情面,合作这么多年,说撤单就撤单,更可气的还是那个顺丰霆,不知从哪儿跑来抢饭碗,哪天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脑洞来源:见图,微博梗)





👏👏👏恭喜佛爷后宫又添新人

张启山: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张启山全都要

【霆峰】机长与警长

#天空才是他们应该死去的地方#

机长与警长是绕梁竹马,两家就隔了条巷子。

小时候,机长就踩着自行车,载着警长一同上下学。可后来,机长参加军校飞行员培训营了,不能再每天和警长一起了。

警长知道,那是机长的理想。

机长去军校的前一天夜里,偷偷敲开警长房间的窗户,把攒了好久钱买的怀表送给了警长,笑着伸手捏了捏警长的脸,“怕你想我,送你个怀表做念想。”

警长一手攥着机长送的怀表,一手拍开机长乱捏的手,颇有些气恼语气,“深更半夜敲窗户,谁想你?”

“东东,你等我训练回来,好不好。”机长捧过警长的脸,在警长哭红的眼睛上轻轻啄了口。机长知道,警长嘴硬心软,

警长鼻子又有点酸了,紧紧攥着怀表,点了点头,“好。”

飞行员训练得五年,只有过年才准回家待几天,训练也很辛苦。

警长心疼,可他知道那机长的理想。

五年后,机长训练结束了,回家了。整个人瘦黑了不少,更少了以往几分稚气,多了几分军人英气。警长知道,机长现在是真正合格的机长了。

夜里,床上,机长伸出自己小麦色手臂和警长的比了比,温柔语气,“训练真的没怎么辛苦,你看我这胳膊都比你的粗了一圈。”警长趴在机长怀里,也不说话,只红着眼睛摸着机长肩头胳膊上的伤疤。

机长心都软了,凑过去亲亲警长脸颊,又亲亲嘴巴。最后没忍住,弄得警长第二天没起得来床,还被警局里扣了工钱。

再后来,机长又得走了。前线战场需要飞行员。

警长这回没哭,默默帮机长收拾着衣服行李,还嘱托着机长注意健康保暖,有空就得写信回来,不然警长就去找他了。机长在一旁,眼眶微红着点了点头。

临走时,警长塞给了机长一块新的怀表。打开表盖,里面是前几天两人去照相馆照的合照。

机长把怀表放进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正贴着胸口位置,紧紧攥着警长的手,刚想开口,却被警长打断,“阿霆,我等你。”

机长皱着眉,攥着警长的手更紧,抿了抿唇,“东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也等你。”警长伸手抱住机长,“跟以前一样,等我们再见的那一天。”

警长和机长是绕梁竹马,两家就隔了条小巷子。

他们无话不说,无话不谈。机长说他日后想成为一名机长,保家卫国,哪怕在天空陨落。

警长知道,那是机长的理想,所以他愿意等待,等待他们再见的那一天。

——————————————————————
舒克霆不上映真的,有一些难过……深夜瞎写的,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