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阿祁

当明星也要谈恋爱啊!

天呐!!我也是个团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吕饼人:

01.


 


W是个男子组合,陵越是队长兼门面担当,因为年龄比其他几位成员都大,所以自然承担了照顾各位弟弟们的责任。


 


Mike是团里的忙内,是位来自香港的大学生,组合里的Bill也是来自香港的,两个人说话都有点香港口音,不过Mike说话让人觉得他很软,而Bill则是让别人腿软。


 


苏凯文原本是位老师,现在是团里的主唱,是组合里唯一有交往对象的成员。


 


丁隐才来的时候大家以为他是女生,后来大家才发现,这是个有大鸡鸡的女孩。丁隐长得比较漂亮,不过确实是男生,还是很爷们儿的那种。


 


组合的经纪人是江洋,这位以前是个剪辑师,不知道怎么变成经纪人的。小道消息说他男朋友在他背后帮了点忙。Bill听了以后想象了一下对方把江洋这样那样的画面,拍了拍他的肩膀。江洋推了一下眼镜:“我是上面那个。”“……”Bill把手收回来。Mike问大家这是什么意思,其他人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他们公司很有钱,老板姓何,之所以要把他们拉来组成一个男团是因为老板的老婆追星,老板不想老婆每次都跑那么远去看演唱会,于是自己开了家公司,只有这么一个男团。


 


丁隐说:“那我们还是一哥啊。”


 


陵越被这种追星的热情打动了,对江洋说:“可以邀请老板的老婆来练习室看我们啊,我们给他签名。”


 


江洋摇摇头:“那样和在楼下看到个帅哥有什么分别,老板的老婆喜欢看舞台上的你们和镜头里的你们,不喜欢看在面前流汗的你们。”


 


“……”神奇的追星族。


 


 


因为老板很有钱,所以他们宿舍的条件很好。Mike进屋的时候都要哭了,说哪怕只睡沙发也很开心。然后他那天晚上真的睡的沙发。


 


宿舍只有三间,分配的时候陵越让大家先选了。丁隐毫不客气选了要自己一个人住,其他几个也不太想和他住一间。Mike因为年纪最小所以其他两位又让他先决定,他傻笑一下说想和陵越住,“你们好好哦,都让着我。”这时候Mike还不知道,这是哥哥们唯一一次让着他。


 


剩下的Bill和苏凯文自然住到了同一间。Bill说:“希望你晚上和男朋友打电话不要打扰到我。”“我也希望你和男朋友们打电话不要打扰到我。”苏凯文说。“我没有男朋友们。”Bill说。苏凯文点点头:“原来你打电话那些不是男朋友啊。”“……”Bill怎么觉得自己不论怎么解释都不对呢。


 


陵越的东西不是很多,他把相框摆在床头,Mike凑过来看,发现是个背影。“是你吗?”Mike不确定道,“有点不像。”陵越被他的口音逗笑了,然后摇头说:“不是,是我的学弟。”“你喜欢他啊?”Mike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他虽然没谈过恋爱,却热衷于别人的恋爱故事。“我们是好兄弟。”陵越说。“啊,你们娱乐圈的人就喜欢说好兄弟。”Mike在陵越背上拍了一把,一脸很懂的表情。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哇!我现在也是娱乐圈的人了。”


 


陵越看着他傻颠颠进了浴室,对着床头柜上相框里的背影轻轻一笑,“屠苏,我来找你了。”


 


 


公司里很冷清,他们出了练习室到楼下食堂吃饭,Mike很主动跑去给他们点餐。


 


“老板人好好看哦。”Mike拿着个小的等餐牌立在桌面上。丁隐一边玩手机一边说:“你之前见我们也这么说的。”“因为你们真的都好好看啊。”Mike说。


 


老板拿了五个玻璃杯过来然后给他们倒苏打水,丁隐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老板的视线。


 


这个傻Mike眼光还不错,丁隐想。丁隐把水端起来一口喝光了,然后把杯子往前推了推,“麻烦再给我倒一点。”张小凡又给他倒了满满一杯。丁隐又端起来,张小凡把壶直接放下了,说:“你自己倒吧。”


 


张小凡转身走了。其他四个人努力憋住笑,苏凯文没忍住笑了出来,Bill用胳膊肘撞他。


 


丁隐瞪了他一眼然后说:“口渴不行啊?”“行的。”陵越提起来给他倒水。


 


苏凯文电话来了,他接了电话然后说有事就先走了。Mike说点了五人份的套餐,怎么办。江洋从旁边走过来说他正好没吃饭。


 


Bill抬起手托着下巴盯着江洋看,江洋一脸莫名其妙。陵越低下了头,丁隐继续玩手机。Mike说:“洋哥,你脖子上红红的。”


 


“……”


 


Bill笑得前仰后合,陵越和丁隐都把脸埋起来笑,Mike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有些尴尬,试图补救,于是说:“好像是我看错了。”


 


完全没有效果。


 


张小凡端了菜过来,丁隐主动起身说帮他摆,张小凡冲他说了声谢谢。丁隐问他:“老板,你们食堂就你一个人啊?”


 


张小凡点点头,“我以前一个人做十几个人的饭。现在公司里没几个人,应付得过来。”“以后我来帮你吧。”丁隐说。“你不是明星吗?”张小凡说,“应该很忙才对。”“我们一点都不红,没事。”丁隐说。


 


江洋用筷子敲碗:“你们马上就红了,老板说给你们买粉,放心吧,很快就给你们开演唱会。”


 


张小凡笑了一声:“那祝你们演唱会成功,你们有什么想吃的菜可以告诉我。”“那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丁隐说,“我想吃什么就提前告诉你。”


 


“好啊。”张小凡说。


 


丁隐心满意足坐下了。Bill夹了菜吃,说味道还不错,然后又跟丁隐说:“我有老板电话了,你要吗?”丁隐问他怎么拿到的。Bill说:“你刚刚说那段话的时候我去点餐那里拿了名片,还有微信号,老板叫张小凡。”


 


“Bill对这种事情很熟悉啊。”江洋说。“是啊,我经常点外卖。”Bill埋头吃饭。


 


丁隐扫了二维码加张小凡,张小凡的朋友圈里都是他做的菜。


 


 


他们出道那天微博转发量很高,陵越怀疑是买的,江洋说不是。陵越一看,那条微博被苏星宇转发了。苏星宇为什么要帮他们转发啊?


 


江洋说:“因为他是我男朋友。”


 


Bill原本躺在沙发上,一下坐直了:“我以前不相信苏星宇做慈善,现在我信了,他是心地多善良才能看上你啊!你是不是跟他说他不和你在一起就自杀?”


 


江洋:“……”


 


“为什么许诺也要转发我们的微博哦?”Mike问。


 


苏凯文说:“因为我是他男朋友。”


 


其他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死了这两只

M_ua_:

看峰峰离霆哥太远哀怨的眼神和霆哥炽热的目光&最后一张的今日最佳。
图源水印,侵删。

果然还是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ittlelemon_:

窝瓜又要搞事情了???

不可说的bromance

不动脑子不劳动:



不正经


两分钟睡前读物


 


41.


红茶还是绿茶。


巴西还是阿根廷。


麻辣锅还是番茄锅。


又崩了。


 


42.


陈伟霆。陈伟霆。陈伟霆。


我的屠苏。李易峰。峰峰。


好烦哦,你们是没有别的朋友了吗?


 


43.


陈先生说以我对他的了解是右脚。


陈先生还说李先生是牛奶味。


陈先生可真是不得了,李先生大部分东西他都知道。


 


44.


陈先生和李先生做节目时经常会突然陷入一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爆笑。


笑点到底在哪里你懂吗?


反正我是不懂。


 


45.


被问及喜欢的类型,李先生表示:


能吃能喝能睡。


嗯。


善良,有气质,大方。


嗯。


外形漂亮,内心也要漂亮。


嗯。


威廉也是我的菜。


En……


嗯???


 


46.


大爆炸的live之前陈先生和李先生台下狂奔的身影在相机里糊成了两道闪电。


刚刚接力跑都没有这么快的喔。


集体荣誉感呢?


 


47.


三人行 不理我 示爱


几个关键词就能套出一个越描越黑的新故事,此刻不禁想为马先生发一朵小红花。


 


48.


霆哥逗猫有三宝:


滑水。耳坠。暖宝宝。


 


49.


陈先生李先生有一段时间热衷于暗戳戳的微博互动。


最开始是同天发博。


后来变成隔空喊话。


最后干脆同时上线。


我们懂,肯定不是商量好的。


抛开思想上高度统一这一不可抗力不说,其他一切都是APP bug的锅。


 


50.


已知:陈先生和李先生穿着没来得及换下来的运动服盘腿并排坐在地上听现场,一边打节奏一边跟着唱,偶尔贴到一起咬耳朵说悄悄话,开心得像两个两百多斤的孩子学生时代偷偷逃课出来的小哥哥。


画面很美了对不对?


但请求解:坐在后面涛哥的心里阴影面积。


 


51.


关于两位先生每次秀晒炫式撒糖时的一点揣测:


“从开始变成好兄弟好朋友的时候,到大家开始cp,然后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变,也没有说过这个话题,也就是做回我们自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


不行,我怕你不明白。


 


52.


接力比赛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和陈先生李先生站在一起。


大家:两个人玩得这么好,好像也没我们什么事儿啊???


 


53.


台风夜约火锅,吃完又去泡pub。


知道你们关系好,但下次同车溜走潇洒甩掉粉丝的时候能不能也记得关心一下后面的大伦和保镖哥哥?


 


54.


要论无数衍生角色和广告代言的兼容性不可说从来没在弱的。


陈先生李先生:你们尽管拉郎,有违和感算我输。


 


55.


伤心时需要安慰。


“打给陈伟霆吧,就不是大师兄了。”


铜墙铁壁是你,温柔似水也是你。


 


56.


金鹰节上星光熠熠。


坐在台下的人抿着嘴角,站在台上的人侃侃而谈。


镜头捕捉到的有限片刻里两位先生不露声色,可看向对方的眼神却让人觉得他们好像已经认识了很多很多年。




57.


“倒数结束后要把你的拥抱和祝福送给最重要的那个人。”


一起数完三二一,舞台中间陈先生和李先生相互看看。


那抱一个吧。




58.


听到十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点感慨啦。


可能转过头看看你,我们一起点点头就好了。


 


59.


百分之九十的真人向是披着RPS皮的AU


这篇不是


 


60.


初春炎夏深秋寒冬交替轮转,好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就放心朝前走吧,哪里都不会是终点。


 


61.


TBC


 



我的妈呀!

樱落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禁外转!禁搬运!禁外转!禁搬运!禁外转!禁搬运!

没有化妆的白煮蛋依旧幸福(恩)!求推荐画真人好的壮士

【试写】爱与丘比特


*神特么脑洞,rps,ooc慎入*
*想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这个梗*

一个即墨深夜,陈威廉半盖着被子侧躺在酒店大床上。明明拍了一天戏,疲乏的很,却怎么也睡不着。目光散散看着窗外漫漫黑夜,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奇怪念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丘比特么?真的会有长着白翅膀拿着爱情箭射来射去的小天使么?

觉得这个念头实在幼稚,陈威廉忍不住哧哧笑出声。

“咦?干嘛突然笑?”

房间角落突然响起一个轻轻的清朗声音,吓得陈威廉惊叫着差点儿从床上跳起来。“谁?!谁在说话?”陈威廉只觉得眼前什么东西一晃,唇上一凉,嘴边的惊叫声就被一只软软手捂住了,只剩下“唔唔唔”。

“哎哎哎,你别叫别叫,嘘嘘嘘,我…我是丘比特。”

还是刚刚那个清朗声音,只是带着几分慌张听着有些软糯可爱。尽管小心脏还是扑腾扑腾的,但是陈威廉真的乖乖听话不喊叫了。

陈伟霆瞪大眼睛想借着外面映进来的灯光和月光看清捂住自己嘴巴的人,不…捂住自己嘴巴的丘比特?

好棒啊!!!

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补几个图 有人说我挑角度拍囖……只是觉得另一边没画好加上懒得挪台灯光源比较单一而已辣

【霆峰】炮友系列第二弹之《别扭先生》1

喜欢

Lolorisly:

之所以会开这个坑,是因为不久前看了篇好文叫《白日梦之家》,看完之后也萌生了写篇傲娇甜文的想法,于是有了这篇《别扭先生》,不敢与前作相提并论,只想用心诠释我心中的故事,那文很棒,推荐给大家。






 《别扭先生》




 江洋X苏星宇




 


1




 


 背景是空旷无垠的雪原,白茫茫一片,向远方无尽延伸,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屑,围着矗立在雪地上的两人卖力的打着卷,试图营造出一种悲伤的气氛。




 女主穿着薄纱,颦着眉毛耸着肩膀,泫然欲泣的拼命挤着眼泪,扑闪着沉重的假睫毛,嗲着鼻音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们,分手吧——”




 男主面无表情,垂着眼睛无动于衷。




 “...分手好了!”女主调动着情绪,努力将剧情推向高潮:“我真的无法忍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每天等着你的电话,等着你的短信,睁开眼睛是你闭上眼睛还是你,看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就难过的像要死掉,我不要爱了,我再也不要爱上像你这样一个冷酷无情自私又残忍的混蛋——”




 很好,至少台词没念错。




 轮到男主接词了,惊讶错愕然后怜惜自责,扑上去搂住女主狠狠吻上就OK了。




 但是...




 “...噗。”




 男主笑了,很用力很大声的那种,带着深深的嘲弄和嫌弃,像是忍了很久。




 片场所有人都僵住了,包括离他最近的,手里还抓着一把尚未撒出去的人造雪粒的场务。




 “呵...”苏星宇又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带着尚未褪去的笑容,毫无歉意的耸了耸肩。




 坐在监视器后面的导演叹了口气,站起来猛地摔掉手里的对讲机。




 苏星宇摸摸眉心,仍是不为所动,看着自己的助理田心从人群中冲了过来,带着一脸尴尬,一边弯腰一边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休息一下,请大家喝饮料...”




 苏星宇便转身往景外走,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女主喊了一声,将原本稍稍活动了两下的工作人员又重新定住了。




 “苏星宇!!!”女主踩着高跟鞋过来,怒不可遏的表情让她的浓妆看起来有点恐怖:“你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迟到早退无故缺席也就算了,简简单单几句台词你拍了十几条都不过,演技烂人品差没关系,我拜托你至少敬业一点,不要总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片场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屏气凝神如临大敌的望着女主,看着苏星宇脸上的表情仍旧没什么变化,还是挂着那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笑容,慢慢的,转过身来,又笑了笑,对女主说道:“时间?拍这种烂片赶什么时间?上映了也没人看,不过就是条加长的广告片而已。”




 制片手里的稿卷掉了,回头看了一眼导演。




 倒是女主呼了口气,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苏星宇,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像是与这种人合作实在不耻:“嫌剧本烂你可以不接啊,在我这耍什么大牌?有本事去拍鬼才导演JAMES的电影啊?!可惜你这种要演技没演技要人品没人品靠选秀节目出道在娱乐圈混了八年都还是半红不红的十八线老鲜肉,人家大导演根本看,不,上!!!”




 场记手里的打板掉了,砸碎了摄影师的镁光灯。




 苏星宇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




 “呵...”苏星宇点点头:“说得好。可惜...你为了能和我这种十八线的老鲜肉对戏,不惜带资进组,还把导演、制片、场记、剧务,上上下下全睡了个遍,你这种职业道德,我真是...自愧不如。”




 “你——”




 “还有...”苏星宇靠过来,偏着头扫了一眼怒目圆睁恨不得当场撕了自己的女主,笑了笑,说的云淡风轻:“...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跟你拍吻戏吗?”


 


 苏星宇垂下眼睛,慢慢撤回身子:“因为,你有口臭。”




 身后是女主崩溃的尖叫,苏星宇勾起嘴角,在心里比了个‘耶’。




 一直到坐在保姆车里,噙着番石榴汁玩手机,苏星宇的心情都出奇的好。




 直到...




 车门被人踹开,眉姐沉着张脸从门外进来,苏星宇划着手机,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嘭的一声把车门关上,眉姐双手叉腰,怒气腾腾的瞪着一直在玩消消乐的苏星宇,走过来一把把他的手机夺了,往车厢里一扔,苏星宇哎了一声,然后翻翻眼睛叹了口气:“马上就通关了...”




 “通关?!”眉姐扬起声音,脸色已经很不好看:“我拜托你把玩游戏的热情放一点在你的事业上,还有最后几场戏就杀青了,怎么就不能坚持?!”




 “呵...”苏星宇冷笑了一下,满脸的不屑:“事业?混饭吃而已,不用说的这么严重——”




 “混饭吃?!”眉姐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睨视着苏星宇:“饭也分三六九等,我今天能给你吃锦衣玉食,明天就能给你残羹剩菜,苏星宇,你最好清醒一点,别把你的饭碗打了,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我的饭碗?!”苏星宇扬起下颚,冷冷的凝视着眉姐:“这八年来你从我身上捞了多少好处,我被你们啃得渣都不剩了——”




 “哈!”眉姐仰着脖子的嗤笑出来:“苏星宇,你别忘了自己什么出身,这八年我帮你擦了多少回屁股,没有我你会有今天?!你欠的那些债,还有你那酒鬼老爸,要不是我,你说不定在哪个夜总会卖屁股呢!”




 “是!”苏星宇飞快的接口,脸上是嘲弄讥诮,眼中却挂满冰棱:“所以你让我拍烂片我也拍了,让我炒绯闻我也炒了,陪广告商喝酒吃饭唱K我也去了,下一步你是不是准备让我跟哪个大导演上床睡一回好拉个资源回来啊?!”




 眉姐盯着他,嘴角微微一笑:“...需要的话。”




 苏星宇仰视着眼前这个平静到可怕的女人,嘴角抖了两下,别开头骂了一句:“去他妈的!”




 眉姐却根本无视,掏出手机一边查看行程一边机械的说道:“赶快把这部戏搞定,我给你接了一个青春偶像电影,下个月就拍。”




 “不拍。”苏星宇望着窗外:“要拍你拍。”




 “你最好听话一点。”眉姐收起手机,抬手勾起苏星宇的下巴,捏着扳向自己:“趁着年轻,靠着你这张漂亮的脸,多过几天人气偶像的好日子,否则...”




 眉姐仍旧笑着,那张离苏星宇近在咫尺的烈焰红唇像一个可怖的黑洞:“违约的话,只好拎着你的行李,从那间高档公寓里,滚,出,去。”




 说完,眉姐拍了两下苏星宇僵掉的脸,下车交代了田心几句,让她最近盯紧一点,田心跟着眉姐去拿了新戏的剧本,等她折回保姆车,发现那里空无一人的时候,苏星宇早已拦车去了机场,买了一张飞往欧洲的机票,等到片场炸了锅,满世界找不到人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头等舱里,噙着香槟数云了。




 鬼才听话,做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