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霆峰】我可以忘记你(一)

#我瞎写,你瞎看系列#
◎霆峰衍生
◎BGM 如题,黎明的  《我可以忘记你》

记不清这是制作人第几次开骂。音准不对,节奏又错,情绪不到位,录到最后,整个录音棚里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包括录歌的苏星宇。

制作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连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苏星宇,只冷冷的丢下一句“算了,你估计也就这个水平”,拿着他发脾气时揉烂的那份曲谱就走了。

田心紧皱着眉,看了苏星宇一眼,赶紧跟上制作人,不断的赔礼道歉,解释只是苏星宇今天状态不好。

苏星宇木木的摘掉耳机,看着手中的曲谱,唇线紧抿眉心拧成结,叹了口气,松手任由曲谱散落地上,双手插进兜里,冷着脸走出了录音棚。

他不敢往周围看,不敢看那些盯着他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的话会有多难听。

田心处理完制作人那边,回到保姆车里,苏星宇正拿外套遮住脸,瘫在后座上。田心知道苏星宇分手后一直状态不好,却没有想到状态差成了这样,无奈的摇摇头,就让司机开车直接到苏星宇家楼下。

一路上,田心试图打破僵局,用尽量轻松语气告诉苏星宇制作人已经同意再给一次机会,录制改到下周三,这几天没安排其他工作,可以好好休息。

可不管田心说什么,苏星宇一直保持着外套蒙面的瘫坐姿势,动也不动一下,田心都怀疑他是不是把自己闷晕过去。直到提醒他已经到家楼下,苏星宇才有了动作,取下外套起身下车。在车门口苏星宇突然停下,扭头看着田心,声音有些沙哑,“今天我……我下周三会调整好的。”

苏星宇和江洋分手了,就在前些天。一个最近刚起头的新人演员被爆出被包养的丑闻,顿时在网上被扒了个干净,真真假假的黑料疯传发酵,其中有一个是这个新人演员陪睡导演换来一个正在拍的新剧角色。而这个演员正在拍江洋的剧。

苏星宇自然是不信这种说法,但他还是忍不住打给江洋,他想安慰江洋,也想听江洋亲口否认。

可是讲着讲着,两个人就吵了起来。苏星宇在气头上,也记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吵到最后,江洋沉默许久来一句,“苏星宇,我们这样,好累。”

像尖锐的针猛的扎进心里,太过突然,扎的苏星宇整个人都懵掉,说不出一句话。

吵架像是被摁下了终止符,电话两端都在沉默。常说恋人在一起久了,简短几个字,就能知晓对方的意思,浪漫一点的说这是心意相通。

而苏星宇那一刻却恨透了这种心意相通,他想装傻不懂江洋那句话意思,他想说,那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聊。但紧抿良久的嘴唇上下碰撞,是一声“好”。没有人说分手,但都心知肚明是什么意思。

苏星宇窝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出神。从那通分手电话,想到和江洋的初次相识,从第一首为江洋写的歌,想到那个在网络上被人津津乐道的包养丑闻。

眼角泪滴落到沙发垫上,苏星宇才发现视线被泪水模糊掉了。鼻子红红,耳朵红红,某个念头在心里越来越强烈,抬手揉掉泪水,从沙发上起身,拿帽子和黑色口罩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

最后一次,他想见江洋,很想。

江洋看着散落桌上的待修订剧本文件,心里很烦躁。最近很倒霉,天降一口锅,网上绯闻满天飞,剧组里也时不时被人用异样眼神打量,更有不少狗仔记者想从他身上挖消息,但是全都被他臭脾气的骂走,不用想,第二天的娱乐新闻无一例外把江洋塑造成了一个潜规则新人的混蛋。

江洋还和苏星宇提了分手。直到现在,江洋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他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只沉浸在工作里,即便,是暴躁的工作。

桌上手机不断震动,是梦小言打来的,江洋揉了揉眉心,接起电话,语气中满是不耐烦询问什么事。梦小言说,今晚的夜戏拍摄,又狗仔来片场偷拍,和工作人员起冲突了。江洋气地骂了句“操”,挂断电话,抓起桌上的钥匙就往片场赶。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