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暗恋那件小事(秦朗X许诺 甜 肉渣小清新)

cp虽冷,够暖够甜,这对cp我萌了

sevenmiao:

Chapter 01


 


许诺的睡眠很浅,以至于深埋在柔软布料里的电话刚一震动,就被他无意识地接起放在耳边,从太阳穴处一跳一跳传来的疼痛和酸软的肌肉齐齐控诉着他刚进行了一场宿醉。


 


“喂。”他的声音很轻,好像怕吵醒自己似的,不过显然对方没有这种体贴,从电话传出的中气十足的女声透过耳膜传到乱成一团的脑子里,把他重新拼凑起来的睡意震得七零八落,“起!床!开!工!啦!快起来,还有二十分钟我就能开到你家楼下。”


 


“嗯……今天不是周日吗?”


 


“周日?大明星你脑子坏掉了吗?你什么时候还有周六周日了,别赖了快起床,刚还前面有个红灯为你多争取了一分钟。”


 


“我是受劳动保护法保护的……我……等等……大明星……您是不是打错了?”许诺被酒精浸泡过的脑子才发现一切有一点不对劲,他手里拿着的不是他自己电话,悬挂着的过分骚包的吊灯也提示着他一睁眼就能看见的天花板不是他熟悉的那块,身边还多了一个正喘气的,男人。


 


“打错了?呵呵,别闹了,为了提供一流的叫醒服务你的手机号在我这里默认是第一位你狡辩也没有……等等,你不是秦朗?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我是他的经纪人,请帮忙叫醒他,二十分钟以后我来接他。”


 


“哦……等……”对方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而许诺从自己尾椎骨下方传来的细微疼痛感里慢吞吞的理清了一切。


 


时间:周六晚上 地点:对方家里 人物:许诺、秦朗 事件:酒后乱性,且是被上的那个。


 


“喂”许诺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一旁还在睡的男人,他是素颜,额前搭了几绺碎发,眉目舒展,下巴上刚冒出一圈青青的胡茬,和平日里公交车广告牌上陪许诺等公交的精英男形象除了英俊以外没有一点相同。


 


“别闹。”秦朗一把抓住许诺的手,塞进脸颊和枕头之间。


 


许诺费力把手抽回来,看着自己的手背,脑子里只有放大的三个字:他!舔!了!许诺眯了眯眼,在秦朗耳边使出向领导表忠心的劲儿大声喊,“起床!”


 


秦朗的眉头皱了一下,直接连许诺一起卷进被子里,头埋在许诺的胸前,双手环住许诺的腰,修长的双腿挤进许诺的两腿之间,拒绝说话。


 


许诺发现自己可耻的萌(ying)了。


 


早在秦朗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之前,许诺就一直注视着秦朗,说秦朗是许诺的暗恋对象也不为过。


那时候许诺的寝室四个大男孩里有三个都是玩乐器的,另外三个每天叽叽喳喳的吵着要许诺也加入乐队,为的是许诺在唱k是不小心暴露出的一把好嗓子。


 


让许诺改变主意的是一支歌。


 


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秦朗抱着把吉他穿着牛仔裤,白T恤,坐在独脚凳上,单手扶麦,意气风发的笑着对台下说“本来今天该唱的是定好的曲目,可是很糟糕,我连一丁点都想不起来了。”


 


许诺和旁边的哥们双手撑在嘴边大声吵嚷着起哄。


 


然后秦朗拨弄了一下琴弦,朝着分贝最大的地方抛了个骚气十足的眼神,再次开口“所以,在这里,就唱一首我自己的歌。”


 


那一刻许诺看到秦朗在台上闪闪发光。


 


一首歌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许诺的眼神却再没有离开过秦朗。整个大学生涯里,许诺都没有尝试着和这个比他大一届的学长说上一句话,他只是默默的沿着秦朗走过的路,组一支全是好兄弟的乐队,写一支自己的歌,到大大小小的酒吧驻唱,唯一没完成的是签一份只属于一个人的合约。


 


许诺的暗恋在好兄弟们恨铁不成钢的眼神里无疾而终,他最终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上,找了一家公司做父母口中正正经经的小职员,每天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如果有可能,在稳定下来存满首付的房款,可能在一场相亲后他就会牵着一个香香软软的女孩子的手过一生。


 


而现在硬邦邦的秦朗窝在他的怀里,鼻腔里轻轻的呼吸绕在他的心口,他俩胳膊贴着胳膊,腿缠着腿,跨前硬热的肉块抵着硬热的肉块。


 


许诺脑子里突然想起一句他们寝室老大说过的话,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他用尽最大的想象力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临怎么叫醒睡着的秦朗的问题,他通常想的都是怎么叫醒做梦要睡秦朗的自己。


 


鬼使神差的,许诺把手放在了秦朗的下半身,上下动作了起来,秦朗随着许诺手上越来越放肆的动作迷迷糊糊的小声哼哼,秦朗的眼皮动了一下的时候,许诺脑子一热凑了上去,舔咬了一口秦朗的耳垂。


 


秦朗睁开眼睛只看到了许诺颤动的发旋。


 


“你……嘶……”


 


许诺,十分钟叫醒秦朗(1/1)


“看什么看,这不是叫醒你吗?”许诺假装(划掉)淡定的坐起来,从床头抽了一张纸巾缓缓擦手。


 


“很……有创意。”


 


“额……你经纪人叫你起床,好像挺急的。”


 


“她每天都这么急。”


 


秦朗掀开被子,转身进了浴室,五分钟以后他裸着身体,边擦头发边说“浴室可以用了,我这里打不到车,一会儿一起走,先送我去公司再送你……还是,你要等我回来?”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秦朗的人设难道不是拔屌无情吗?!


 


“发什么呆?看着挺机灵的啊。会做饭不?给我煎个鸡蛋,单面。”


 


“哦”


 


“那还不快去?”秦朗哭笑不得的看刚才还像个风月老手镇定的不得了的许诺,他觉得现在不用去厨房,许诺的脸上的热度就可以煎熟一个鸡蛋。


 


许诺从地上匆匆忙忙捡起裤子套上,上身披着衬衫,衬衫胸前的三颗扣子已经不见了,宣告着昨晚发生的事情,许诺头上的蒸汽又明显了一些,他直接冲出屋子,过了两分钟又红着脸冲了进来。


 


“那个……我叫许诺。”


 


“额……我叫秦朗。”


 


“我知道,大明星秦朗,我们公司好多人喜欢你!”


 


“那你呢?”


 


“我去煎蛋!”


 


秦朗望着许诺穿错了自己的裤子再次急吼吼的消失的背影,小声嘀咕,“原来不是不害羞,是反应慢啊~”


 


周日清晨,蝴蝶扇动翅膀,拨片滑过琴弦,他的唇描摹过他的掌纹。




tbc

评论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