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MikeX项允超]喂不饱的恋人 章一

吸血鬼的梗好萌的!!!!!

舟上寒鸦:





  文案:


  


  Mike是项允超在“交易市场”买回来的一只吸血鬼,喂饱的时候是可爱的会撒娇的男孩子,做饭整理房间烤点心泡咖啡样样都行,没喂饱的时候……


  “别闹,我要去开会。”项允超看着对方手上拿着的小玩意哭笑不得。


  Mike面无表情,眼睛变成暗红色,嘴角的尖牙露出,伸手解开他刚扣上的皮带:“你让我饿了两天。”


  “那是临时有事出差。”项允超有点无奈,还是配合他脱掉了裤子。


  带着这东西去开会,果然今天又将是难熬的一天。哎,自己养的恋人,果然要负责喂饱才行啊。


  


  章一


  


  项允超是在满25岁的时候,知道自己“Bloody”体质的。


  Bloody,血液、血人、鲜血供给源,吸血鬼最好的饲养者。在这个世界,吸血鬼是一种十分普遍而寻常的物种,游走于大街小巷、高楼别墅、夜店酒吧,他们或被人饲养,或自己寻找食物,通常每天只要喂200毫升的血液就可以让他们存活下来。


  大部分人类都愿意饲养吸血鬼,因为他们长相出众,在饱腹的情况下都有着极好的性格,且非常能干,可以处理家务,能力出众者还能分担工作。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每天提供200毫升血的,这种情况下,就会出现多个人类饲养同一只吸血鬼的情况。


  人们把这种情况,称之为“组合家庭”,以区别于传统的“夫妻家庭”。但吸血鬼天生的魅力使得组合家庭中的成员也经常对其产生爱情,想要独占对方。这个时候问题就出现了,一旦同时有两个甚至以上的人类爱上了家庭中的吸血鬼,这个家庭,就即将破裂了。


  事实上这种情况非常普遍,这时候的吸血鬼,或者被胜利者独占,却因没有足够的血液而变得暴戾,失控伤人,最终被人道毁灭,或者就选择离开,寻找下一个适合的家庭。


  这种循环让吸血鬼们都愿意遇到一位Bloody,既可以被对方独占,也可以永远有充足的血液供给。


  而Bloody,更愿意,或者说必须饲养一只喜欢的吸血鬼,因为只有吸血鬼,可以让他们高潮。


  “所以说赶紧去养一只。”苏星宇朝对面的助理比了个手势,示意对方先回去,戴上墨镜钻进了项允超的车里。


  “我难以想象碰到一个比我还强势的男人。”项允超转动着方向盘,向预定的餐厅开去,“你那位太可怕了。”


  “对待那种军人一样的男人,对他撒娇就可以了。”苏星宇朝他一笑,将墨镜推到头顶上,目光一闪,就换了一个天真无辜的表情。


  不愧是演技派。项允超在心里赞叹一声,摇摇头,笑道:“我也难以想象自己撒娇的样子,但对方对我撒娇,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Bloody是只能被吸血鬼上的,所以你就别妄想找个伴侣自己压倒了。”苏星宇拉下墨镜,忽然语气暧昧起来,“他们体力很棒的,只要喂饱了,通常都可以做一晚上。”


  “我真好奇你哪里来的体力每天去拍戏的。”项允超笑起来,开着车向前方驶去。


  


  “交易市场”是购买吸血鬼最好的场所,不是用金钱,是一次性提供1000毫升血液交换。这里的吸血鬼都是国家记档的,有新生儿也有经验丰富的成年人,随意挑选,性格不一,但都可以保证的是:没有伤害主人的记录,他们不一定忠诚,却绝对的温柔和服从。


  项允超在里面转了半天,收到不少闻到他血液味道而兴奋的视线,好几个中年吸血鬼表示愿意主动被他购买,都被他微笑着回绝了。他不想找中年人,至少,不想要超过30岁的。


  吸血鬼的寿命很长,但同样,Bloody的寿命也很长。


  他在一个抽烟的老头面前停了下来,对方身后站了几个很可爱的男孩子,都在好奇地打量他。


  可我也没有恋童癖。项允超看着那几个换算成人类最多不超过16岁的孩子,就是16岁那个让他停下来,但是看了一会儿,还是摇着头打算离开。


  “你想要一只什么样的?”老头叼着烟枪开口了。


  “至少,18岁满了。”项允超对他笑了笑。


  “性格呢?”老头又问道。


  项允超想了想,认真道:“忠诚。”


  他是Bloody,足够一个人饲养一只吸血鬼,所以相对应,他希望对方只忠诚于他。


  老头眯着眼打量他一会儿,从架子上取下一只笼子,里面是一只正在睡觉的蝙蝠:“用你的血,喂他三天,觉醒后就只认你的血了,如果你能喂饱他,他肯定会一直忠诚下去。看在还要让他觉醒的份上,就收你500毫升血液吧。”


  项允超递给他准备好的血袋,将蝙蝠和笼子一起拎了回去。


  喂养恋人的生活,正式开始。


  


  Mike睡了整整一晚上才醒过来,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闻到了很香的血液味道。他睁开眼,面前正站着一个青年,用勺子搅动着一个白瓷盘里的血。


  好香!Mike兴奋起来,拼命地扑打着翅膀。


  项允超看他一眼,打开了笼子。


  蝙蝠从笼子里飞出来,绕着瓷盘上空转了一圈,直接跳了进去。


  项允超微微眯眼,看来觉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教他要好好进餐。


  Mike喝光了瓷盘里所有的血,肚子鼓起来,仰躺在碟子里消化,尖嘴里噗出一个个小泡泡,蝙蝠式打嗝。


  项允超看了他一会儿,回书房工作了。


  Mike在碟子里躺着,等觉得自己飞得动了,扑腾两下,飞到了书房。


  “你叫什么名字?”Mike围着青年上方打转,发现青年有一张很漂亮的脸孔,完全不逊于吸血鬼。


  项允超有点意外于他竟然现在就会说话,还算好听的少年声音,看过去一眼,回答道:“项允超。”


  “项允超……项……幸运钞?”蝙蝠似乎没有听懂,不知道到底是哪几个字,反复念了几遍,重复道,“钞?钞票?”


  好像还是只财迷的吸血鬼,项允超有些无奈,在纸上写了一遍递给他。


  蝙蝠用两只爪子抓住白纸,停在桌子上,歪头看了看:“项……允……超。超超,超超!”


  他对前两个字不太能理解,索性就一直喊最后一个字。


  项允超觉得喊“超超”有点幼稚,想了想道:“叫我阿超吧。”


  “阿超,阿超。”蝙蝠重新飞了起来,过一会儿道,“我叫Mike。”


  项允超有点意外,Mike?外国血统?他倒是没想过找个外国吸血鬼,虽然很多人偏好这一类型,但他还是喜欢黑头发和黑眼睛的男孩。


  不过既然已经买回来了,不管什么样子,都是要接受的。


  Mike好像十分兴奋,绕着他不停地说话,说得项允超有点不耐烦了,敲了敲桌子,指着电脑屏幕道:“我还有工作。”


  “哦……”Mike应了一声,似乎有点沮丧,但很快就打起精神,“我可以出房间吗?”


  “去外面也可以,不要跑太远,记得回来的路。”项允超对他嘱咐道,视线停留在屏幕上,再没抬头。


  Mike绕着他转了一圈,飞出了书房。


  


  中午的时候项允超没看到Mike的身影,略有些在意,但还是没多想,自己一个人吃饭了。傍晚的时候Mike还是没回来,他有点着急了,不会是跑了吧?虽然还没有培养出深厚的感情,但他这么忙,再去跑一次交易市场,太浪费时间了。


  就在项允超打算去附近找找看时,Mike跌跌撞撞地飞回来了。


  他饿了。


  “阿超阿超。”Mike扑扇着翅膀大喊,“喂我喂我。”


  项允超眯着眼睛打量他半晌,道:“不是每天只用喂一次血吗?”


  他早上可是放了500毫升的。


  “我飞太久了,累了。”Mike的声音有点委屈,停在桌子上走了走,缩着头,像是有点担心他不愿意给。


  “你飞到哪里去了?”项允超随口问道,拿出小刀划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又放了一小碟血给他,然后用绷带缠好伤口。


  Bloody身上的伤口可以很快地自动愈合,释放1000毫升以内的血也可以在24小时内恢复。不过等Mike觉醒后他就不用再割腕了,吸血鬼可以自己吸血。毕竟划出伤口的那一刻他还是会觉得疼的,而被吸血鬼吸血,听说只有些微的疼痛,对于Bloody而言,更多的,是一种类似于高潮的体验。


  项允超看着在碟子里扑腾的蝙蝠,心里猜测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子。


  只要三天就可以知道了,他想着。


  然而,在这一天晚上,他睡得迷迷糊糊时,就突然感觉身边多了个人。他睁开眼,面前是一个黑色头发,闭着眼睛的少年。少年身上没穿衣服,正缩在被子里,手搂着他的腰。


  项允超扭头看了一眼笼子,空的。


  他又回头看少年,戳了戳他圆鼓鼓的脸,觉得好像有点可爱,他轻声道:“Mike?”


  Mike应了一声,睁开了眼睛,朝他甜甜地笑起来,唤道:“阿超。”


  项允超盯着他漆黑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的怔神。


  Mike把头埋进他脖子里,嗅了嗅,然后笑道:“你好香。”


  项允超回过神来,感觉他的牙齿在自己脖子上磨來磨去,顿时有点好笑道:“你晚上不是喝了血的?”


  “可是闻到你的味道我就饿了。”Mike舔了舔自己露出来的尖牙,眼睛的颜色深了起来,声音却还是少年式的撒娇,“我想咬你。”


  “你咬吧。”项允超闭上眼睛,拍了拍他搂在自己腰上的手。


  尖牙刺破了皮肤,那一刻,他们同时发出了呻吟。


  Mike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几乎是一声叹息,带着初次成长的满足感和愉悦的心情。


  项允超是从口中呓出,他张开嘴,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对的体验,他整个身体都几乎颤栗起来,全身的血液仿佛可以感受到般的流转,逐渐沸腾,滚烫。


  他觉得连呼吸都变得炽热起来,25年没有产生过的情欲,在这一瞬间,爆发。




PS:《栀子花开》明天最后一章完结,开个新坑,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o^)/~

评论

热度(92)

  1. biubiu~Qi呀舟上寒鸦 转载了此文字
    吸血鬼的梗好萌的!!!!!
  2. 西瓜女皇舟上寒鸦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 舟上寒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