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陈霆x崔艾伦] 有生之年 1

霆伦,我喜欢

青花鱼:

----------------------------


又稍微动了一点


按道理此处该有概要,但写出来发现没有按设定走的掌控力


所以这是篇作者都不造结局的东西


尽量HE




----------------------------




下了酷似密云的高速,从桃树街、转桃树路、再接桃树工业大道,去整形小作坊的感觉更强了,坐在“面滴”后面,崔艾伦想直接回国。


印度司机操着念什么听着都像嘎利的英语,连比划带说,最终还要靠google map,现在他手机攥司机手里,想发微信都不行。只能看窗外,想着走前陈姐说既然没什么工作,不如趁机修整一下。


不是休整,也不是进修。走偶像路线的,被提这种要求,既理所当然,又打击沉重——才刚出道,有过歌录有过剧拍已经不错,还没实力可体现的时候,外形也被质疑。


穿到小路里,总算有了点儿富人区的样子,两三百米都是一家的院儿,透过大门只能看见草坪树篱和房角,院大、房大、树种多,一看就是设计过的。刚放心走了不到5分钟,面包车拐上一个小窄坡,右边一片工地,左边六层楼房,竟然就到了。


说好的世界第一呢? 


中规中矩的地方,被礼貌的接待,被礼貌的要求等待,拍了照片填了表,被礼貌的领进另一个房间等待,盯着表二十分钟后,门开了,进来一位鹤发童颜的和蔼老头,温暖的握完手,坐下来问他,你想改变什么呢。


对话立刻进行不下去。


医生示意助手递过镜子,侧举在他脸庞,和颜悦色地继续要不你给我指吧。


崔艾伦侧过脸,看着镜子里一脸茫然的大眼少年,真想说我觉得自己挺好的。


然而,不行。


想着提案里的内容,艾伦指了指眼皮。再一番沟通,老者依旧和蔼,大笔一挥,我认为乌伊诺医生更能满足你的要求,这是他的联系方式,还有问题凯茜会帮你回答,起身走了。


回到酒店崔艾伦仍然恍惚着,到底干嘛来了。跋山涉水,见一个提前一周打电话就能约到的世界第一,第一看两眼说我不管找别人。


被茫然包围,在床上躺个大字,又想起陈姐的话。艾伦,你还没什么影像资料,问题也确实存在,趁现在修整一下,再出现也可以说长开了,挖不出什么。安排说的极简短,然后递过一份A城艾默里诊所的资料和预约。


陈红玉的办公室很大,还是套间,外间玻璃墙,常年一览无余,内间的门,重要或保密议题才会关。本来陈姐就是高级负责人,能进办公室已经很激动,坐下之后又被叫起来关门,再坐下一只蝴蝶胃里翻飞。


结果兜头而下一桶充分混合的冰水。


大概接完文件表情太精彩,陈姐又加了一句,你现在和别人共用助理,这次就一个人去,去干什么你助理不会知道,以后连内部都没消息漏,珍惜这个机会。


到现在也没接到过公司其他人包括助理的信息。


一礼拜了还这么抗拒,当时表情肯定更崩溃,拿一厚打文件从关门的内间里出来,简直像被解约了。


公司的人没特别熟的,自己只是助理工作的一小部分。平时的人缘足够没人落井下石,又不够有人嘘寒问暖。


还真神不知鬼不觉。


好像是好事儿?借着这股劲儿打了乌伊诺预约,果断排到俩月后,不想干等干脆又约了第一看看,不挑时间的话十分好约,三天后就行。


在此期间崔艾伦在酒店周围看了一圈儿,小艺人预算不多,酒店只有一礼拜,文件交代去了自己找地儿租,好在是列了参考小区选择。然而小区虽好,只租裸房,家具自备,这么一来怎么搞成本低还要再想。


方案没出来,又到了去找第一的日子。


可能是有具体事情忙,折腾了几天阴郁散了些,看接待的姑娘们都觉着比第一次热情,个个眼角眉梢带笑,好像走路都比第一次来轻盈。


崔艾伦跟着也高兴了点儿,从被要求动脸,长途飞行,时差,落差,约期不顺,租房不灵,到现在,终于有舒一小口气的感觉。看向窗外,郁郁葱葱高高低低,目之所及皆是一片绿色,不远处高大树木间露出一个金顶,在总是很蓝的天空下灿烂的晃眼。


"Aaron Cui" 


隔开等待区的门打开了,除了喊他的护士还有另外一群人往外走,


卧      操 


陈姐办公室算什么


送他出来的护士们满面春风。被送出来的人,照亮了本就明亮的大厅。走起来自有一番雍容,衣服上每个皱褶,都带着韵律般恰到好处。


崔艾伦看见他的光照亮漂在空中的微尘,看见他脸上浅笑的窝和记忆中大笑时酒窝的位置重合,听见他用记忆里的声音对一个粽发长腿的姑娘说好,然后听见一个陌生又发哑的声音,用中文,喊了一声陈学长。


崔艾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


他只知道陈霆听见了,当然听见了,他都看过来了,然后他看见陈霆的笑敛了一点点。窗外有云把太阳遮住了? 再然后,他听见客套的一句学弟。


他还听见脑袋里有词冒出来“.......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然而能不能,把这场相逢,换个地方




---------------------------




本来码的不那么艰难,正主一登场立马跪了




----------------------------




 @繁花绮梦  




这个实在是...  ... 


第一次写,大约是基于评论实在写不出什么水平,而买本更像索取胜过答谢,然后脑抽得觉着要不也写个啥? 这样的思路而来 (——然而你就仗着人家人好,这样圈人家来读么=。=)


总之... 我去点发布了.................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