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陈霆x崔艾伦] 有生之年 29-30

啊!啊!啊!萌哭了!!

青花鱼:

29-30 合章




 -




“你呆会儿怎么回?”崔艾伦坐车里问。


“我晚些飞,跟你一个航线,可能在一个塔,可惜不能送你到登机口。”


他们都坐后排,吻了一会儿陈霆退开些说:“你该走了。”


他凑上去:“还有十几分钟。”


陈霆亲亲他下了车坐到前排:“那是用来缓的。”


他低头看了看帐篷,歪在后座上,躺了会儿问:“真随叫随到啊。”


前头说:“嗯。”


“那我得好好要求假期。”


“好。”


 


 


异地恋最美妙的事就是点缀在漫长别离间的重逢,纽博格林、亚特兰大、火奴鲁鲁、北京、上海……像一颗颗星星,闪在分隔两地的黑夜里。


星空再美,也渴望极夜有尽头。


 


 


大概两年左右。


 


崔艾伦靠在床头手机支在腿上:“我退休吧。”


“行啊。”陈霆在写字台前,松开键盘靠进椅子。


“你同意?”他心里轻快起来。


“干够了就退呗,现在开始计划也不算早。”陈霆就事论事道:“签了的是不是要拍完,你那个季播剧最长吧,拍到哪了。”


也是,就算退休全部毁约也太不负责,哪怕不新签手里攥的也够他再忙一两年。


见他不说话了,陈霆安慰道:“你又不是真的不想做,看看好的地方,有几个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还成功。”


“可我想见你。”


“见啊,过几天不就见了。”


“不一样。”想天天见你:“不在一个地方太长的话,你会不会想和我分开。”


“不会,怎么问这个。”椅子里躺的人完全没有紧张感。


这问题听他问多了对方回答模式都是固定的。感情稳定难免平淡,加上异地寡淡的水都不如,农夫山泉还有点儿甜呢。


“没什么”崔艾伦有点儿恹,没按套路接。


“你想和我分开?”


“现在不想。”


“以后想?”


“以后也不想啊,我是怕你想跟我分开。”绕回套路上。刚才忽然很想看陈霆为自己着急的样子,好像就没有过,但也不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我不会和你分开。”模式答案。


“哦。你说的啊。”他躺下了:“算不算呐。”


那头笑了“什么时候说了不算过。怎么躺下了,去不去开工。”


“罢工了,多陪我会儿。”


“今天不行,车库已经响了,争取见面前弄完专心陪你。你歇好再上工。”


这才聊了几分钟,还有别的事儿没说呢:“那你圣诞过来?”


“圣诞算了吧,你档期紧我也忙,春节附近怎么样,到时候可以长时间陪你。先这样?”


“不许挂!”然而喊完不许挂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他一手搭脑门上,另一只举着手机,画面那边的人也是坐着,看了一会儿听见上楼梯的声音。


“这回差不多了。”画外音进来了,画面里路过文件夹的抛物线和吧嗒一声:“我下楼弄点儿吃的,这些你先翻。”


再看也开不出花:“我上工去了。”


“好,拜。”


之前插进视频的重要电话发展成重要上门。人他见过一面,当得起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短信按过去“我说,你就不担心我吃醋?”


隔了一会儿。


“你不需要。”


唉,陈霆每次回这种问题从来不用浪漫的话,简洁直白给结果,开始觉得霸气无比脸红心跳,时间长了,读个没语气的句子有点儿不爽。


“今天要和你弟搂着滚,吃醋么。”


“坡陡不陡,你小心点。”


“……重点能不能偏一次,偶尔吃个醋行不行。”


“我知道不需要。”


这句读着脸上倒有些发热。“装一下嘛,让我平衡平衡。”


“好,我吃醋了。”


他端着手机等着,半晌没下文。


“要不要这么敷衍!”


“好,好,下次敬业。我们要拟个东西,一时回不了,你先忙。”


得,他现在真有醋意了,羡慕姓邵的能被‘我们’相称、能跟陈霆并肩工作、还能大晚上共处一室。


既然下次敬业,晚上回来他发:“你弟越长越像你 [口水]”,发送图片,图片上秦朗刚妆完麒麟,他特地捡了最性感的一张欠招。


“同一部戏,他这样你需不需要炼?”


收的呕出一口血,“下 次 敬 业 在 哪 呢 ?再给你一次机会,小哥腹肌好不好看[口水]。”


“好看。明天要带的证件拿了么。”


“………………”


二十多个小时之后,他先到了一个人躺在房间临窗的长椅上,百乐宫楼下的喷泉随着音乐跳动。上次来是夏天,路过喷泉风吹水雾飘在脸上。


感觉好遥远。


想着想着睡着了。




点这里




换房间真用的宠物理由。赔偿了地毯躺椅。


 


一见面所有不见时的平淡都烧光,怎么都要等折腾够才能出门。


他枕着陈霆躺在热水里,四肢懒懒舒着。


后面的人托着玩他手指头,时不时亲亲他。


相聚的时候太美好,才无法忍受分离。


他捧起陈霆右手,亲了亲。


又拉过他左手,和右手并在一起,盖在自己脸上。


陈霆亲了亲他脑袋。


“陈霆……”


“嗯?”


他吻陈霆的手心,一边一下。


“……没什么。”


已经够好了,只要这个人愿意陪他,极夜一辈子也够好了。


陈霆在他身后呼吸平稳,摸了摸他的脸,把他往上抱抱:“要不要加点儿热水。”


他点点头,脚伸出水面拨龙头,没拨开腿被捞回来,吻着沉进水里……


 


窗帘没关严,早上被阳光叫醒。


“…几点了…”他在陈霆胸口蹭蹭,对方先醒了撑在枕头上,睁眼就迎上温柔的目光。


“不知道。”陈霆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又腻呼了一会儿,俩人终于舍得出去转转——说起来去了很多城市,有印象的大多只是旅馆。


拉斯维加斯这地方妙得很,出了酒店街就像穿进平行世界,连年代都错位。


他俩现在在一个小餐馆里,小到正经名字都没有,就叫diner——路边小餐馆。


像五十年代所有街角的diner一样,棋盘格地板,红椅白桌。吃的也是,枫糖、烤饼、培根、炒蛋、炸肉饼、煎香肠。炒蛋尤其是,炒的金灿灿黄澄澄,什么调料没有。


他切开一块,陈霆在对面问他:“要不要胡椒。”


“要。”


“要不要盐。”


“好。”


“要不要结婚。”


“啊?”


他抬起头,阳光洒进店里照着浮动的微尘,清晰又缓慢,仿佛看得见时间流淌。


 他顿了会儿,说:“也行。”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正反面翻看那张纸,和陈霆挂在家的毕业证差不多,美国证件是不是都一格式。


“不算突然吧。”


“计划很久了?”纸质挺好的,又厚又韧,印花摸起来细腻立体。


“也没有,前几天公布联邦各州都承认的时候。”


他转脸看陈霆,长睫毛高鼻梁刀削一样的下巴,刚才 和他DriveThrough领了证。跟买汉堡一样,这么帅个大活人就归他了。


“那咱们来对儿戒指?”


“行啊。”


“不过我可能不方便戴,挂脖子上行么。”


“你不戴也行。”


“为什么?”


陈霆拿过那张纸,也正反看了看说:“这个东西在中国不具备法律效力,你飞进领空起就恢复单身了。”


“啊?……”他惊讶地嘴张开一点:“那领这个有什么意义?”


“约束我啊,全联邦都承认我是已婚人士。这下放心了吧。”陈霆看着他有点儿戏谑地继续:“而且只约束我,不约束你,够把以前的平衡都找回来么?”


崔艾伦把证书小心翼翼地插进封皮里,郑重合上,拍了拍。


“马马虎虎吧。”


 


 


 


全文完。


 




--




结尾(主要是隐藏那段)献给我爱的 @桔小梗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