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小奶糕养成记【一】

萌唉!

壹方朝南:

经不住@每天帅三次 的诱惑,开了养成……


走向不定//某污强烈要求HE哈哈哈哈哈这个可以满足


新年快乐~【我喜欢小手手和小爱心!!mua~


——————————————————————


阿霆确认躺在血红床单上的肥佬没气息后才离开房间,顺道去浴室洗了把手。闻了闻,那味道好像还粘着温热的血液似的。


晦气。阿霆暗道。


“有点慢了。”耀文现在一楼大厅的楼梯口,离门口大约二十步,看得出他们都在等阿霆一个人。


阿霆甩甩手,叹口气,“洗手耽搁了点时间。”


耀文“嗯”了一声,穿黑衣的十几人一道往大门走去,阿霆把粘血的外套丢进燃烧的壁炉,身上只着一件工字背心。


门突然开了。


守门的马仔提着一个背书包的小子闯了进来,差点和耀文撞个正着。


“做什么?”耀文小声喝了一声,那人往后稍退几步,鞠了一躬,说到:“这小鬼躲在树丛里,被我抓起来了,文哥,要不要……”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耀文向后看阿霆,阿霆摇了摇头。再去看那个被拎着后衣领悬在空中的小子,脸憋的红红的,硬是不出声。


难道是个哑巴?


这豪宅里的肥佬有好几个老婆,却还不曾有传他有孩子。阿霆又看了几眼,虽然是黑,但也能看清一点点轮廓。阿霆嗤笑,要是那个死肥佬能生出这般长相的儿子,那他儿子都他妈能当世界明星。


“放下吧,真要他死不成?”耀文走过去看那被放在地上的孩子,把书包扔了掀开脏兮兮的衬衫看那孩子的后背,眉头紧皱。


“来几天了?”


那孩子没说话,用手比了个“4”。


“住哪儿?”


孩子不答。


“放假不敢回来吗。”


孩子点头。


耀文了然地点头,“阿霆,把他带回去。”


“啊?”


阿霆刚才看两人莫名其妙的互动已经是一头雾水,更不解的是一向警惕的耀文会说个三两句话就把小孩儿领回去的。


黑社会又不是慈善机构。


但耀文对阿霆有恩,做事一向有自己的判断,阿霆自然是听耀文的,走过去刚把小孩扛起来,就被他咬了一口。


“嘶…”阿霆吃痛,松了手,那孩子掉到地上又打了两滚,最后竟然又崴着步子蹭到阿霆身边,抬手抓住阿霆的衣边布料。


耀文越过阿霆先走出大门,身后一干人也迅速离开,阿霆看到耀文眼神,便知不用再跟着,带着身后的小尾巴骑着摩托回自己的出租屋。


“名字。”


小孩不说话。


阿霆一把把小孩儿的脑袋摁进洗手台的小池子里,“呛不死你。”


小孩挣扎了两下阿霆才松手,抬起头来猛的咳嗽。再怎么倔也是小孩儿,不由的红了眼眶,小声地开始呜呜。


“项……项允超……”


“这就乖了。”


阿霆把项允超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把他推进花洒下的热水里,眼睛瞟到了项允超背后或血红或青紫的伤痕。


手伸去碰了碰,项允超疼的直吸气。


“你一个人行不行的哦?”阿霆挑着眉看项允超,有点像小丑,自己在难受,却逗笑了别人。


项允超依旧咬着唇,看现在的样子估计是不给他点疼的是不愿意说话的。


阿霆说既然答应了文哥带他回来了就要好生看着他,于是关小了水量,用热毛巾帮他擦身子。


七八岁的身子,白白嫩嫩的像块豆腐,偏偏身上那么多伤。这他妈绝对不是亲儿子啊。


阿霆并不想挖别人的伤心事,帮项允超擦拭了一遍身子,就让他去床上睡觉。他,依然是睡沙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腰酸背痛,正愁着早上吃什么糊弄下,耀文就来叫门了。


耀文提着豆浆水果和一袋速冻饺子,问阿霆:“醒了没?”


“跟小猪似的,睡得比我还舒服。”


“以后,这孩子就跟着你了。你好好待他。”


阿霆吃惊道:“文哥,我进社团不是……”


“我知道,”耀文打断他,“以后免不了杀人越货,我知道你本性不坏,而且脑子好,我的位子迟早要你接,以后是要看你自己的。”


“至于那个孩子,”耀文看了眼关闭的房门,“就当是你弟弟,反正你阿妈也过世了,多个亲人你也不会太孤单。混黑道的,也要学会行善积德,以后也不至于死的太难看。”


阿霆本想说养只狗也不会孤单,可耀文提到过世的阿妈,他心里就动摇了。


算了,就当多个弟弟吧。


耀文走后不久,项允超才醒来。阿霆坐在他身边,床边的小桌子上,一杯冲剂,两碗饺子。


阿霆见项允超醒了端起一碗饺子开始吃,“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叫我哥哥。”


“哦……”


“怎么,还很不情愿?”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陈霆,别人都叫我阿霆。不过你得叫我哥哥。”


“你杀了他?”


“杀了又怎样?死都死了。”


项允超轻轻呼了一口气,缩了缩身子又准备躺回被子里。


“把饺子吃了,今天除夕。晚上带你去放烟花。”

评论(1)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