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校霸和校草【终】

嘤嘤嘤,结束了(ಥ_ಥ)好舍不得

吕饼人:

44.


体育考试结束后不久日历上的五月就变成了六月。


六月四号是大家在学校上课的最后一天,下午安排的是拍毕业照。因为天墉中学规定录取通知书必须寄到学校,所以放假后同学们会再回来一趟,毕业照也就相应要比其他学校拍得晚一些。


夏季校服是白色的,只有肩膀处有两道蓝杠,拍完照以后大家拿着笔在校服上留言涂鸦。不少同学问校草可不可以在他衣服上写东西他说可以。校霸在一旁补充说只能在背面写,正面不行。正面当然要留给他啦。


校服面积有限校草人气又高,所以每个人最多只能写十个字,饶是这样,校草的衣服也很快被写了个满满当当。正面只有校霸的签名和他画的一颗心。



回到教室以后同学们就开始撕书了,什么作业本啊练习册啊从桌子盒里抱出来一大摞一大摞的。


政教处领导在广播里通知让大家不许撕书,不然抓住一个就处理一个。但是要毕业了,谁理管你领导不领导啊,继续撕!


马天宇和林端问校草怎么不撕,校草把教科书装好,回答:“我没兴趣。那些可以撕,你们拿去吧。”用脚尖指了指桌下。


两个人立马抱起一大沓本子,然后冲到走廊上大喊:“快过来,李易峰的作业本,二十块钱一个!”


校霸从窗户翻出去,左手一个马天宇右手一个林端,把他俩收拾得嗷嗷叫。


楼上的班级用箱子装满了纸片,轰的一声把它们全给倒下来,看起来像是巨大的瀑布。同学们见了立刻爆发出尖叫。晴雪激动的拿出手机来拍照拍视频。


“啊!!!老子的准考证呢?!!!”不知道哪个班的同学突然大叫了一声,把大家都逗笑了,看样子撕书太投入不小心把准考证弄丢了。


“紧张吗?后天就高考了。”校草问。校霸摇头说还好。


“幸好这一年你学习努力。”校草说。“多亏你这个老师教得好。”话是挺正经的,只是语气听起来怪怪的。校草用手肘撞了校霸一下接着收东西。


下午五点半,正式放学,随着下课铃的打响大家的学习生活也结束了。



六月六七八,谐音正好是录取吧。大家满怀着信心,毫无负担地上了考场,轻松将答卷完成。


八号上午考完了最后的英语口试,大家正式解放。


走出考场的时候,每个人都像是打了一场疲惫的战役,带着劫后余生一般的庆幸。



晚上吃散伙饭,张老师拉着每个同学一人一杯酒,不少人被弄得眼泪汪汪。


有人起哄让张老师唱首歌,张老师放下酒杯走到包间的台子上拿起话筒边走边唱,搞得像是在开演唱会。


不过因为是在餐厅里,所以平时用于婚庆一类宴席的音响设备效果不是很好,但这都不影响气氛。


校草在歌声中有些走神,他还没有毕业的真实感,他甚至觉得昨天才来学校报名。


越到后来气氛越伤感,晴雪和热巴到最后已经抱头痛哭了。


天黑和离别都是无法控制的,大家随着越来越暗的天色三三两两地离开。


校霸和校草很晚才走,厚颜地没有跟同学们道别,感觉好像只要不说再见就不会分开。



考完试以后反而有些无聊,习惯性早起才发现不用去上学了,心里不由升起失落感。


姜希宇十号早上生了个女儿,六斤多,很健康。不少同学去医院看了他,不过希宇刚刚生了宝宝还需要休息,大家只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校草跟着校霸去香港玩了几天,放榜前两天才回来。



放榜当天,校草妈妈说跟他一起去学校,其实成绩昨晚在网上已经查到了,不过妈妈想去他还是没有阻拦。只是没想到校霸妈妈也去了。


校霸挤到人群里看年级排名,转过头喜悦地说:“峰峰,你第一,全市也是第一,全省第五名。”“你多少?”校草问他。


校霸的分数他也昨晚就知道了,不过网上只看不到排名。如果不出意外,校霸应该是年级前二十。


“第九。”校霸伸出手指一个一个点下去,反复确认以后回答。


从人群中冲出来以后校霸激动地抱住校草,校草妈妈在一旁咳嗽一声,校霸才把手松开。两个人像是犯错的小学生,把头低着。


“我们先回去了,你们不要太晚回家。”校草妈妈说。“知道了。”校草说,耳朵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校霸妈妈和校草妈妈仿佛密友一般,手挽手地离开了。


“天宇,你考得怎么样?”校霸冲刚刚来学校的天宇说。“省重点没问题。”天宇笑容灿烂,看样子考得也不错。


热巴和晴雪没一会儿也来了,因为毕业热巴把头发给烫了,天宇捂着心口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小巴巴,你变了,你不是原来的你了。”热巴用食指戳戳他的脑门儿叫他闭嘴。


高考其实是很残酷的,幸好,在残酷面前他们这一群人没有谁跌倒。大家基本都正常发挥,另一个学校的张晓波更是超常发挥过了一本线。



每年放榜那天晚上天墉中学都会放烟花庆祝,今年也不例外。


太阳西移,树木泛着金色的光,同学们坐在花坛边沿讨论毕业旅行的事。


天已经完全黑了,烟花绽放,巨大的响声像是祝歌。


这三年,有欢笑也有痛苦,这些回忆都将成为比夜里星辰更加明亮的存在,永远地照拂着我们前行的路。这些陪伴着我们的人,他们都将一一远去,但是他们曾给过的爱都会留在我们心里。


多年以后,他们仍然在时光中美好。


校霸抬手猛地揉了揉校草的头,然后转过头去亲他,不过因为人太多只是轻轻碰了一下。校草身体紧绷了一瞬,不过很快又放松下来。


“你害羞?”校草温柔地笑了。


“我是怕你害羞。”校霸说,然后受到鼓励似的亲了亲他的脸颊。


校草把头一偏,让校霸的吻落到嘴唇上。校霸用舌尖轻轻撬开他的唇,烟花璀璨之下,两个人吻得很投入。


结束之后校草仍然闭着眼睛依靠着校霸,脸埋在对方的脖子里。小声嘀咕:“读高中真好啊,能认识你。”


校霸还没来得及浪漫,就被同学们打断了,“难道不是因为认识我们?”


“好啦好啦,因为你们。”校霸说。


今晚月亮特别圆,星星也特别亮,只是这一切居然都是为了离别而美好。


再见了天墉中学。


再见了我的青春。


这个夏天,我们毕业了。







END.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从去年十月到现在时间的确不算短。一开始我只把它当做零碎的片段来写,不知不觉却越写越多,他们的形象在我的脑子里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因为正巧我也读高三,所以他们仿佛就是我的同学,真实的存在于我的生命中。


其实我是个很不擅长写作的人,甚至连微博都经常发不好,我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写一个完整的故事。此刻的心情用兴奋和不舍来形容都不算妥当,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满足。


故事写得不够好,但是依然希望可以给大家带来一点点的快乐。真的非常感谢你们,谢谢你们愿意和我玩,谢谢你们花时间看这些稚嫩的文字。


校霸和校草的故事虽然结束,但是陈伟霆和李易峰的故事是永远不会终场的。


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像故事里的校霸和校草那样,有一位与你不离不弃荣辱与共的恋人,还有一群陪你长大给予你包容和关怀的朋友。


最后,还要祝各位元宵节快乐。爱你们每一个!


2016.2.22 吕饼人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