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霆峰衍生】【巨型脑洞】幻听(一)

两个故事?三角?⊙﹏⊙看完第一张有点懵

蹿锅锅eiffel:

苍天啊 脑洞越来越大


睁眼手机 闭眼剧场 就是我


记梗累死狗了啊


这次的脑洞是被韩剧炸出来的


CP配对是......


我自己也还没闹明白


先记着


NOW 10pm 防毒啦!!






 


A


 


林皓第一次见到何瀚,恰逢一个十分尴尬的时机。


 


在沈家举办的酒会上,举办人是沈家归来的千金,沈长清。


 


她与林皓,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外界所认同的金童玉女。


 


林皓为她,喜过悲过,出生入死过。林皓同她,求过婚,也订过亲。


 


而现在,在沈家四层楼高的宽敞的阳台上,皎洁月光的照耀下,沈长清眼含泪光,对林皓说「林皓,对不起,这是我的选择。」


 


她摘下林皓赠予的戒指,牵过身边男人的手,转身回屋,留下一个夜风中目瞪口呆的林皓。


 


半晌,林皓打了个寒噤,拿起放在桌上还在闪光的钻戒,摩挲着,思索着。


 


眼角余光瞥见隔壁窗口的帘子下,正有一双眼,直直地凝视着自己。


 


一个男人,手腕轻转,晃动酒杯,红色的液体晃动,映着男人的目光闪烁。


 


一瞬间的对视,林皓握紧了戒指,转身狠狠扔下了阳台,在楼底的水池中央咚地落下。


 


男人唇角勾起,冲着林皓转身回眸的目光,轻轻点头示意。


 


表示自己,只是路过。


 


 


何瀚再一次看见林皓时,后者正抱着酒瓶子窝在角落的沙发里咕咚咕咚地喝。


 


路过的不知情人士都觉得疑惑,难道这丫因为要跟沈大小姐订婚,乐疯了?


 


而何瀚作为为数不多的知情人士,出于路人的好意,走上前去一把夺了他的酒瓶子。


 


林皓挣扎了一下,还是脱手了。


 


不满地想要站起来,却又晃晃悠悠地倒下去。


 


「喂!你!」正要张口骂人,却看清了来人的脸。


 


正是刚刚目睹了自己尴尬事件的路人。


 


林皓一时间语塞。


 


何瀚将红酒倒进杯子里,递给林皓。


 


林皓呆呆地看着杯子,愣愣地接过去,开始小口小口地啄。


 


嘻嘻,原来是个好心的路人。暂时原谅你。


 


何瀚见林皓喝得脸颊红彤彤的,还笑得傻乎乎,觉得有趣,正想开口搭讪,房间中央主人却先发了声。


 


「感谢各位贵宾莅临寒舍,今日晚宴,长清在这里有一件重要消息要向大家宣布。」


 


沈长清拿出一张请柬,仆人们也开始向各位宾客递送请柬。


 


「下个月,欢迎大家参加我,沈长清,和金睿先生的婚礼。」


 


沈长清牵过应声走上来的男人的手,在一片惊呼声中,笑得一脸明媚。


 


何瀚刚翻开请柬,旁边那个刚刚还窝在沙发里的身影突然间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前扑棱。


 


伸手扶住林皓不稳的身形,何瀚冷不防地,就被泼了一身红酒。


 


有些宾客的目光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


 


何瀚迅速转身,拉上喋喋不休的林皓,从侧门溜了出去。


 


 


 


B


 


林皓第一次见到阿霆,是在21岁的时候。


 


那时林皓已经离家三年,独自一人在香港读书,学医。


 


那天是林皓在医院外科实习的最后一个月,却偏偏遇到了黑社会暴乱。


 


他从来没有在医院大堂感受到过如此浓重的血腥气。


 


那个晚上,不断有人被送进急诊室,林皓一个实习医生几乎担负起了主治医师的职责,忙得脚不沾地。


 


阿霆被送进来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浑身浴血,衣物已经辨别不出原本的颜色和模样,脸上也全是红色,双目血红,淌出鲜血。


 


身前身后都被砍伤了好几道,伤口很深,也很长。小腿被子弹擦伤,一只手臂的骨头错位肉眼可见。


 


他还在挣扎,喃喃自语。


 


护士费尽周折把他安置在急诊室里时,他突然睁大了双眼,猛地起身,扯住了离他最近的林皓的衣领。


 


「救他!先救他!」


 


目光狠决暴戾。


 


转瞬又变得失焦。


 


「求求你,先救他。」


 


这是阿霆倒下之前,林皓听到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


 


 


阿霆伤了眼睛,至少要三周才能拆绷带。


 


除此之外,还有五处砍伤,一处子弹擦伤,手臂骨折,手腕脱臼,和轻微脑震荡。


 


林皓觉得能让这人活下来,自己真是华佗再世。


 


偶然间听到来轮班守夜的小弟们说,这是黑社会争坐馆引发的惨案。


 


林皓寻思着,啧,这么危险的人物……


 


真想知道他是赢了还是输了。


 


 


阿霆是三天之后醒过来的。


 


林皓正在帮他换药,阿霆突然抓住林皓的手腕,林皓吓了一大跳。


 


药洒了一大半。


 


「你是谁?!」


 


「咳咳诶诶,你冷静点,这里是医院。」


 


林皓挣脱阿霆的手,开始收拾。


 


「我的眼睛?」


 


「不要紧,过三周就能拆绷带。不会影响视力的。」


 


林皓听见阿霆长舒一口气。


 


收拾完以后,林皓继续帮阿霆上药。


 


旁边的小弟看见老大醒了,正要上来汇报情况。


 


却被阿霆一挥手,打断了。


 


小弟瞄了一眼林皓,心领神会地退回去坐着。


 


林皓见状,没吭声,好奇心却更盛。


 


强压着开口询问的念头,林皓默默换好药,准备离开。


 


「你叫,阿祥是吧?」


 


林皓问小弟。


 


「呃,系。」


 


「看好他,别让他乱动,有事儿赶紧招呼我。」


 


「系系。」


 


见那个叫阿祥的小弟一脸诚恳,林皓转身若有所思地走出病房。


 


 


 


A


 


林皓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像被人从脑子里头打了一闷棍,还搅了搅。


 


他躺在一张大床上,四周的装潢很华丽,也很陌生。


 


难道自己醉死在沈家了?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林皓用力晃了晃脑袋,揉了揉眼睛,环顾四周,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比沈家更陌生。


 


酒店?!


 


宿醉后的视野好不容易清晰了起来,林皓走下床,脚底下踩到了什么。


 


一件白衬衫,和一条领带。


 


一道晴天霹雳轰在林皓头顶。


 


难道,自己,和,一个男人,滚了?!!


 


摸了摸自己浑身上下,虽然衣着凌乱,但是还是完整的。


 


林皓松口气,捡起了白衬衫和领带。


 


抖开仔细瞧了瞧,上面还有一大片晕开的红色水渍。


 


闻起来,像是红酒。


 


记忆开始闪现,林皓回忆起来,自己昨晚似乎,泼了某人一身红酒,然后就被拖走了。


 


然后……然后……


 


「林先生,您好,何总吩咐,等您醒了,由我来送您回家。」


 


回忆被打断,林皓疑惑地看着来人。


 


「何总?」


 


「是的。」


 


「哪个何总?这衣服…他的?」


 


「是的。是何瀚,何总。」


 


「何瀚?!那这里是???!」


 


「何氏集团君顶酒店。」


 


 


林皓坐上车,记忆开始不断涌现。


 


昨天晚上自己被何瀚拖出去以后,自己还不停挣扎想要回去,被何瀚死命扣住。


 


推搡过程中撞进了一个空房间。


 


何瀚把自己按在一张沙发上坐好。


 


「喂,你清醒点。」


 


「谁啊你,让我回去!」


 


何瀚松开压制自己的手,低声开口,语气平淡。


 


「你想清楚,现在回去,要做什么了吗?」


 


「你还能做什么?」


 


「有几分胜算?」


 


「真的想明白要回去了?」


 


「还是嫌不够丢人?」


 


林皓只是出神地盯着空气中的某个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闭口不言。


 


何瀚蹲在他面前,不知道他是听进去了还是又在自己打什么小算盘。


 


林皓的鼻尖泛红,何瀚以为他会哭出来。


 


然而下一秒,林皓默不作声,一头栽进何瀚的怀里。


 


等何瀚扶起他的时候才发现,


 


他已经睡着了。


 


 


记忆到这里终止,后面的事情都发生在林皓的睡梦中,再也不可能想起来了。


 


林皓只觉得,丢人都丢到亲姥姥家了。


 


林皓坐在后座,把连埋进怀里的白衬衫里。


 


扑面而来的酒气熏得他脸颊发红。


 


偷偷摸出兜里的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那个……司机先生,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借我电话用一下,我得跟医院请个假。」


 


拿到司机的手机,林皓默不作声故作镇定地,打开通讯录,把那个名为“boss何总”的号码,复制,粘贴,发送到自己的手机上,删除短信。


 


男子汉大丈夫,自己丢的脸,还是得自己捡回来才好。


 


 


 


B


 


「阿霆,已经可以确定,今次系子建搞事。」


 


「做好收尾工作。」


 


「我知,耀文哥已经打点好……喂!你系边个!」


 


阿祥的惊呼让阿霆神经紧绷起来,然而动弹不得。


 


「啊喂,我都进来这么久了,你们才发现我,有没有礼貌。」


 


「林医生?」


 


「霆哥好耳力。」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查房啊,刚刚敲门的时候就说了,你们都不听别人说话啊?真是没礼貌。」


 


「你听到了?」


 


「七七八八咯,也不是什么机密嘛。」


 


「……..」


 


「霆哥啊,我就问一句,就一句。」


 


「……你问。」


 


「你们……到底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












TBC

评论

热度(29)

  1. biubiu~Qi呀eiffellelele 转载了此文字
    两个故事?三角?⊙﹏⊙看完第一张有点懵
  2. Levizeiffellele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