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存档】【脑洞】【瀚超】

萌(๑•ั็ω•็ั๑)

蹿锅锅eiffel:

•强迫症记梗




•强迫症不写完难受




•强迫症去死




☆腹黑总裁何瀚X小侦探项允超




A




君顶酒店最高层只有一间房,专属于酒店的主人,何氏的总裁,何瀚。




项允超一进房,就看见一面环形超过90º的玻璃墙,外面城市斑斓璀璨,足以使真正的夜空失色。




但是项允超无暇欣赏夜景,他的注意力集中于站在窗边那个男人的背影上。




房间里没开灯,大多数光亮来自窗外的霓虹灯和万家灯火。以及窗边小桌子上的两枚蜡烛。




黑色的背影让项允超联想到无穷无尽的等待。




他在心里用力甩了甩头,沉静下来。




让这个男人等待没什么值得感慨的,那是因为自己迟到了……




作为一个侦探,时间观念是打心理战的好手段,项允超很明白。




但是在这人面前心理战没什么用,因为他不是自己的目标,而是自己的雇主。





B




「这次又是哪家对头要查?」




项允超开门见山。他跟何瀚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这几年他前前后后帮何瀚调查过许多对头公司,干掉过许多竞争对手。




「不是对头公司,只是一个人。」何瀚轻轻笑了笑。




项允超微微不解,扬了扬下巴示意何瀚继续。




「一个女人。」




「苏晓晓。」




何瀚从桌子上递过来薄薄一沓资料。几张纸。类似简历。




项允超彻底疑惑,但还是不能表现出来。




「哦,看来这女人来头很大。」




何瀚摇头轻笑,捏起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




项允超一直觉得何瀚长得很好看,尤其是在故作高深莫测的时候,吓死人的好看。不由得没能转开视线。




于是对上了何瀚转过来的目光。




项允超觉得时空凝滞了一下。




「是我弟弟的未婚妻。」




何瀚的声音低低地响起来。




项允超不想示弱,依然盯紧何瀚的目光不闪不避。




「在他们下个月底结婚之前,我觉得还是了解多一点比较好。」




项允超点了点头,「也是,你们这种大家族,谨慎点疑心重点无可厚非。」




拿起桌上的高脚杯一口气喝下。




「我会再联络你。」





C




从何瀚那里拿来的那一份资料特别简单。




姓名,住址,家庭关系。几张照片。




比一般的简介还简略。




起初项允超曾怀疑这个女人的影响力和神秘度。




但是一番查探下来,项允超并不觉得吃力。这个女人很普通,也挺透明的,想要侦查易如反掌。




在查这一个女人的同时,项允超还可以办两个案子。




三天以后,项允超联络了何瀚。




项允超正好路过何氏集团的玻璃楼,于是何瀚让他直接上来见面。




何瀚的办公室在从上往下数第三层。整层楼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玻璃窗的面积依旧很大,夕阳斜斜地照进来。




项允超进来的时候正看见何瀚端着咖啡站在落地窗前。




耀着金色光芒的背影。




「何总。」




何瀚转过身来,直视着项允超温和地笑着,在一片柔光中。




项允超被阳光刺得眨了眨眼,何瀚又变回冷面总裁的样子。




转瞬即逝。项允超想到这四个字。




他拿着打印了报告的一沓纸走到何瀚身边,顺着何瀚的目光看着楼下。




有些意外但潜意识里却又像是确认。项允超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那个他追查了几天的女人,苏晓晓。




项允超一伸手,握着报告一下拍在何瀚腹部,不重也不轻。




何瀚也不恼,嘴角好像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一手接过报告,三两下看完。




他一边看,项允超一边说着。




「跟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区别。普通职员,普通家庭,普通人而已。从小到大的学校、工作单位、所获奖项证书、居住过的地址等等我都写在报告里了。」




「嗯。很清楚很详细。」何瀚一边说着,一边放下咖啡杯。




项允超只是凝视着何瀚,如果旁边有人的话,大概会把这个眼神解释为“瞪”。




他没有把这两句赞美的话当回事儿,安静地等着何瀚接下来要说的话。




「但是这个不是我要的。」




果然。项允超在内心冷哼。




「那就请何总再多等几天吧。」




项允超伸抓住何瀚手里的资料,想拿走。




然而意料之外地,另一头的力量并没有放松,反而握紧了。




内心升起一团火,就是不甘示弱。项允超和何瀚幼稚地展开拉锯战。




何瀚猛地一使力,项允超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何瀚伸出手臂捞住他。




项允超余光看到何瀚翻看到的那一页上印着那个女人的照片。




用力一扯,项允超站直身体,把那一叠A4纸摔在办公桌上,转身就走。




幼稚。




什么总裁。




幼稚死了!





D




项允超故意拖了一周。




在这一周里接手了大大小小好几个案子,完全没有管何瀚的委托。




一周后,把早就存在电脑里的一个文档打印好,给何瀚去了一个电话。




周末,何瀚在家,项允超按照他给的地址找了过去。




是一个很大的别墅区,没有人带路的话一定会迷路。




但是门口的保安队长一听是何瀚的客人,就殷勤地把他带到了地方。




呵呵。




项允超在心底冷笑着,等着何瀚来开门。




但等来的却不是何瀚。




一张明朗帅气的脸嬉皮笑脸地出现在门后。




「我哥的朋友是吧!来来来进来!」




项允超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他知道这张脸。




何氏家族的小儿子,何慕。




「我哥在书房呢,我去帮你叫他哈。」




何慕拉着项允超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就噔噔噔跑上楼了。




项允超把整个客厅看了个遍,白色,灰色,黑色,还是这样。虽然有着简介的设计不那么枯燥,但太过简单的色调,却更让人觉得沉重。




不是他有心在这里多愁善感,只是何慕上去大半天了,却没一个人下来。




「哥,我知道过去我们俩都喜欢晓晓,但是……」




「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提。」何瀚冷漠的声音打断了何慕急切的话。




「是呀,你要是这么认为,那你为什么不放下?」




「我早就放下了,小慕,她是你的未婚妻,我是你哥,我怎么可能放不下。」




「我相信你啊哥,可是,那你为什么还不能接受谢姿奇?你们过去明明也是……」




「够了!」何瀚的眼睛看着门口,何慕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门是虚掩着的,不难看到外面的人影。




项允超正在惊讶何瀚的声音里第一次有了情绪,对话就戛然而止。




向后退了一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门向内打开,何瀚走了出来。




项允超内心如战鼓擂,面上却熟练地挂起了毫无情绪的浅笑。




何慕从何瀚后面风一样冲出来走掉了。速度之快让项允超一愣。




「进来吧。」




项允超回过神,跟何瀚进了书房。




项允超的心跳越来越快,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职业病式的激动。




像把散落的珠子串了起来一样,触到与自己的推测相符的真相时的激动。




「他说的不对。」




「嗯?」




何瀚转过头看着他。那种眼神,让项允超想到鹰隼。




「你说的也是骗人的。」




何瀚没出声,盯着项允超等着他继续。




「我直说了。你不跟其他人在一起,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放下。不但没有放下,还更甚以往,你想要把她抢过来。」




何瀚眼神中无意中流露出的阴沉,让项允超察觉到危险。




「呵。你还喜欢你的准弟媳,并且你想要把她据为己有,所以你不可能接受另外一个女人,而且,你也根本不是何慕心里的好哥哥。」




「你只是个强盗。」




项允超越说,越回到了以往的一派淡定从容,侦探特有的那种自负。




何瀚突然低声笑了几声。




「你带来的东西呢。」




项允超从手提包里拿出两张一沓纸,比上次还稍微厚一点点。




「都是苏晓晓的个人喜好。」




项允超的声音里带了些强硬,或者说,尖利。




「你说的对,是该多了解一点,才好抢回来。」




项允超突然笑起来,很好看,也很无情。




何瀚低下头去没有看他,随手翻了一下项允超的报告。抬起头的眼神似笑非笑。




「很好。继续你的下一项任务吧。」




项允超似乎并不惊讶,但眉宇间有些不耐,却仍静静地听着。




「看着她,随时向我汇报。」




「监视人啊,何大总裁,佣金该涨了。」





E




「我该回去了。」




「留下吃晚饭吧。」




「不了,我……」




「晚上小慕会带她回来。」




就因为这一句话,项允超被留了下来,于是现在被迫要面对是进厨房帮手呢,还是坐在客厅当客人的难题。




何慕带着苏晓晓一起回来,手里大包小包拎了很多东西,应该是去逛了一天百货……和超市。




而此时何慕跟苏晓晓正在厨房忙里忙外,何瀚则躺在客厅的躺椅上一本正经地摆弄他的笔记本电脑。




项允超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去厨房帮帮忙。




这种时候,不出点什么事儿就不是他大何家了。




何瀚听到厨房里传来砰的一声落地闷响时就立刻奔了过去。




听何慕后来说大概是苏晓晓端煲汤的砂锅时忘记带手套,被烫到了。而坠落的砂锅则砸在了项允超脚上。




何瀚拉起项允超就往外走,疼得项允超倒吸一口凉气。




何瀚一矮身,一只手扶着项允超的背,另一只手从膝下抄起,就把人横抱了起来。上了楼。




留下身后目瞪口呆心情复杂的两人,又害怕,又想笑。




一向以沉着冷静高冷傲娇自持的项允超此时有点懵了。




「诶诶诶,不对,有哪里不对。」




「怎么了?还有哪里伤到了?嗯?」




何瀚把项允超放到床上在,拿来急救箱,急切地询问着,眉头拧成一个结。




「你怎么把我扛出来了?你不是应该趁机关心关心苏晓晓吗?」




侦探的本能激励着他发现生活中的矛盾与纠结。




何瀚却没有顾及他的废话,卷起他的裤管,脱下袜子,检查伤情。




还好只是脚背上被砸青了一大片,并没有烫伤。




何瀚舒了一口气,眉间的印子也浅了一些。




「你是客人,当然要先顾着你。」




项允超正陷入自己的思维纠结宫殿,却听到了何瀚飘来的一句话。




不禁心头有些郁结。




因为何瀚说的通,但他却总有些想不通。




何瀚用药酒揉着他的脚背,疼痛使他本能地想要缩回腿,却被何瀚死死按住。只能作罢。




项允超不禁想到,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似乎总是被压制着,大侦探心里,愤愤不平。




相对沉默。尴尬的空气快要崩裂。不知名的热度在空气里膨胀。




「哥,你们,」苏晓晓的声音像是救赎,「下来吃饭吧。」




今天的项允超有些短路,帮何瀚抢人的计划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一顿晚饭安安静静地吃完,也是食不知味。




何瀚送项允超回家,送下车开始,就硬要抱着项允超走,不让他落地。




项允超反抗,但却拗不过何瀚不知道哪来一股蛮力,只能把脸更深地埋进他的颈窝里。




何瀚一直看着项允超睡着才离开。




一整晚,何瀚都锁着眉头,面对这样的何瀚,项允超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一双眉目里,情绪太多,他招架不来。




在梦里,项允超轻轻伸出手,把何瀚眉心的结打开。




他看见何瀚笑得,像小熊拉花那么开心。





F




新的工作任务开始,这样专一的监视工作迫使项允超不得不暂时不接其他案子,专心致志。




他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给何瀚汇报苏晓晓的动态。




「她进公司了。」




「嗯。」




「刚刚下楼买了好几杯星巴克。」




「嗯。」「你中午在哪吃饭呀?」




「啊?」…………「还不知道。」




「那你上来我办公室。」




「哦。」




……




「她去银行办事了。」




「嗯。」




「她回到公司了。」




「嗯。」




「下班了。跟两个女同事出来。被何慕接走了。」




「嗯。晚上吃什么?我今晚加班。」




「啊,那我跟上她吧。」




「上楼,带杯星巴克,摩卡。」




「我又不是送外卖的!!」




「哦。那你上来,我让秘书下去买。」




「……」




……




持续了两周左右,又是一个周末,项允超还没起床开工,就接到何瀚的电话。




「起床,下楼,给你半个小时磨蹭。」




「啊?!」




项允超睡得蒙蒙的,脑袋刚醒过来,还没能开始运转。




「今天小慕带她去游乐园,我们跟上。」




「…………」消化了好一会儿,「你是说,你也要去?」




「你还有二十分钟可以磨蹭。」




项允超从床上炸起。




二十分钟后,一个一身灰色运动装休闲打扮的帅气青年出现在一身黑的何瀚面前。




但是青年的眼睛只睁开了一条缝。




何瀚抓过项允超的手腕,把人塞进车里,不由分说,疾驰而去。





G




凭借侦探的本能,项允超很快在园区内找到了何慕二人的身影。




何瀚与他便跟上去。




项允超从一开始就直接摊牌,自己恐高,这些惊险刺激的游戏一个都别想让他坐上去。




何瀚耸耸肩表示没办法。




实在是无聊了,何瀚就带项允超去玩射击类的游戏。




项允超看着何瀚端着枪的样子,与他平时认真工作时又有不同,散发出别样的魅力。




项允超又一次觉得,耳边的空气在膨胀,耳朵烫烫的。




何瀚枪法神准,拿下的一等奖是一个木制手枪。




项允超有些为何瀚可惜,要是旁边其他摊子那样,怎么也可以换个小孩子大小的玩具熊,送给苏晓晓当礼物也好,偏偏这家店不一样。




不过这个手枪做工还算可以,所以当何瀚扔给他说送他时,他想也没想就收下了。




在一个摊前排队买冰激凌的时候,何慕曾经从二人身边路过。




何慕看着他们的方向,何瀚背对着他,而项允超则几乎与何慕撞上视线。




队伍人贴人很拥挤。项允超向队伍中一挤,贴着何瀚挤进去,脸埋在何瀚肩上,生怕何慕注意到自己。




何瀚抬起手臂护在项允超腰上,以防被周围的人群挤到。




项允超感觉脸上突然就有点发烫。




原本以为这样跟着两人慢悠悠逛一天,就熬过去了,没想到在最后关头,何瀚终于发难了。




摩天轮。




项允超望上去,面色平静,却渐渐泛白。




他下意识地扯扯何瀚的袖子。




那人却置若罔闻。




「不上去怎么能看到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何瀚说得一本正经,眉眼里却暗含笑意。




当然,紧张到冒冷汗的项允超并没有发现。




拒绝的措辞还在思索,人就被按进了摩天轮。




项允超紧张地坐在一旁,何瀚则站在中间 望着窗外。




项允超觉得,他好像很喜欢这样向着高处远处眺望。




「你不是要看他们吗?还有闲工夫看风景。」




项允超想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这里什么都看得到,风景,还有人。」




何瀚扭头,看着项允超,眸中带笑。




项允超绞着手指,几乎要闭上眼睛。




何瀚轻轻走过去,坐在项允超身边。感受到身边的人身体绷得僵直,略微颤抖。




过最顶处时,会卡一下,颤动剧烈。




项允超忍不住咬紧下唇,一把抱住身边人的腰,头钻进那人怀里,不住地颤抖。




何瀚抬手环住他 收紧手臂,减轻他的颤抖。




揉了揉项允超被冷汗打湿的头发,何瀚用手抬起项允超的脸,撩起他的刘海。




项允超睫毛抖动着,微微睁开湿漉漉的大眼睛。




他注视着何瀚慢慢靠近。




他感受到额前落下的唇。




他的精神还很恍惚。




他猜那是一个吻。





H




项允超有些迷糊。




但是他抗拒去想去回忆。




一定是自己犯迷糊了。




后来的几天照常过,帮何瀚监视苏晓晓,日复一日,没什么大突破。




而且每天还要陪着何瀚吃两顿饭,被他送回家。




自己的车都在何瀚公司的地下车库里放了快一个月了。




偶尔周末,何瀚还会跟他一起去跟踪苏晓晓,和何慕,美其名曰“陪”。




星期六,项允超还是起了个大早,何瀚那辆锃亮的保时捷还在楼底下晃瞎路人眼。




「明天何慕带苏晓晓出去约会,我陪你去盯着。」




何瀚在昨晚的短信里这样说。




项允超揉了揉眉心,起床气,烦躁。




何瀚伸出一只手抚了抚他的眉毛,在晨光中笑得温和。项允超眯着眼睛,看着晃眼。




即便是何慕,约会还是那么老一套程序。




逛街,吃饭,看电影。




何瀚拖着项允超的手腕,大摇大摆地走,丝毫也不担心会撞见何慕。




大侦探郁闷得心里一阵青一阵白。




但也是巧,好几次都快要迎面撞上了,何慕竟然一眼都没往他们身上瞟。




大侦探心里直犯嘀咕。




「回神啦。」




何瀚笑着,身子探过大半个餐桌,在思考出神的项允超面前摆了摆手。




「嗯?!」




项允超一抬眼,就看见何瀚放大的脸,蓦地一怔。




何瀚抬手在项允超脸上掐了一下,余光瞄见项允超红透的耳尖,笑意加深。




没等项允超反应过来,何瀚已经坐回去,又是一副正襟危坐的端正样子,跟刚刚那个人几乎无法重合。




看电影在VIP厅,情侣座。




项允超有些别扭,虽然作为一名侦探,角色扮演是常有的事,但是情侣……何瀚……




心里闷闷的,只能盯着何慕那一对转移一下注意力。




项允超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知道自己是被吓醒的。




睁开眼睛就看到何瀚放大的脸,还有过近的一双眼。




项允超一直都喜欢何瀚的双眼,双眼皮深深的,眼眸亮晶晶的,有星星。




然而此时却被惊得几乎跳起来。




他感受到嘴唇上柔软的触感。




内心瞬间砰砰砰地爆炸。




何瀚按住他的肩膀,他才不至于一蹦三尺高。




「睡醒了吗。」




何瀚直起身来,笑颜盈盈地看着他。




「你!」




项允超用手背揉了下嘴唇,环顾四周。




影厅里早就灯光大亮,也没有其他人了,连何慕他们也不见踪影。




「结束了?」




「都结束半小时了。」




何瀚依旧低低地笑着,眉眼弯弯。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刚刚不是叫了吗。」




项允超像是被梗了一下,竟然无言以对。




不由地想,怎么在这个男人面前就这么没戒备,工作不专业,还老是被噎。




一边想着一边剜了何瀚一眼。




「何慕他们呢?」




「回家了吧。」




「哈?!」




「也有可能去别的地方玩了。」




「哈?!?!」




「管他们做什么,我们去吃饭。」




说着拉起项允超就走。




「哦。」……「哈?!?!!」




我是出来干什么来的?!





I




作为一名职业私家侦探,项允超迟钝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史无前例。




必须要接点案子换换脑子了。




正好何瀚给他放了一周的假。




这一周,何慕和苏晓晓要举行婚礼了。




虽然准备婚礼没何瀚什么事儿,但是小副总一撂挑子,大何总自然就得马不停蹄地熬夜加班。




项允超飞快地结束了三个案子,忙得仿佛真的让何瀚退出了自己的生命。




然而此刻安静下来的他,还是不自禁想到那个男人。




回想了无数次这些天发生的事,不难得出自己掉坑里了的结论。




只是不愿意承认。




下午路过何氏楼下的时候,项允超一冲动就想上去看一眼。




「何总不在。」




却得到秘书的回复。




啊,大概是去婚礼现场了吧。




他,会怎么做呢?




他,该怎么面对?




项允超不禁有些担心。




所以现在才会站在婚礼礼堂外,更加地忐忑不安。




绕了一圈,却也没看见那个人的身影。




见到他该说些什么呢?




安慰?可笑。




突然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项允超有些却步。




「欸?侦探先生?是你呀。」




一个女声在背后响起,苏晓晓。




婚礼已经结束了,她现在应该正在招待酒席上的客人。




项允超熟捻地微笑。




「恭喜。」




「谢谢。」




苏晓晓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方方的小盒子。




很明显,里面装着的是一枚戒指。




但不是她手上戴的那一枚。




「帮我转交给大哥吧。」




说完全不震惊是假的。




项允超也没有想到何瀚能做到这一步。




这下失败得够彻底了吧,该死心了吧。




项允超在内心冷哼一声,满是嘲讽,酸酸胀胀。





J




咚。咚。咚。




门从里面打开,依然很暗,房间尽头的环形落地玻璃前站着一个男人。




「你来了。」




「嗯。所以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何瀚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项允超不看也知道肯定是小熊拉花。




没有回应,项允超自顾自继续说。




「我来帮她还你东西。」




站在了何瀚身边,目光俯瞰整个城市,斑斓的城市。




晶莹如泪的灯光,刺眼。




「她只是让你带给我,并没有让你还给我。」




「何瀚,你够了!你还有什么不肯放手的?!她已经是你的弟媳了!!我知道你霸道,想要的东西都非得得到,但这不意味着你可以做一个强盗!!也不意味着我非得帮你!!」




项允超握紧拳头,吼出一长串话,脖子都发红。眼睛瞪得大大的,因为情绪激动而激出一层水光蒙在眼里,被灯光照的发亮。




「你说的都对。」




何瀚的语气不带怒气,反而有些柔和。




他把项允超紧握的手拉过来,掰开手指,取出手心里的小盒子。




「我霸道,我也是强盗。」




项允超气得睫毛都剧烈地颤抖。




何瀚打开盒子,取出戒指。




「我要的,就是必须得到。」




何瀚得嗓音骤然降低,沉稳而坚定,不容拒绝。




他拉过项允超的手,一下子把戒指套了上去。




「你不帮我,也得帮我。」




项允超感受到手指上环着的冰凉,下一瞬就被何瀚压进怀抱。




落下的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允超,项大侦探,这下破案了吗?」




何瀚的嘴唇若即若离地贴在项允超的唇边,带着气音说着,还有低低的笑。




温热的气息洒在唇齿之上。




项允超懒得废话,一把扣住何瀚的脖颈,拉下来。




把自己贴上去。




继续被何瀚无聊的问题打断的好事。





K




另一头,新房,床边上。




「欸晓晓你说,我哥到底拿下没有啊?」




「哎呀你傻呀。」




「我怎么就傻了!这次再拿不下我可不陪他玩儿了,陪他俩团团转一个多月了都!」




苏晓晓没理嘚吧嘚吧的何慕,心花怒放地笑起来。




嗯就是,一脸花痴。




END



评论

热度(52)

  1. biubiu~Qi呀eiffellelele 转载了此文字
    萌(๑•ั็ω•็ั๑)
  2. Levizeiffellelele 转载了此文字
  3. 西瓜女皇eiffellelele 转载了此文字
    猪扒饭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