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清明祭•天下归心】【越苏】——《清明时节》

屠苏,清明,变了姓名,不变你

舟上寒鸦:






  雨纷纷。


  春寒料峭,雨湿衣衫,行人匆匆赶路。


  陵越身负长剑,冒雨行走,穿过头顶“杏花村”的牌坊,脚步更加慢了一些。他眉头微皱,视线在每一位路人眉眼额间停留稍许,从期翼到失望,如此反复。


  他发白如雪,样貌却仍是二十岁出头,且雨落下来并不能真正打在他身上,而是被一层无形的气隔开,从上面滑落。他的剑也并不是束缚在背上,而是自行贴在他背后,随着他行走而往前。


  但凡修仙者,若已成仙,器亦有灵。


  他指间缠着根红线,红线另一头系于手中香囊,不知囊中是什么宝贝,在白日里竟也发出浅色的光。他将香囊藏握在袖口掌心,力道极轻,像是生怕碰坏了里面的东西,又不时看一眼光的亮度,辨别方向。


  按照指引,他要寻的最后一片碎片,就在这村子里,然而寻了半日,从东头走到西头,仍无结果。


  杏花村东边为闹市,酒肆茶馆都集中于此,村户都沿着东边遍布。往西则逐渐清冷,最西边还有一座山头,树木林立,鲜有行人。


  陵越低头看一眼香囊,光倒是亮了一些,只是感觉这附近不应有人,难道这最后一片碎片,仍是落在鸟兽身上吗?


  师尊说,若集齐全部碎片,即可重新铸魂。但魂魄只能凝聚于碎片曾经寄存的物体中,否则便是一缕生灵,如孤魂野鬼,虽能看见听见,却无法触碰。而鸟兽之躯虽仍可修炼成精怪甚至仙身,却至少要经历数百上千年,还要经历九重天劫,稍有不慎,更有魂飞魄散之险。不如直接为人,即使寿命短暂,但轮回转世,守在奈何桥上,总能再寻回身边。


  陵越虽有惋惜,但仍抱以期待心情前往山林。


  


  牧童坐在一棵树下。山外有雨,这林中树木茂盛,倒是淋不到他。牛儿在不远处吃草,春日里草叶鲜嫩,细雨丝丝润物无声,也不担心变天打雷。山间空气清新,他一个人也不觉寂寞,摘一片细长的叶子,放在唇边慢慢吹着。


  陵越被这不成调的声乐引来,入眼一头水牛,皮肤黝黑,两角之间的额头,竟然点了一颗硕大的朱砂印记,不由哂然一笑,手中香囊更是异光陡放,彰显他所寻之物就在此处:莫不是这最后一片碎片,竟是在这头水牛身中?


  然而牛自不可能吹出声乐,他上前两步,越过牛身,就看见坐在小竹凳上的少年。


  


  山寒春未暖,重逢是经年。


  


  牧童十五六岁的年纪,束了一个松散的发髻,粗布衣衫沾了泥垢,脸上却白皙干净,漆黑的眼睛透亮,直勾勾地望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眉间一点朱砂,更是灼灼其华。


  陵越屏住呼吸,解开系在指间的红线,那香囊从手中飘起,飞去少年头顶,盘旋数周后自行开口,从里面飘散出无数光芒,将少年包围起来,少倾,尽数进入少年体内,继而消失不见。


  香囊往下掉落,牧童下意识地伸手接住,翻看两下,递还给陵越:“还给你。”


  “多谢。”陵越强自镇定,声音十分温和,“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年纪?”


  “我叫清明,娘说我是清明节出生的,今志学之年,虚岁十五了。”牧童一本正经地回答,倒透出几分学问来。他看着香囊实在好奇,忍不住问:“它刚刚为什么可以飞起来?”


  “这是一种仙法。”陵越耐心道,“你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牧童仰起头看他:“那你是仙人吗?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陵越,于百年前修成剑仙。”


  “可是仙人不是都会长生不老吗?”牧童指着他肩上的发,“为什么你的头发却都已经白了?”


  “因为我原本不能成仙,百岁之时头发自然已经全白。”陵越平静回答,声音里并无数百年苦等的沧桑哀愁,目光仍如当年一般温柔宠溺,“我百岁那年,知晓了可以复活我心爱之人的方法,便遵从师命继续修仙。又经百年后修成仙身,容貌渐渐恢复,头发却再也回不去了。”


  “哦。”牧童点点头,似懂非懂,他抱起竹凳,赶着牛儿去了另一片草地,又问,“那你来到这里,是要做什么呢?”


  陵越稍顿,片刻后回答:“我来寻找……屠苏。”


  “屠苏酒么?”牧童笑了,伸手指向山下东边,“我们这儿是杏花村,杏花酒最为出名。”


  “我知道。屠苏酒是元日里喝的酒,我自不会在此时来寻。”陵越笑道,他顿了顿,直视少年的眼睛,十分认真,“我所说的,是我心爱之人的名字,他明唤:屠苏。”


  牧童眼里透出一分迷茫之色,似是这一声呼唤,勾起了前尘往事。那香囊被陵越收入怀里,其中的魂魄碎片已全部进入他体内,只是尚未凝练,还无法融合。


  他眨了眨眼睛,仍抓不住一丝头绪,索性放下,望着山下酒旗招摇,欣然道:“仙人可想喝酒?你若陪我放完牛,我便带你回家喝上好的杏花酿。”


  陵越看着他,眼底是沉淀了数百年的思念,他笑起来,轻轻道:“好。”


  


  山寒春未暖,重逢是经年。


  岁月空留叹,有情仍比肩。


  


  ——正文完


  


  附,画风不对的OOC小番外:


  


  “师兄,师兄!”少年推了推身旁的人。


  “怎么了?”陵越扭头看他。


  “陪我吃饭了。”少年将饭菜布好,意外道,“师兄竟然会发呆?”


  陵越微笑:“想起了以前的事。”


  “哦。”少年撇撇嘴,不情不愿地问:“又是我前世的事吗?”


  “不是。”陵越给他夹菜,笑吟吟道,“是我刚去杏花村寻到你的时候。”


  少年抬起头,瞄他半晌后咬起了筷子,脸上微微发红。


  陵越知晓他心思,只觉有趣:“你为何记起了当年的事,还总是喜欢吃自己的醋?”


  “我只是想起来,却没有亲身经历过,不能如前世般感同身受。”少年稍有不甘,反驳道,“你心里明明想着前世的百里屠苏多一些,还笑我爱吃醋!”


  陵越摸一摸他脸颊,温柔道:“虽然这一世性子变了些,但你仍是屠苏。”


  “我不姓百里,我姓清!”少年固执道,又有些犹豫:他虽不能感同身受,但当年天墉城里一草一木,日月光阴都回到他脑海里。自魂魄凝聚醒来那一刻,那突如其来的感情和眷念都昭示着和对方的亲密。他清楚那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是还有些介怀。他望着陵越,良久后还是妥协道,“清屠苏。”


  “好,亲屠苏。”陵越笑道,凑过来亲一亲他。


  少年脸通红。



评论

热度(46)

  1. biubiu~Qi呀舟上寒鸦 转载了此文字
    屠苏,清明,变了姓名,不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