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不能带你去 - Chapter 01

哈哈哈哈,好毒!

尽从伊:

再也不能带你去回忆里。


——Lu1·《不能带你去》




RPS·PWP【并不哈哈哈哈哈


CP:William/阿峰




很没节操的RPS一则ˊ_>ˋ不能接受也没办法,反正脑洞兽已经孵化出壳啦🐣




Chapter 01




阿峰的感觉不太好。


William亦然。


按理说他们相识至今也有三年多,两人之间,按照其中一人所言,没有什么事是不能摊开来说的。


但其中并不包括,彼此的账户密码、曾经的恋爱经历、阿峰的美瞳直径、William的具体饭量,以及,他们此刻面对的窘状。


“阿,阿峰啊……”半跪在床中央的William手上还抓着半分钟前刚刚解开的男士皮带,他勉强对着两腿分坐的阿峰咽了咽口水,尴尬气氛下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代表对方秀色可餐的反应。


“怎么了?”阿峰的双手撑在腰侧,此刻与人坦诚相见的他说不紧张是假。好歹也是心理建设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才决定为William弯那么一下下,谁知裤子脱了不到半分钟,对面那人却忽然收起眼中的缱绻,转而挤出了一脑门抬头纹对着他。“你不是这会儿才来告诉我,你想跟我做回兄弟吧。”


William略微一愣,在看见阿峰伸手摸向床头柜时赶忙摇摇头。动作要是慢上半秒,他毫不怀疑对方会操起柜子上的台灯砸自己一脸。“不不不,你不要误会。我,我是想问,想问你……”


“问什么?”转手拉开抽屉,阿峰摸出几包未开封的保险套丢到人怀里,还当他终于记起了自己事前毫无准备的错漏。“喜欢什么味自己挑呗。”


“不是说这个啦。”William闷咳两声,手指划过其中一盒标有草莓图案的保险套,趁人不备悄悄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我是想问……问……”


在一阵为难的支吾声中,William面色古怪地解开了自己的牛仔裤。阿峰挑起眉头等待他揭晓后文,好奇的瞳仁里先是映入了对方柠檬黄的CK内裤。正当他对着William的下身吹响口哨,预备借此调侃几句时,哨音中途一顿。近距离下望清楚了人底裤里的小兄弟的那一刻,阿峰险些给涌入舌根的唾液呛着气管。“你!”


William见他眉头由松骤紧,眼底与其说放起光,倒不如说是瞳孔忽地缩小,将原本照入眼中的光线全都折了出去。


“怎么回事?”阿峰看看他再低头看看自己,惊愕之下不由伸手摸了把自己,跟着又像是意图测量一般,同一只手又奔向对方胯间想要一探究竟。“是我眼花还是怎么回事?咱俩是不是有点儿不太一样啊?”


“对,我就是想问你这个。”William不着痕迹地格开了他的手,在事情没弄明白之前,他暂时不准备和对方发展更进一步的关系。“你该不会……没有做过Circumcise吧?”


阿峰把脸一沉,William太过直白的疑惑,让他感受到了久违冒犯的意味。“William。”


“Sorry,我不该问的。”在他近似苛责的目光下,William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不由分说地垂下脸。


“说中文,谢谢。”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拿着手机的William就阿峰的两腿对面,柠檬黄的内裤还有一半挂在他的腰窝上。叉开长腿与他看同一部手机的阿峰好不了多少,条纹四角裤已经退到了膝窝,从床头挪到William身边这一段距离他忘了穿上裤子,不惜用两手爬了过去。总之两人的小兄弟如果会说话的话,此刻大概在隔着凉飕飕的空气做着友好而亲切的会谈。小William高度赞赏了小阿峰在关键时刻仍能保持冷静客观的外交政策,同时小阿峰也针对双边关系的发表了自己的切实看法,两位小盆友坚定不移地表示必须贯彻“一个西皮”这项基本原则,并且强烈谴责了来自周边与拉郎届的犬马诱惑。


“你在干嘛?”


William停下滑动手机屏幕的手,不经意地瞥一眼低头沉思的阿峰。


“别吵,我在心里给他们配音呢。”阿峰指了指自己的小兄弟,以及William那边看起来有那么一捏捏不同的好哥们。“网上说我台词功底差,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好好练一下。”


“不要转移话题。”William捏住他的下巴尖,忍不住扭过他的脸继续看向自己手中的手机。准确来说,是他用智能电话在网上临时搜索到的单词释义。


“我不想看,离我远一点。”阿峰偏就扭过脸,倔脾气不打一处来,悲伤地捂着裤裆躲到了床的对角线那边。“你不爱我了William。”


“这跟爱不爱你没有关系好嘛。”William放下电话,手脚并用地蹭到阿峰身边。“不,应该说我是关心你才让你看的。真的,相信我,只会切掉外面那一点点,五个巴仙而已。”


“相信你有什么用,你不还是要拉我去割一刀么?”阿峰说着说着嘴唇都跟着哆嗦起来。一想到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放下全国最直·男偶像身份,决定跟身边这位来自异地他乡的同行升华一下他们的革命友谊,眼看着裤子都脱了,对方就只会针对他没割OO的事情大做文章。想到这里他眼圈一红,吸着鼻子将跪坐在他面前的William直往床下推。“走走走,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以后你有多远走多远,别再来烦我了。”


“阿峰你不要这么幼稚啦。”给人推到床边的William不怒反笑,在他看来Circumcise这样利人又利己的手术什么时候做都不算晚,更何况在他信奉的宗教条规里,这本身就是一件神圣的事情。“你看我就做过了啊,根本没什么的。”


阿峰捂住双耳以示拒绝,脑袋晃得像似贴了假发片的拨浪鼓,一边还拿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回拒对方。“还好意思笑?这么大的事儿你能不能严肃一点儿?不准跟我嬉皮笑脸的。”


“哦。”William强行收敛上扬的嘴角,可是映有阿峰模样的眼底却布满了盈漾的碎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差不多半小时就搞定了。”


“不是大事?那我更不用做了。”


“可是做了对身体好呀。”


“听你乱说。”


抱紧膝盖躲在床角,打死阿峰都不信他张敷张扬厉的好哥们在持久度上会胜过韬光养晦二十来年的自己。


“没有乱说,是真的。”挥手爬到阿峰身边,William明知屋里没有别人,依旧夸张地扫视了圈四周。直到确定没有第三个人会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他才伏去阿峰耳边悄悄说起来。


说话间他甚至张手盖住了外泄的吐息,像是确保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能精准传递到对方那颗顽固如石的心眼里。“做完以后感觉会很不一样的,可以……”


“你说真的?”听完了对方的亲身经历,阿峰的面色一红,总算松懈下了圈在腿间有些防备过度的手臂。“那,那也不成啊。我都这么大人了,现在自媒体又这么多,要是去医院做的时候给人看见了,或者医生护士不小心说出去,还不闹到全国皆知啊?”


“嗯……那去国外做咯?”William摸来手机,不一会儿就调出了他私人的通讯录。“你不是讲下个月要去英国工作的?正好我哥哥有个朋友在那边做医生的,不如问下她先?”


“问是可以问啦,别说是给我问的就成了。”等待对方发送Whatsapp的间隙,阿峰先是垂头看了眼自己虚怀若谷的小兄弟,半是悲怆半是感慨地对他摆了摆手,权当是提前做一场的告别礼。“William。”


“嗯?”William计算完中英两地的七小时时差,一心期盼对方肯定能在入睡之前给出回应。偶然听见阿峰呼唤他的声音里掺上了反常的暗哑,心跳也不觉跟着加快几步。“怎么了?”


“你……会陪我一起去吧?”担心William会说这样的小手术没有陪同的必要,阿峰咬紧嘴唇,用尽全力憋出了一丢丢的泪意。为了斩断对方狠心否定的可能性,他甚至拉住了William的内裤一角,顶着满鼻腔的酸意,轻轻念了声“师兄”。


手中的电话忽然闪出回复的对话框,然而William却看也没看,任凭手机咻一下从手中滑落在床。赶在阿峰使出浑身演技当面掉下泪前,他已经无法自控地扑到人身边,手脚并用地将人抱在怀里。“陪陪陪陪陪,肯定陪的肯定陪,你去哪里我都陪你去的。”


“好,是你说的。”阿峰清了清嗓子,不是因为泪水涌进鼻腔,而是William抱他的力气有些使过了头,勒的他胸腔里的空气都所剩无几了。“到时你要不陪我,就换我割你。”


“我,我做过了啊。”William呆呆地应了句,自己早在单纯地以为那地方只能用来尿尿的岁月里,就已经在神父与父母的见证下,由医生亲自动手的饱含天父祝福的那一刀。


“我有说割外面么?”阿峰仰起脸,眼神阴沉地刮了眼William腿间余下的那95%。



评论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