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霆BILL】吃定(楔子)(剧向,HE)

马马马

白夜渊:

又名《大佬的男人》【够


脑了两年的CP,终于还是动手了。


阿霆的结局实在太惨,看的时候真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BILL实在太炮灰,那两口子都能共用一鸭和谐美满收场,凭什么BILL就要仆街。


让喜欢的角色不要挂掉,始终是写同人的动力之一。




关于时间设定:


出轨的女人里只有涉及月份没有提到确切年份,本文时间线年份依照扎职,月份依照出轨的女人推定。






——————————————————








楔子




激荡的旋律鼓动着神经,衣着讲究的男男女女穿梭在变幻交错的光影中,恣意放纵。


新开的夜场,不止因格调高雅吸引了不少头面人物,更有大批女客每晚挤爆舞池,生意分外红火。


“什么数一数二的豪华会所,也不过如此。”蒋展刚扫了一眼大厅,不屑哼声。


一个小弟从人群中穿出,快步走到蒋展刚身边:“嫂子就在那边。”


蒋展刚示意带路,两边的小弟拨开人群,一路挤到舞池边上。


舞池中间被自觉腾出一块空场,一对男女正贴身热舞,动作火辣,令得周围的阔太靓女们尖叫连连,边上还有几个衣饰不俗的女客似乎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接手抢人的样子。


男的一身黑色休闲西装,衬得身材修长有型,女的身着红色低胸窄裙,凸显出丰胸长腿的惹火身材,两人配在一起,实在是惹眼。


单是看到眼见这场景,蒋展刚已蹿起一股火来,直冲过去把红衣女郎大力拽开,反手就是一巴掌,场面顿时僵了。


“怪不得几天不见人,原来每晚在外面勾人!”


红衣女郎不甘示弱:“许你出去滚就不许我出来玩吗?”


“跟我比?”蒋展刚挥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得红衣女郎身子一歪,“回去再收拾你!”


示意手下把人抓到一边,转过身打量了下勾自己妞的小子,刚才没留意,现在仔细一看,果然生得一副讨女人喜欢的好模样。


难怪这里这么火,原来是有只吸金鸭啊。


“小子,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的妞也敢碰!”


黑衣男子完全没在怕的样子,勾着唇角:“不过就是跳个舞,大家开心一下,出来玩很平常嘛,又不是上床……”


“臭小子说什么!”蒋展刚更是火大,“做鸭也敢这么嚣张,我发句话马上叫几百人来搞死你呀!”


男子挑了挑眉,还未开口,人群分开走进来几个人。


“太子刚,搞事也要看清是谁的场。”当先一个口气不善。


“你算老几,这么跟我说话!”连看场的马仔都敢跟自己大呼小叫,蒋展刚哪受过这种气。“我今天就是要搞他,怎样?”


身边小弟认得说话的人是恒字的阿杰,凑到蒋展刚身边耳语几句,蒋展刚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低声骂了句:“艹,不早讲!”


但狠话已经放出去,面子怎么也不能丢。蒋展刚掏出一沓钞票摔在地上:“我包他出场!”


谁知话一出口,周围立刻冲出十几个马仔,气势汹汹地把几人围在当中。


阿杰身后的小弟上前叫嚣:“喂!你说什么!”


这么大的反应让蒋展刚始料未及,一时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被点了名的黑衣男子反倒一点儿也不生气,挑着一双桃花眼,勾唇笑道:“包我?我怕你包不起。”


“包不起?信不信我就在这儿搞死你!”蒋展刚火气上来什么都不顾了,旁边小弟拼命拉着。


对面更是炸了锅,眼看就要爆发一场火拼,吓得那些女客们退得远远的,生怕遭了池鱼之殃。


还是阿杰稳住场面,多少有点大哥的风范:“看你也是不知底细,冲你老爸的面子,马上带你的人走,这件事就算了。不然传到霆哥那儿,恐怕你老爸也保不住你。”


虽然听出话头不对,但蒋展刚向来不会轻易服软:“吓我啊?”


阿杰知道他的脾性,索性说得更明白点:“Bill哥是这里半个老板,动他就是动霆哥,我这样讲应该够明白了。搞事前最好先搞清楚状况,不然闹出误会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艹!蒋展刚在心里暗骂一声。以为只是个鸭,没想到……看来这口气不想咽也得咽。


蒋展刚狠狠地给了报信小弟一巴掌。“下次先做足事啊!废物!”对着阿杰撂下句:“好,这次我当给霆哥面子。我们走!”


蒋展刚一走,阿杰立刻招呼着:“没事没事,大家继续玩!”


转过身对上Bill,瞬间垮了脸,刚刚的气势半点也没了。“Bill哥,拜托你玩的时候先搞清对象啦,太子刚出了名野蛮人,你搞谁不好搞他的马子,真搞出事我很难向霆哥交代啊。”


Bill双手插着裤袋:“有什么好交代的,难道还怕他不成?”


“你不怕我怕啊,”阿杰苦着脸,“我才刚刚扎职,你就当关照我行不行?”


Bill一脸无辜:“我怎么知道谁是谁的马子?自己的马子都管不住,还好意思出来混。”


阿杰撇撇嘴,嘀咕着:“这话要是被霆哥听到……”


“喂!”Bill立刻紧张道,“不许跟那家伙乱说!不然我——”握了拳头,作势要打。


阿杰歪着脑袋:“知道怕就收敛点嘛……也省得我们难做。”


Bill扬起下巴:“你们大佬都不管,要你多事!”


阿杰挑眉:“那你还怕成这样?”


Bill扁了扁嘴:“总之不用你管。”


一扭头又跑去跟阔太们打成一片,留下阿杰站在原地挠头。


旁边的小弟凑过来低声问:“要不要告诉霆哥?”


阿杰想了想:“打给祥哥。”


小弟应声做事。


阿杰也双手往裤袋一插。


不告诉霆哥,可没说不能告诉祥哥。


大佬的人,还是让大佬自己看着办吧。











评论

热度(55)

  1. biubiu~Qi呀白夜渊 转载了此文字
    马马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