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霆峰】炮友系列第二弹之《别扭先生》1

喜欢

Lolorisly:

之所以会开这个坑,是因为不久前看了篇好文叫《白日梦之家》,看完之后也萌生了写篇傲娇甜文的想法,于是有了这篇《别扭先生》,不敢与前作相提并论,只想用心诠释我心中的故事,那文很棒,推荐给大家。






 《别扭先生》




 江洋X苏星宇




 


1




 


 背景是空旷无垠的雪原,白茫茫一片,向远方无尽延伸,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屑,围着矗立在雪地上的两人卖力的打着卷,试图营造出一种悲伤的气氛。




 女主穿着薄纱,颦着眉毛耸着肩膀,泫然欲泣的拼命挤着眼泪,扑闪着沉重的假睫毛,嗲着鼻音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们,分手吧——”




 男主面无表情,垂着眼睛无动于衷。




 “...分手好了!”女主调动着情绪,努力将剧情推向高潮:“我真的无法忍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每天等着你的电话,等着你的短信,睁开眼睛是你闭上眼睛还是你,看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就难过的像要死掉,我不要爱了,我再也不要爱上像你这样一个冷酷无情自私又残忍的混蛋——”




 很好,至少台词没念错。




 轮到男主接词了,惊讶错愕然后怜惜自责,扑上去搂住女主狠狠吻上就OK了。




 但是...




 “...噗。”




 男主笑了,很用力很大声的那种,带着深深的嘲弄和嫌弃,像是忍了很久。




 片场所有人都僵住了,包括离他最近的,手里还抓着一把尚未撒出去的人造雪粒的场务。




 “呵...”苏星宇又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带着尚未褪去的笑容,毫无歉意的耸了耸肩。




 坐在监视器后面的导演叹了口气,站起来猛地摔掉手里的对讲机。




 苏星宇摸摸眉心,仍是不为所动,看着自己的助理田心从人群中冲了过来,带着一脸尴尬,一边弯腰一边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休息一下,请大家喝饮料...”




 苏星宇便转身往景外走,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女主喊了一声,将原本稍稍活动了两下的工作人员又重新定住了。




 “苏星宇!!!”女主踩着高跟鞋过来,怒不可遏的表情让她的浓妆看起来有点恐怖:“你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迟到早退无故缺席也就算了,简简单单几句台词你拍了十几条都不过,演技烂人品差没关系,我拜托你至少敬业一点,不要总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片场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屏气凝神如临大敌的望着女主,看着苏星宇脸上的表情仍旧没什么变化,还是挂着那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笑容,慢慢的,转过身来,又笑了笑,对女主说道:“时间?拍这种烂片赶什么时间?上映了也没人看,不过就是条加长的广告片而已。”




 制片手里的稿卷掉了,回头看了一眼导演。




 倒是女主呼了口气,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苏星宇,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像是与这种人合作实在不耻:“嫌剧本烂你可以不接啊,在我这耍什么大牌?有本事去拍鬼才导演JAMES的电影啊?!可惜你这种要演技没演技要人品没人品靠选秀节目出道在娱乐圈混了八年都还是半红不红的十八线老鲜肉,人家大导演根本看,不,上!!!”




 场记手里的打板掉了,砸碎了摄影师的镁光灯。




 苏星宇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




 “呵...”苏星宇点点头:“说得好。可惜...你为了能和我这种十八线的老鲜肉对戏,不惜带资进组,还把导演、制片、场记、剧务,上上下下全睡了个遍,你这种职业道德,我真是...自愧不如。”




 “你——”




 “还有...”苏星宇靠过来,偏着头扫了一眼怒目圆睁恨不得当场撕了自己的女主,笑了笑,说的云淡风轻:“...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跟你拍吻戏吗?”


 


 苏星宇垂下眼睛,慢慢撤回身子:“因为,你有口臭。”




 身后是女主崩溃的尖叫,苏星宇勾起嘴角,在心里比了个‘耶’。




 一直到坐在保姆车里,噙着番石榴汁玩手机,苏星宇的心情都出奇的好。




 直到...




 车门被人踹开,眉姐沉着张脸从门外进来,苏星宇划着手机,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嘭的一声把车门关上,眉姐双手叉腰,怒气腾腾的瞪着一直在玩消消乐的苏星宇,走过来一把把他的手机夺了,往车厢里一扔,苏星宇哎了一声,然后翻翻眼睛叹了口气:“马上就通关了...”




 “通关?!”眉姐扬起声音,脸色已经很不好看:“我拜托你把玩游戏的热情放一点在你的事业上,还有最后几场戏就杀青了,怎么就不能坚持?!”




 “呵...”苏星宇冷笑了一下,满脸的不屑:“事业?混饭吃而已,不用说的这么严重——”




 “混饭吃?!”眉姐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睨视着苏星宇:“饭也分三六九等,我今天能给你吃锦衣玉食,明天就能给你残羹剩菜,苏星宇,你最好清醒一点,别把你的饭碗打了,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我的饭碗?!”苏星宇扬起下颚,冷冷的凝视着眉姐:“这八年来你从我身上捞了多少好处,我被你们啃得渣都不剩了——”




 “哈!”眉姐仰着脖子的嗤笑出来:“苏星宇,你别忘了自己什么出身,这八年我帮你擦了多少回屁股,没有我你会有今天?!你欠的那些债,还有你那酒鬼老爸,要不是我,你说不定在哪个夜总会卖屁股呢!”




 “是!”苏星宇飞快的接口,脸上是嘲弄讥诮,眼中却挂满冰棱:“所以你让我拍烂片我也拍了,让我炒绯闻我也炒了,陪广告商喝酒吃饭唱K我也去了,下一步你是不是准备让我跟哪个大导演上床睡一回好拉个资源回来啊?!”




 眉姐盯着他,嘴角微微一笑:“...需要的话。”




 苏星宇仰视着眼前这个平静到可怕的女人,嘴角抖了两下,别开头骂了一句:“去他妈的!”




 眉姐却根本无视,掏出手机一边查看行程一边机械的说道:“赶快把这部戏搞定,我给你接了一个青春偶像电影,下个月就拍。”




 “不拍。”苏星宇望着窗外:“要拍你拍。”




 “你最好听话一点。”眉姐收起手机,抬手勾起苏星宇的下巴,捏着扳向自己:“趁着年轻,靠着你这张漂亮的脸,多过几天人气偶像的好日子,否则...”




 眉姐仍旧笑着,那张离苏星宇近在咫尺的烈焰红唇像一个可怖的黑洞:“违约的话,只好拎着你的行李,从那间高档公寓里,滚,出,去。”




 说完,眉姐拍了两下苏星宇僵掉的脸,下车交代了田心几句,让她最近盯紧一点,田心跟着眉姐去拿了新戏的剧本,等她折回保姆车,发现那里空无一人的时候,苏星宇早已拦车去了机场,买了一张飞往欧洲的机票,等到片场炸了锅,满世界找不到人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头等舱里,噙着香槟数云了。




 鬼才听话,做梦。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