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当明星也要谈恋爱啊!

天呐!!我也是个团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吕饼人:

01.


 


W是个男子组合,陵越是队长兼门面担当,因为年龄比其他几位成员都大,所以自然承担了照顾各位弟弟们的责任。


 


Mike是团里的忙内,是位来自香港的大学生,组合里的Bill也是来自香港的,两个人说话都有点香港口音,不过Mike说话让人觉得他很软,而Bill则是让别人腿软。


 


苏凯文原本是位老师,现在是团里的主唱,是组合里唯一有交往对象的成员。


 


丁隐才来的时候大家以为他是女生,后来大家才发现,这是个有大鸡鸡的女孩。丁隐长得比较漂亮,不过确实是男生,还是很爷们儿的那种。


 


组合的经纪人是江洋,这位以前是个剪辑师,不知道怎么变成经纪人的。小道消息说他男朋友在他背后帮了点忙。Bill听了以后想象了一下对方把江洋这样那样的画面,拍了拍他的肩膀。江洋推了一下眼镜:“我是上面那个。”“……”Bill把手收回来。Mike问大家这是什么意思,其他人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他们公司很有钱,老板姓何,之所以要把他们拉来组成一个男团是因为老板的老婆追星,老板不想老婆每次都跑那么远去看演唱会,于是自己开了家公司,只有这么一个男团。


 


丁隐说:“那我们还是一哥啊。”


 


陵越被这种追星的热情打动了,对江洋说:“可以邀请老板的老婆来练习室看我们啊,我们给他签名。”


 


江洋摇摇头:“那样和在楼下看到个帅哥有什么分别,老板的老婆喜欢看舞台上的你们和镜头里的你们,不喜欢看在面前流汗的你们。”


 


“……”神奇的追星族。


 


 


因为老板很有钱,所以他们宿舍的条件很好。Mike进屋的时候都要哭了,说哪怕只睡沙发也很开心。然后他那天晚上真的睡的沙发。


 


宿舍只有三间,分配的时候陵越让大家先选了。丁隐毫不客气选了要自己一个人住,其他几个也不太想和他住一间。Mike因为年纪最小所以其他两位又让他先决定,他傻笑一下说想和陵越住,“你们好好哦,都让着我。”这时候Mike还不知道,这是哥哥们唯一一次让着他。


 


剩下的Bill和苏凯文自然住到了同一间。Bill说:“希望你晚上和男朋友打电话不要打扰到我。”“我也希望你和男朋友们打电话不要打扰到我。”苏凯文说。“我没有男朋友们。”Bill说。苏凯文点点头:“原来你打电话那些不是男朋友啊。”“……”Bill怎么觉得自己不论怎么解释都不对呢。


 


陵越的东西不是很多,他把相框摆在床头,Mike凑过来看,发现是个背影。“是你吗?”Mike不确定道,“有点不像。”陵越被他的口音逗笑了,然后摇头说:“不是,是我的学弟。”“你喜欢他啊?”Mike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他虽然没谈过恋爱,却热衷于别人的恋爱故事。“我们是好兄弟。”陵越说。“啊,你们娱乐圈的人就喜欢说好兄弟。”Mike在陵越背上拍了一把,一脸很懂的表情。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哇!我现在也是娱乐圈的人了。”


 


陵越看着他傻颠颠进了浴室,对着床头柜上相框里的背影轻轻一笑,“屠苏,我来找你了。”


 


 


公司里很冷清,他们出了练习室到楼下食堂吃饭,Mike很主动跑去给他们点餐。


 


“老板人好好看哦。”Mike拿着个小的等餐牌立在桌面上。丁隐一边玩手机一边说:“你之前见我们也这么说的。”“因为你们真的都好好看啊。”Mike说。


 


老板拿了五个玻璃杯过来然后给他们倒苏打水,丁隐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老板的视线。


 


这个傻Mike眼光还不错,丁隐想。丁隐把水端起来一口喝光了,然后把杯子往前推了推,“麻烦再给我倒一点。”张小凡又给他倒了满满一杯。丁隐又端起来,张小凡把壶直接放下了,说:“你自己倒吧。”


 


张小凡转身走了。其他四个人努力憋住笑,苏凯文没忍住笑了出来,Bill用胳膊肘撞他。


 


丁隐瞪了他一眼然后说:“口渴不行啊?”“行的。”陵越提起来给他倒水。


 


苏凯文电话来了,他接了电话然后说有事就先走了。Mike说点了五人份的套餐,怎么办。江洋从旁边走过来说他正好没吃饭。


 


Bill抬起手托着下巴盯着江洋看,江洋一脸莫名其妙。陵越低下了头,丁隐继续玩手机。Mike说:“洋哥,你脖子上红红的。”


 


“……”


 


Bill笑得前仰后合,陵越和丁隐都把脸埋起来笑,Mike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有些尴尬,试图补救,于是说:“好像是我看错了。”


 


完全没有效果。


 


张小凡端了菜过来,丁隐主动起身说帮他摆,张小凡冲他说了声谢谢。丁隐问他:“老板,你们食堂就你一个人啊?”


 


张小凡点点头,“我以前一个人做十几个人的饭。现在公司里没几个人,应付得过来。”“以后我来帮你吧。”丁隐说。“你不是明星吗?”张小凡说,“应该很忙才对。”“我们一点都不红,没事。”丁隐说。


 


江洋用筷子敲碗:“你们马上就红了,老板说给你们买粉,放心吧,很快就给你们开演唱会。”


 


张小凡笑了一声:“那祝你们演唱会成功,你们有什么想吃的菜可以告诉我。”“那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丁隐说,“我想吃什么就提前告诉你。”


 


“好啊。”张小凡说。


 


丁隐心满意足坐下了。Bill夹了菜吃,说味道还不错,然后又跟丁隐说:“我有老板电话了,你要吗?”丁隐问他怎么拿到的。Bill说:“你刚刚说那段话的时候我去点餐那里拿了名片,还有微信号,老板叫张小凡。”


 


“Bill对这种事情很熟悉啊。”江洋说。“是啊,我经常点外卖。”Bill埋头吃饭。


 


丁隐扫了二维码加张小凡,张小凡的朋友圈里都是他做的菜。


 


 


他们出道那天微博转发量很高,陵越怀疑是买的,江洋说不是。陵越一看,那条微博被苏星宇转发了。苏星宇为什么要帮他们转发啊?


 


江洋说:“因为他是我男朋友。”


 


Bill原本躺在沙发上,一下坐直了:“我以前不相信苏星宇做慈善,现在我信了,他是心地多善良才能看上你啊!你是不是跟他说他不和你在一起就自杀?”


 


江洋:“……”


 


“为什么许诺也要转发我们的微博哦?”Mike问。


 


苏凯文说:“因为我是他男朋友。”


 


其他人:“……”


 


 


 


 



评论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