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水仙】退休大佬的人夫日常

萌萌萌,这枚水仙我吃啦!!!

25亿年:

退休大佬/病包总裁


——


“何瀚,你想不想弹钢琴?”


何瀚嘴里嚼着苹果莫名其妙地看了陈霆一眼,收回目光心不在焉地吐出一个字:“不。”


这事得从几天前何慕请陈霆喝茶说起。自从何瀚跟他结婚,从何家搬了出来,不到过年绝不回本家,何家找不到人,陈霆这个外人却成了何家与何瀚沟通的桥梁,大事小情无一不由他转述给何瀚,搞得何家人一提出请陈霆喝茶陈霆就发怵。这次何慕结婚也一样。要说弟弟结婚于情于理何瀚都得到场,坏就坏在何慕结婚的对象是何瀚之前心仪的苏晓晓,兄弟俩为此还吵过一架,这事就变得有点尴尬,更别说何慕还有一个请求……
“让何瀚弹琴?”
陈霆放下茶杯,“你就不能请一个琴师?”
何瀚素来有点富养出来的文艺骄矜,陈霆平时也会跟他去听音乐会,结婚的时候也因为他喜欢而买了一架钢琴。但是何瀚在家里弹琴偶然让他听到的机会都不多,在何慕的婚礼上当琴师,慢说何瀚愿不愿意,陈霆自己就舍不得。


“不是那个意思。”何慕急着解释,“我哥以前经常弹琴的,小的时候每次练琴我都在旁边听。后来……我就再也没听过我哥弹琴了。所以我想……华生结婚的时候福尔摩斯不也拉小提琴吗?”
“……你觉得你们是华生和福尔摩斯?”陈霆被何慕跳跃的思维搞得有些无奈。
“难道是福尔摩斯兄弟?”
是海尔兄弟。陈霆折服于何慕的天真。何瀚这人有点小心眼儿,何慕横刀夺爱他心里肯定没少记仇,后来又因为生母的误会差点跟何家决裂,何瀚对何慕、对何家,心里都有一层隔膜,所以才一直对何家人这样疏离。福尔摩斯和华生他们肯定是当不成了。陈霆知道何家一直在谋求修复与何瀚的关系,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得到何家的让步跟何瀚结婚。说到底,如果何慕没有横刀夺爱,他不一定会跟何瀚在一起。所以尽管陈霆仍然记得何家父子初次见面时的何氏冷笑,这个忙,他大概还是要帮。不过他只负责把何瀚带去参加婚礼,弹琴的事,陈霆并不怎么希望何瀚答应。


“这事他说了算。”陈霆站起身来,临走时又突然开口:“少看基佬片。”


大佬扬长而去,留下一个茫然的何慕。


本来这种事一回家就该告诉何瀚,怎奈何瀚外出公干,甫一到家又发起了烧,陈霆忙着照顾他,自然就把事情抛在了脑后。如果何家不过问,他或许就真的这么把它忘了。
这会儿何瀚才刚刚病愈,歪在沙发上接受投喂,顺便翻翻秘书呈上来的资料。听到问话以为陈霆又在发神经,所以格外漫不经心。
陈霆巴不得他不要答应,得过且过地给这事翻了篇,又状似无意地提起何慕结婚的事。
“嗯。”何瀚点头表示知道了,“我们结婚前他和苏晓晓就订婚了。”
大佬对此一无所知也毫无兴趣,只起身合上何瀚手里的文件夹示意他该回房休息。
“还睡?”何瀚不满道,“再睡骨头都软了。”
陈霆二话不说勾起他的腿就把人抱上了楼。
“骨头软了我养你。”
他踢开门把人放到床上,展开被子裹了个严实。
“现在是我在养你。”何瀚的眼神似怒实怨。大佬随手拨开他蓬软未曾打理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
“那你再不睡霆哥就重出江湖了。”
何瀚的眼睛在他掌下眨了两下,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短促的哼声。不一会儿呼吸沉了下去,已然是睡着了。


等到何慕结婚的时候,何瀚又能神采奕奕地喝酒了。不过话虽如此,陈霆还是得控制他少喝一些,毕竟何瀚是个有目共睹的病包,喝蒙了两个人都得受罪。
婚礼主角自然是何慕和苏晓晓,虽然何家打着借此机会拉近与何瀚距离的算盘,何瀚也配合地送了祝福,但是结果依然收效甚微。陈霆拎走何瀚手里把玩的酒杯,把剥好的虾仁塞进他嘴里,心想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何瀚不会哄何家人,何家人也不擅长哄何瀚,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恐怕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等到客人陆陆续续退了席,何瀚也已经喝得差不多了。陈霆跟何爸打了招呼带他走,转脸看到何慕盯着他哥一脸失落,想来新郎也没少喝,这被人看见了分分钟脑补十万字狗血大戏的场景引得陈霆硬是抖了一身鸡皮疙瘩,一时间没看牢差点丢了何瀚。
好在何瀚喝醉后一向很老实,偶尔反常也会带着手机。陈霆只用了两分钟就在酒店的三角钢琴旁边找到了他。
梦中的婚礼。何瀚挺直了脊背,干净的手指按在琴键上,酒意为严肃的面孔增添了一些生气。漂亮,矜贵,像个王子。这回何慕总该心满意足了。陈霆靠在旁边默默地想。何瀚背着他请了调音师,又背着他为何慕练琴,大佬的内心有一点点醋意。
何慕傻乎乎地站在大厅中央,对这期待已久且久违的一幕手足无措。仿佛回到了八九岁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他什么也不用想,只要跟在哥哥身后就足够了。
何瀚按下最后一个音,吐出一口气看向陈霆,湿漉漉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大佬知道他在邀功,俯下身在他的嘴角亲了亲。
“Bravo, tiger. ”
然后重新牵起他指尖发热的手,带他回家。


第二天一早何瀚接到了何慕的电话,他正在去机场的路上,准备与苏晓晓度过接下来的蜜月之旅。
“谢谢哥。真的,晓晓也很开心。”
后面那句话是多余的。大佬蹭蹭何瀚温热的脸颊,心满意足地偷听。
“Tiger?”
“嗯?”何瀚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上。
“给我生个孩子吧。”
“走开。”


——FIN.

评论

热度(28)

  1. biubiu~Qi呀25亿年 转载了此文字
    萌萌萌,这枚水仙我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