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Qi呀

一个,重度,懒散的,脑洞制造机

心腔【一】

好喜欢这篇,略有阴郁的兄控弟弟,阳光的弟控哥哥,再配上大酒酒的清新文风,美哉(。・ω・。)ノ♡

试酒-W:

我没有下的原因,就是这个。_(:з」∠)_本来不打算放出来,但是我不能言而无信是不是,就当是补一下下。


第一次写,这一篇我应该会接着写,但是会写到子博客里,密码到时候再说。


全架空,全架空。AU等X峰 伪兄弟梗 峰峰小暗黑 不喜欢就,赶紧叉掉!乖!


明天一定下,一定的,毕竟我马上会变成日更的小天使。【笑


——————————————


陈伟霆八岁的时候老爸带回来了一个小男孩。大眼睛,微微卷着的头发,手里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包,他藏在爸爸身后,躲着不肯出来。


“这是峰峰,李易峰,William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去uncle家玩,见过这个弟弟的吗?”


伟霆偏了偏头。


他不太记得了。


可是他还是乖乖地回答了爸爸的话:“记得。叫Even,他那个时候掉进了游泳池,差点淹死了。”


真是不吉利的话。


易峰竖着耳朵听见了他的话,又往爸爸身后躲了一下。伟霆看在眼里,忽然觉得这个人有点磨叽,让人讨厌。


他小小年纪就显示出英挺气息的眉毛皱了一下,问:“他来我们家干什么?”


“叔叔不在了,”爸爸说着把易峰从身后拉了出来,往伟霆面前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以后他就住在我们家,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他的哥哥了,你要保护他,教育他,让他顶天立地,你们两个都要接我的班,懂吗?”


伟霆很聪明,他知道爸爸是做什么的。虽然他不愿意,但他还是不敢违拗父亲的话。


“好吧,”他不情不愿地说,“以后他就是我弟弟。”


爸爸蹲了下来,蹲在易峰面前,问他:“以后William就是你哥哥,你要听他的话,要安分,要给你爸爸争气,知道吗?”


易峰点点头。他犹豫着点头。


爸爸看着他点了头,再问:“好,那你要改名字吗?你想姓李还是姓陈?”


易峰有点茫然,他抬起头看了看爸爸,再看看不远处的伟霆,不敢说话。爸爸难得耐心,等着他回答。


“……李。”易峰想了半天,终于说话了。


伟霆在一旁不屑地扭头,心想快点不就得了,磨磨唧唧和个小姑娘一样。没出息。


爸爸点头,站了起来。“那你就继续姓李,”爸爸说着话,喊了家里的管家两声,“老赵。”


看着伟霆长大的管家很快从大厅走了过来,“老爷。”他恭恭敬敬地说着话。“什么吩咐?”


“给小少爷收拾出一间屋子来,就在William对面吧。”


管家得了吩咐立刻就走了,他把易峰手中的包接过去,已经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小男孩以后就是家里的另一个少爷了。他知道自己的本分,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一个字,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对着易峰弯了弯腰。


易峰连手指尖都在发抖,可是他还是让管家把他的包拿走了,他从头到脚都干干净净的了,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一张发白的小脸。


爸爸也走了,他上了楼梯,进了自己的书房,客厅里只剩下了伟霆和易峰。伟霆看着他,他们都不高,都还小,一个八岁,一个才六岁。八岁的问:“你怎么跑我家来了,你怎么不呆在自己家?”


六岁的说:“我不知道。”


八岁皱眉,说:“你是不是傻?”


六岁的不说话了,低下了头,搓着自己的衣服角。


八岁的翻着白眼走开了,他随手把一旁的一厚摞书抱了起来,摇摇晃晃上了楼,不理小的了。


有阳光从巨大的窗子里照进来,把空旷的客厅照得亮亮堂堂的,伟霆的身影很快就不见了。


易峰看了很久,才怯怯地挪了挪步子。


一盆满天星孤独地开在楼梯的转角,有人给它浇过水,它安静地绽放着,孤孤单单的。


他们的相遇更早,可是都已经忘记了,他们此时再相遇,也不太愉快。


伟霆不喜欢这样的易峰,有些可怜,有些期艾,但是这个时候的易峰还引不起他情绪的波动,他不会因为易峰的喜怒哀乐而调整自己的情感,他们这个时候还只是两个陌生人,陌生的灵魂擦肩而过,还没有认出彼此。


遗憾,真真遗憾。


后来他们长大了之后,易峰都会感慨那一段日子,那简直是一段黑暗的时光。他找不到安慰,找不到希望,小小年纪就被圈在了黑暗的一方天地里,他憎恨过,绝望过,但是最后有个人拉了他一把。


这个人此刻就睡在他对面的屋子里,昏昏沉沉,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让他疲惫,家里的气息让他安睡。


 


小时候他们住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易峰一个人在屋子里转圈圈,他有些害怕,屋子太大,咖啡色的格子床单让他觉得压抑,他不喜欢。


他不知道这个屋子的灯可以开到几点,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动屋子里的东西。


坐了一会儿,他只好去洗漱。易峰踮着脚把牙刷抽出来,挤了牙膏,刷了满嘴的泡泡。他在陈家的第一个夜晚,就是一个人度过的,没有人敲门,没有人问候他,他们教会自己的第一课就是不可以哭——哭了也没人理你。


他心惊胆战地把一不小心打碎的杯子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眨了眨眼睛。听到声响,有人敲门。


“小少爷,”门外的人问他,“你还好吗?”


易峰“豁”地一下站起来,把垃圾桶盖上,说:“没事。”


他觉得这个人叫他小少爷,那就证明他还是有权利打碎一个杯子的。他惊恐的时候,思维却一点点没有滞后,他咬着细白的牙齿,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想念过爸爸妈妈。


可是他知道自己以后都要生活在这里了,这里以后就是他的家。陈叔叔就像一块冰,他不喜欢,那个叫William的哥哥……他好像不喜欢自己。


这里好像没有人喜欢他。


易峰站了一会儿,关掉了灯,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跌跌撞撞冲到了床上。冰凉的床让他打着哆嗦哼哼,哆嗦了一会儿,便被自己的体温暖过来了,他转了转身子,终于从被子里露出一个小脑袋,深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这么黑。他睁大眼睛,看了又看,什么都看不见。最后只能把被子再裹紧一点。到底是小孩子,挣扎了半天还是睡着了。


伟霆并不排挤易峰,只是对他有些疏离。


可是偏偏易峰最不喜欢这种疏离,他吃早餐觉得恍恍惚惚,有点起床气,不开心,可是偏偏伟霆看都不看他一眼,他觉得委屈,还想哭。


陈叔叔问:“昨晚睡得好吗?”


易峰说:“不好。”


不好也没办法,他就这么一直睡到了十三岁。


十三岁的时候过生日,在国外念书的伟霆忽然回来了,回来敲他的门。易峰把门打开,请他进去坐。“William哥,”他客客气气地,把杯子里的燕麦分给伟霆,问他,“你要吗?”


伟霆皱眉,摆手,然后递给他一个盒子,说:“拆吧。”


易峰就听话拆开了。


里面是一盏小小的夜灯,圆圆的,上面用中国风描了一条可爱的鲤鱼,活灵活现,仿佛一摆尾巴,它就能窜过新鲜的荷叶,跃到易峰怀里来了。


“小灯。”易峰看了半天,然后说。


“Even生日快乐。”伟霆说。“你不是怕黑?晚上睡觉留一盏灯吧。就搁在你床边上。”


“行。”易峰笑了笑,“谢谢。”


十五岁的伟霆已经上了高中,他觉得这个弟弟性子实在是有点冷,可是他也没有仔细想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他觉得易峰不好亲近,这些年来便也不去亲近,他们两个一个叫声哥,一个应一声,倒是安安分分过了这么些年。


念书不在一起,生活甚至有时候也不在一起,他们连面都不怎么见,名义上的兄弟实在是让人觉得可笑。


伟霆难得有兴致送一回礼,但却有点摸不清眼前这个少年的喜恶,他好像什么都不喜欢,又什么都喜欢。


于是便随意送了。


他小时候刚来到这个家的第二天早上,曾经在餐桌上央求自己和他晚上睡,他说他怕黑。


自己当然没有答应。他不想和一个陌生人睡在一起。可是他也记下了那个可怜兮兮的小朋友怕黑的事情。


他在自己的家里孤孤单单长了七年,什么都不要求,什么都不埋怨,他安静地就像楼梯转角的那一束满天星。不荼蘼,有些淡淡的芬芳。


或许长大一点,就会对其他的事情宽容一些,伟霆觉得自己以前对易峰有些苛刻。


他毕竟还那么小。


他承担了他不该承受的一切,让人有些唏嘘。


 


他十三岁了。伟霆这么想着,便挑了这么一盏灯送过来,难得好脾气地把灯送给易峰,然后等他的反馈。


一个好听的谢谢。


得了,还行。就这样吧。伟霆一身轻松地站了起来,和易峰再次道了句“生日快乐”,转身想走。


“哥,”易峰叫住了他,“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大概一周之后。”伟霆说。


“哦。”另一边应了一声,就不再言语了。他们两个沉默了一会儿,易峰忽然抬起了头,“哥,”他再叫一声,把手里的灯放下了,“我今天牙疼。”


伟霆回头看看他,这才觉得他腮边都有些微微的浮肿,便靠过去问他:“怎么不找赵叔带你去医院?”


“我吃了止痛药,”他说,“应该会起作用的。”


又沉默了,他们的谈话又停了下来。


伟霆忽然伸手捏了捏易峰的嘴角。


“你小小年纪,不要总是这么严肃。”他说,“你多笑笑,在学校交点朋友,知道吗。”


易峰忽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然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笑了一个,点了点头。


确实不好亲近。


伟霆带上门出去的时候这么想。


门里易峰伸出舌尖舔了舔杯子里冷掉的燕麦牛奶,便把杯子放一边去了。他把小灯拿起来,仔细看了看,然后插上电。蓝莹莹的光出现了。


那一条小鲤鱼慢慢随着光线动了起来。居然是跑马灯。


易峰仔细看了看,心中有些欢喜。


生日快乐。他对自己说。


 ————————————


ps.醉醉哒。大概十七岁左右的等等就是这样?2333好乖好乖。没找到另一个小宝贝的……那就这样吧,你们可以忘了这个去睡觉!睡一觉就好了!





评论

热度(296)

  1. biubiu~Qi呀试酒-W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这篇,略有阴郁的兄控弟弟,阳光的弟控哥哥,再配上大酒酒的清新文风,美哉(。・ω・。)ノ♡
  2. biubiu~Qi呀试酒-W 转载了此文字
    扑腾扑腾(。・ω・。)ノ♡